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6(1/2)

加入书签

  的话问道:“说起阿瑱,阿瑶,近日里你可有见过阿瑱?我已是几日未曾见到他了……”

  这厘瑶一闻这话便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对曰:“你都未曾见过阿瑱,我又如何能见到他?话说这准新郎亦是三不着两的,大婚在即,自己反倒跑的没了人影儿了……”

  那厘瑶尚还唠唠叨叨,这老板娘却不自觉停下手中活计,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三王子正从旁留心她二人言语,不料正值此时,一行领路的厌火国人便已寻到目标,前来告知三王子。这厌火国人亲戚一家正居于这鎏金错落附近,离此处不远,只被这武器店宽大的店面掩盖而难以目见。

  只他们这一呼唤,正引来武器铺旁闲聊的老板娘的注意,她方才看见停留在此的异国之人,随即微微俯下身来,宛如投来一片阴影,面向三王子等人,宛如泰山压顶一般,开口问道:“尔等可是外来之人,在这般时候,来此做甚?”

  这领路的厌火国人见问,方用跟三王子学来的通用之语生涩地答道:“鄙人等正是来此投奔亲戚的,他留下此信,指引我等来此……”说着又伸手指向武器铺之后一排不起眼的矮小房屋接着道,“羊皮上所示正是在那一带,只如今却是人去楼空,房中亦未曾留下只言片语,不知去了何处……夫人既是此处之人,可知居于此间的厌火国人之下落?”

  那妇人闻言,抬首望了一眼那厌火国人所指方向,答了句:“搬走了,自出了那事之后……”

  三王子从旁听罢,敏锐地觉察妇人话中蹊跷,随即开口问道:“老板娘可否告知‘那事’是何事?”

  然此番不及那老板娘作答,便觉大地震动,令人险些站立不稳,与三王子一道的厌火国人等皆已东倒西歪。随后又闻见不远之处传来一阵阵脚步之声,声音之大,听在耳中只如雷霆万钧。三王子直觉此乃一队夸父国人到来,同时又见那老板娘亦噌地立起身来。

  果不其然,只见一队身着藤甲的夸父国士兵行至此处,来到众人跟前停下,说道:“国主接到守城将士通报,有枭阳人等进入冀城,遂命我等将疑犯带至国主跟前,国主欲亲自审问。”

  此番三王子等人尚且不明发生何事,亦不及申辩,便闻那老板娘率先开口说道:“左都尉,此间可是有那误会?这干异国之人刚至此处,怎的便被当作了嫌疑犯?……”

  那左都尉听罢却是冷哼一声说道:“便是厘瑷你与厘瑱之事为国主多加关照,此番对国中大事亦不可多问干涉,有那闲心,你便思量思量自家亲事的好,据闻厘瑱这几日亦是不见人影……”言毕,那左都尉将手一挥,令道,“将人带走!”

  正值此时,便见云永忽地掣出画戟,身形一闪,躲开那干夸父国巨人的缉捕,跃至一旁,大声说道:“大陆不拘何国,皆不可失一理字!我等初来乍到,贵国便不分青红皂白将人拘捕,是何道理?这便是贵国的待客之道?!”

  那左都尉闻言对曰:“我国对外来之民向来礼待,人尽皆知,若非尔等异国之人在我国犯下重罪,我等又如何会如此行事?何况尔等一行人中,尚有那枭阳国人,更令人难以姑息!此番我等宁可错杀一千,亦不欲放过一个……”

  云永听罢这话则道:“岂有此理,你国还有王法可言?即便异国之人有罪,亦当据实缉捕,有的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