分卷阅读175(1/2)

加入书签

  处的树梢之上,三王子方瞧清那袭来的阴影,不禁心下一凛,只见那飞来之物生着兔子脑袋与麋鹿之耳,体形似鼠,正是耳鼠,又名飞生鸟。此兽三王子于别处亦曾见过,本与那蝙蝠一般大小,然此处的耳鼠,竟如他半个身子大小。见那耳鼠方才不过从他头顶经过,并非发动攻击,而那巨大体形所生出的压迫感竟已如泰山压顶,令三王子不禁冷汗顿生。

  随后三王子复又从那树梢而下,此番甫一落地,便闻一阵风刮密丛之声响起,只觉杀气如芒刺背。三王子随即驻足旋身,伸出左臂,触动弓弩之上机关,只见一条绳索倏地从弓弩之上射出,绕至一旁树梢之上,三王子手持绳索,借力一跃而起,与半空之中轻巧翻过身来,方险险避开从身后猛扑而来的一头猛兽。只见那兽生着豹身长尾、人头牛耳单眼,正是诸犍。若是寻常诸犍,亦不过虎豹般大小,然此处的诸犍,竟壮过野牛,体大无朋,端的不易对付。那诸犍见一击不中,随后驻足调转方向,朝半空中的三王子发出示威的怒吼,一时之间大地震动。三王子于半空中旋过身来,松开左手绳索,同时手中剑花一挽,使出一招井底捞月,蓐收神剑宛如银蛇电闪,对身下诸犍头顶直刺而下,长剑剑身整个没入那诸犍皮肉之中。

  三王子落回地面,只道是被神剑刺入身躯,便是不死亦残了大半,不想那诸犍惟痛嚎一声,竟发狠使力地猛一甩身,将握剑的三王子就势摔出老远,而那诸犍却全然不见势颓末路之状,鼻冒青烟,俨然被激怒的模样。

  三王子见状大感意外,未想这诸犍竟全然不惧神剑之威,一面又使出一招燕浮流水,于半空中稳住身形,足尖点地,飞掠而起。随后跃至一旁树梢之上,心下暗道不妙,这区区诸犍已不惧神剑之威,普通弓弩又如何能伤其性命?只道是此间飞禽走兽皆庞大无比,神剑虽威力惊人,然因怪物皮厚肉糙之故,神剑较之太过短小,遂亦是难伤根本。

  三王子一面如此念想,一面暗思对策,只见他伸手将之前挂于树梢间的绳索取下,绑在弩箭之上。随后对准正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诸犍一箭射去,连接着尾端的绳索一道,弩箭正中那诸犍身下的地面,扎入地里。三王子则手持绳索另一端,翻身而下,身形一闪,从那诸犍腹下贴地飞掠而过,将手中绳索顺势缠绕在诸犍双蹄之上,当即将那畜生绊倒在地;随后只见三王子从诸犍另一侧滑出,待那诸犍跌得四脚朝天之际,复又将绳索绕上另两只蹄上,捆成个四马攒蹄之状,令那畜生动弹不得。

  “如此饶是你体型庞大、皮厚肉糙,行动不便亦惟有任人宰割之份。”

  三王子一面说着,一面高擎神剑,一跃而至那诸犍躯体之上,细细观察一回那诸犍身体各处,随即举剑猛地刺下,向那诸犍气管之处径直刺入,此番任那诸犍如何身宽体大,皮厚肉糙,但凡生灵,喉管之处皆是薄弱之地,此番三王子举剑破喉而入,那诸犍挣扎一回,随后气绝而亡。

  之后三王子复又从那死尸之上跃下,目视那诸犍之躯渐渐消散,却觉后背已为热汗浸湿,心下并未就此长吁一口气,反而是愈发警惕难安,只道是诛灭这区区一头诸犍便已花费许多工夫,之后若是阵中之怪群起而攻之,自己又当如何应对?

  然似是天亦有所觉,偏生令三王子心下的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