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1/2)

加入书签

  打量三王子神色,只见那眸光之中混合着太多痛苦、不忍与挣扎。朌坎见状,伸手握住三王子拉住箭羽之手,轻轻唤声“殿下”。三王子觉察,闭了闭眼,睁开之后,终于咬牙将持箭之手一放,只见箭矢如流星坠地,划过青域的上空。

  而立于神殿之前的姜溱,目视着神矢从天而降,直入阵眼中心,缓缓闭上双眼,神色恬然自若。

  逃至海上的氐人,远远眺望着海上的青域浮岛。此生头回离开故土,从旁远眺故国全貌,不想竟是其最后的风景。夜幕之下的青域,宛如形态奇特的庞然大物,令人熟悉而又陌生。在箭中阵眼之际,那骤然爆发的刺目光芒,将整片海域照得通亮。只见那亮光之中的青域,好似燃尽最后一丝热量的金乌;亦如迟暮之年的巨人,发出临逝之前最后一声呜咽,最终随那光芒的熄灭沉入海底,连带着这数百年的文明,一道化为灰烬。

  第83章 零捌叁 桃园幻灭

  却说正值三王子朌坎等人驾舟出海,大战九婴拯救氐人之时,大王子正亲率中土国大军,越过中土国西面边境,征战混沌大陆西部诸国。此番正因那黑衣之人以句芒神弓破除了大陆西面结界之故,兼了之前早已破除的西南结界,如今大陆西面各国之间已是畅通无阻,遂大王子方才发动西征。

  此番首先攻破之国正是与中土国西部边境相邻的臷国。之前臷国乃因结界庇佑之故,其隐居之所随当地灵力变化而改变,遂能将入口之处隐藏。而结界既破,臷国入口不再改变,所在自是暴露无遗,加之臷国本便人少民稀,国中更无守备之军。面对中土国铁骑坚兵,毫无还手之力,惟有束手就擒。

  待大王子下令以火药炸开臷国所在山洞之时,臷国众人乍见地裂山崩之状,无不惊恐万分,只道是天降神罚,怪兽临世。直到中土国甲兵涌入国中,方知此乃人祸。而大王子跟随在大军之后,缓缓乘马而来。一面下令将举国上下、无论老幼尽皆捆缚收押,一面左顾右盼沿途景致,神情之中轻鄙之情尽显。

  待士兵将臷国国主姚坤仪押至跟前之时,大王子高坐乘黄之上,亦不下马,神情倨傲,抬起下颌,斜觑跟前的姚坤仪,勒令其跪下,缓缓开口问道:“汝乃臷国国主?”

  姚坤仪虽形容狼狈,神色倒也不卑不亢,答曰:“寡人正是。”

  大王子闻言,讥讽道:“汝既为一国之主,国中鄙陋贫瘠至此,汝当引以为耻!”

  不料那姚坤仪听罢却反唇相讥:“吾国虽地狭民少,然民众尚能丰衣足食、自给自足,自建国伊始,从无涉足外事,自来与世无争,更无侵犯别国,毁人家园之举。较了尔等这专横霸道之主,专行恃强凌弱之事,却是高上许多……”

  此话一出,说得马上大王子面上是一阵红一阵白,变幻不休。

  那姚坤仪却并不罢休,仍自顾自说道:“瞧了足下这般衣着装扮,想必足下定是中土国王族。想吾臷国一族尚未避世隐居之时,亦曾耳闻足下先祖之名,断非足下这般倚强霸势之人,如此观之,足下当属不肖子孙矣……”

  闻罢此言,大王子已是怒发冲冠,当即拔出佩剑,把手一挥,只一剑便将跟前姚坤仪的发髻削下,怒目斥曰:“大胆狂徒,尔既已落为阶下之囚,尚敢口出狂言,尔不惧死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