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0(1/2)

加入书签

  此处,忙不迭追问道:“帅旗怎样?”

  那军士方道:“帅旗应声而倒。”

  此言一出,周遭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国主率先开口道:“什么?!澧水江面最窄之处亦达三百丈宽,凡人一箭怎可从彼岸射至此岸,且正中寡人帅旗旗杆?!”

  三王子则道:“不,有一法可以做到。”

  众人忙问:“何法?”

  三王子答曰:“寻常人等射箭,射程大抵可达百丈之远,然那仅限于凡兵凡铁;若是神兵,则射程可远超此限,射技绝佳之弓手亦可不限此距,便如传说之中的箭神大羿,手持射日神弓而射金乌。此番大王兄既有句芒神弓在手,便已威不可挡,兼了他本为我国第一武士,武艺精湛,遂能做到……”

  一旁姬嘉月闻言,随之问道:“只贵国国主若为传信,何不遣使而来?何必亲射一箭,费此周章?”

  姬孟陬听罢眉头深蹙,急令传令兵将锦囊递上,又咬牙说道:“那云辰定是以此夸耀其武力过人,以此示威,只我奇肱国亦非任人宰割之辈,断不会束手就擒……”说着接过那锦囊,“且看他如何说。”

  国主展信阅罢,随即神色大变,抬头直向座下三王子望来。三王子见状,忙不迭立起身来问道:“国主有何指教?”

  姬孟陬将信递来,三王子接过,只见信上不过寥寥数语:“敬告奇肱国国主姬孟陬:若寡人之弟望鹤到彼之处,且留下莫去,寡人尚可留尔等一线生机,否则大军西进之日,便是尔等命丧之时。中土国国主云曦曜。”

  三王子阅罢此信,亦是大感意外,不祥之感顿生,从信中可知大王子对自己行动早有预料,且此番御驾亲征来此,怕是有备而来,看信中言下之意,似有与自己做笔交易之意。

  随后那姬孟陬不及三王子答话,便开口问道:“信上所云殿下有救我国之法,乃是何意?”

  三王子抬首对姬孟陬答曰:“实不相瞒,在下亦不明王兄之意,不过王兄既有言在先,此番在下愿渡过澧水,亲身前往面见王兄,便知其意。若他有所求,能避免两国兵戎相向,但凡乃在下能力所及,在下定然义不容辞!”

  姬孟陬闻言,喜不自胜,朗声称赞,随后又对周遭众人道:“此番谁欲为使,随同三殿下渡过澧水,与彼国国主商议?”

  此言一出,姬嘉月便率先立起身来应道:“儿臣愿随三殿下前往。”

  座上姬孟陬听罢,点头首肯,不提防一旁另一人亦立起身来,对姬孟陬拱手道:“父王,儿臣亦愿前往!”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此人正是奇肱国三王子姬嘉平,乃惟二跟随国主姬孟陬出征之王子,亦是技艺精湛,于国中仅次于姬嘉月,乃九紫阶位技师。

  那姬孟陬闻言,蹙眉问道:“充作来使,一人足矣,平儿何需跟随前往?”

  姬嘉平则道:“此出使议和之事,乃事关我国安危之大事,我等不可不慎;何况二王兄素昔喜交外来之士,亲好他国之人,遂为慎重起见,由儿臣跟随前往,亦可从旁相助,以免二王兄为人蒙蔽。”

  姬孟陬听罢,又问其余二人之意,三王子率先答曰:“此系贵国之事,三殿下有此顾虑,亦在情理之中。”

  而姬嘉月见状,面上虽有不悦之色,亦只得认同。

  众人商议既定,由奇肱国准备渡船,三王子并姬嘉月、姬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