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4(1/2)

加入书签

  徒坐此地枯待消息。只求能同公子一行一道,略有助力便也心满意足。”

  听厘瑷如此说,又念及厘瑷造弩之功,三王子不忍拂了她之意,只得答应。

  随后厘瑷令人替自己备了坐骑,与三王子二人一道上路不提。

  此番三人出了冀城北门,径直往城外西北方而去。待行至一两山夹道之处,三人下马,厘瑷对他二人说道:“此处乃是阴山,是北上必经之路。只因数月前进入此山的居民无故失踪,北上之人便再不敢打从此过……”说着又手指前方一石碑说道,“请看,此乃国主为防国民误入,特令人于此石上刻字警示。”

  三王子闻罢这话,随即步至那石碑跟前探查一回,只见那石碑竟较自己高出许多,与夸父国人相差无几,那碑上刻有“此路不通,绕道而行”八个大字。随后三王子又绕过石碑正面,刚转过石碑一旁,便见那碑之后堆着一堆乱石,而那乱石之下,露出残缺不全的石盘一角。三王子见状不禁眼神一亮,忙不迭就此弯下身去,将石盘上堆叠的乱石纷纷刨开。

  不远处云永与厘瑷闻见动静,随即一道跟上前来,询问三王子有何发现。三王子一面手中不停,一面对曰:“若我未曾猜错,这石盘正是六兵之阵之标志——盛放兵器之处!”

  云永听罢恍然大悟,忙不迭与三王子搭上手去,厘瑷虽不明三王子之言乃何意,亦躬身相助。不多时,将那乱石搬尽,其下石盘露出原貌,其中正有一凹槽,呈现出扇面之形,且面积不小。石盘虽残缺,然凹槽却毫发无损。

  云永见状,虽知三王子所言无错,然尚有疑惑:“此乃弩之形状,只这尺寸未免……”

  话未说完,便见一旁三王子转身对身后的厘瑷说道:“方才见夫人亦携有gong nu在身,可否借来一用?”

  厘瑷闻言,即取出夸父国人所用之gong nu,较三王子所用自是大出不少,一面说道:“公子欲用,又有何不可?只不知这般大小的,公子是要如何……”

  三王子不答,惟沉默接过,将那gong nu按其形置于那石盘之中,竟将将合适,似是量身打造一般。

  云永见状恍然,脱口而出道:“原来此物正是为盛放这等大小的gong nu而制,弧形为弩之双翼,尾端为gong nu之柄,岂不正合了这扇形?真难为殿下能看出此关隘!”

  只此言一出,一旁厘瑷虽不明云永之言所指,却敏锐捕捉到之中的“殿下”两字,不禁开口质疑:“云公子方才口中可是道‘殿下’?”

  云永闻言心下大惊,暗道“遭了,不慎说漏了嘴,该死”,一面只欲搪塞一回:“不不……在下并未……”

  然厘瑷不为所动,甚是笃定,转而询问三王子道:“观风公子风度高超、言语不凡,早知公子并非寻常人等,公子到底乃何方神圣?”说着又转念一想,接着道,“……公子道自己姓风,然我闻自古‘风’姓乃女子国之国姓,女子国人男儿诞下三岁则死,惟女方得存活,遂国中从无男子,便连国主亦是女儿身,公子以风姓冠之,岂非令人轻易便可拆穿?”

  三王子听罢这话,缓缓直起身子,心下对厘瑷心思之敏锐甚为佩服,忖度片晌,终是决定实言相告:“夫人之见识令在下叹服,实不相瞒,风姓乃家母之姓,在下游历在外,恐身份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