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1/2)

加入书签

  空之中一个声音传来,正是未见人影,先闻其声。

  只听那人声在道:“白翰乃吉祥之鸟,惟天下太平,能人现世方才出现,此番汝现阵中,阵中即有白翰现世。汝是何人?”

  三王子见问,便知自己大抵已到白虎之阵阵眼附近,遂如实答曰:“在下名云寅,乃中土国三王子。”

  那声音却道:“一派胡言,云姓乃中土国王族姓氏,中土国乃华胥氏有熊一族后裔,素来最重王族之血统,汝分明为羽民,又怎会是中土国王族?”

  三王子闻言拱手道:“不敢欺瞒,在下虽怀他族之血脉,然确为华胥有熊氏后裔。”

  那人闻罢这话,随即现出身来。只见那人生着人面虎爪,右耳悬蛇,手持斧钺,身后又拖着白尾,身侧红光萦绕,百鸟环侍。微眯双眼将对面的三王子细细审视一回,方道:“汝确为有熊氏之后,只未想汝竟有开明白虎族之血统,那般上古之族,流传至今早已血脉稀薄,不料汝身中白虎族血统竟为显性,当真非同凡响。”说到此处,暗自思忖一回,随后又正色道,“吾乃金神蓐收,此处正是阵眼角星所在。汝既为挑战白虎之阵而来,需先过吾这关。”

  言毕,便见那蓐收将双手一挥,身侧环伺之鸟随即倾巢而出,一齐向三王子袭来。三王子之前虽已与群鸟相斗,且颇占上风,然此番已至阵眼,自需战胜跟前蓐收幻象,方可出阵。却不料那蓐收竟率先以飞禽鸟兽为兵,与自己相斗,即便自己不为飞禽所伤,亦会消耗不少真气、体力,再无法与蓐收勇战。念及于此,三王子方欲速战速决,将这纠缠之鸟除去,方可与蓐收交战。

  主意既定,三王子亦以那六合八荒剑法与之相抗,不料这干飞禽却不比之前,宛如被蓐收赋予心智一般,群起而攻之,将人围在正中,围得密不透风,攻势凌厉,令人双拳难敌四手。此番即便三王子双手持剑,左右开弓,亦觉应接不暇。兼了那干飞禽见缝插针,专挑人弱处下手,即便三王子素昔身法过人,身形灵活,此番亦觉力不能及。不多时候,身体各处便为那飞禽抓伤啄破,一时之间,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那蓐收见状,开口说道:“中土国云寅,汝可是难以为继?本座尚未使出全力。”

  三王子闻言,并未回答。随后收回真气,暗自运功,而随着真气的运转,朌坎之前所施之祈福术顿时生效。三王子的伤口减少,伤口渐愈,浑身复又真气充沛,体力满盈。三王子沉心潜性,随后忆起幼年习剑之时,师父所授剑术之道的最高境界,正在于人剑合一。人为血肉之躯,自是破绽百出;若能人融于剑,人与剑合,则无往不利,无所畏惧。之后又念及自己能行至这角星之前,亦是得益于朌坎祈福术之功。心思一旦转向朌坎,三王子便觉心中似有一道暖流划过,守灵宫之内,无不煦暖。

  随后三王子赫然睁开双目,此番只见他神采奕奕,目露精光,浑身晶莹内蕴,光华耀目,开口说道:“在下恭请蓐收大神指教。”

  话音刚落,便见那蓐收身形一闪,手持斧钺,跃入战圈,与一干飞禽猛兽一道,与三王子斗于一处。此番敌势虽不减反增,三王子却是胸有成竹,丝毫不惧。因之前念及朌坎之故,心下尚且柔情款款,遂使出剑法剑舞飞花,正是剑术的第三重境界——人剑合一,三王子倾力出击,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