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职,然亦是门门精通。而朌坤作为真正的六巫之首,这祭祀歌舞,又如何不晓。

  正于心内如此念着,便见跟前的朌坤忽地解了外袍。只见此番朌坤赤|裸上身,颈悬骨牙项圈,头戴皮帽,身饰文采,下身则惟着一白色单裙。又从殿内的柜中取出龠,擎在手中,说道:“我巫族最初起源于祭神舞蹈,巫即为舞,遂巫舞乃巫之基础。”

  言毕,朌坤命甲子宫弟子奏乐,自己则持龠起舞。却说朌坤因年长之顾,身材瘦弱、肌肤皱褶,舞动起来断非如年轻美貌之女巫一般赏心悦目,令人血脉贲张,反倒宛如槁木随风、螃蟹舞爪,舞姿粗粝、转动艰涩。然即便如此,在场围观之众却无一人哄然发笑,皆是瞧得聚精会神、目不转睛。

  朌坎抄手站立,本欲从旁瞧一番自家师父的笑话,只道是“师父啊师父,今日这草裙舞一跳,您老那光辉伟岸的高大形象,只怕是要不保了”,然安静瞧上片晌,便觉心下再笑不出来。

  不独因了朌坤那肃穆专注之神态,更因舞动之时舞者那一举一动,皆踏乐而蹈,似是所奏之乐本便是为其所唱,为其所奏。巫者为舞而生,逐乐而动,似迟如疾、似亏而盈,举形升虚、忘器守神,若天地之间有一舞者可凭舞连接天地之间,正在乎于此。

  此番便连蜷缩在朌坎袖中的二蛇亦缓缓探出头来,对朌坎道句:“据闻朌坤乃灵山第一人,如今观来,此言非虚。”

  朌坎闻言回过神来,对曰:“你们也如此认为?你们瞧得出那舞姿好坏?看来素昔是小瞧了师父他老人家,他老人家怕是全能。”

  然待朌坤舞毕,仍止不住喘着粗气,耗神不少。一旁朌坎替他披上外袍,又顺手召出柄蒲扇替他扇风。随后朌坤便命众弟子习学舞姿。之前朌坎虽看得乐呵,然当真学舞,于他而言却是一件难事。朌坎穿越之前毫无音乐细胞不说,还常为基友耻笑曰小脑尚欠发育,舞姿宛如僵尸打摆。遂此番其余弟子皆学得有模有样,惟朌坎学成了个手脚乱摆,群魔醉酒之态。

  一旁朌坤见状,惟道句:“巫舞只如对神礼拜,舞姿勿论高低,惟在虔诚通达。如今观来,坎儿,你离神之境,相去甚远。”

  朌坎只沮丧对曰:“师父,莫要这般说,我是天生没有舞蹈细胞。”

  而六巫之中,便属巫相朌蛊最令朌坎不喜。又因朌蛊生得面目不佳,咒降之术又分外歹毒阴险,便更令朌坎对朌蛊失了好感。

  头回前往甲辰宫学习咒降术之时,便很是不愉快。那朌蛊话不多说,便命弟子取来各类蛊虫的培养器皿,令众弟子观看。起初朌坎心下亦是好奇,对这早已如雷贯耳的蛊虫仰慕已久。不料待他伸头一看,却几近将隔夜饭都要呕了出来。只见那器皿中满是纠缠扭打的蛇蝎毒虫,他亲眼目见一只蝮蛇咬住一只黄蛇的头部,黄蛇垂死挣扎;而蝮蛇身后,一只毒蝎则使力钳住蝮蛇的尾巴,那尾巴登时鲜血淋漓。另一个器皿之中,各类毒虫相互厮杀,有一只大虫被一群小虫爬了满身,生生分食殆尽。朌坎见状,心下只道是这培养皿中众生,便宛如人类这部悠久的厮杀史,历史车轮之下,尸横遍野。而最终获胜留下的,已是剧毒的“虫蛊”,继续毒害他人。念及于此,朌坎便觉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如野草一般疯长。

  还未待他回过神来,又见朌蛊命弟子拎来两只雄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