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1/2)

加入书签

  之请,惟令祁晨风日后便跟随乐来客栈老板一家居住,再寻一忠厚可靠之人托付终身。吩咐毕,便召出肥遗,一路驾蛇而去,期间连头亦未回一次。

  只朌蛊未料到之事便是祁晨风并未如他所说那般过活。于祁晨风看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平生头回遇见不图美貌、不慕虚荣,心甘情愿以己之命救她之人,命中合该就此沦陷,倾心而待,一往情深。她只道是朌蛊一生,惟在意之事便是黑巫术,若自己修得此术,大抵便能令朌蛊在意自己些许。

  念及于此,祁晨风寻到之前受托施展虫降之术、治死嫖客之巫。那巫见祁晨风骤然来到,只道是祁晨风因了旧仇,来此寻他晦气的,骇得大惊失色,慌不择路。不料却闻祁晨风说道:“此番若你肯授我咒降之术,你我之旧怨便也一笔勾销,我更会额外赏你。”

  那巫闻言,虽不明因由,半信半疑,只得应下。祁晨风果真兑现诺言,将自己于聚美堂挣得的家私赠出一部分。那巫说道:“你非巫咸国之人,又无灵力,修习巫术难有所成。然咒降之术到底不同于降神之术,天赋有亏便绝无修成之可能。咒降之术大体分为黑巫术与吉巫术,其中吉巫术乃是防咒之术,除非灵力过人,否则断不能奏效;而黑巫术则是降头术,降头分为虫降、药降、咒降、飞降以及灵降,所需能力依次增强。若你仅习虫降与药降之术,尚有学成之可能……”

  祁晨风则道:“我此生便无法习得高阶降头之术?”

  那巫只答:“降头术不比其他,入门虽易,然到底属黑巫术范畴,易遭邪术反噬,进而走火入魔。我奉劝你切莫贪婪冒进,本便不具根基,更易迷失自我。略习虫降、药降之术便可……”

  祁晨风闻言,心下虽嗤之以鼻,口中只道“你亦太过谨小慎微”,然尚还遵从那巫之言,不过习其虫降、药降之术罢了。而祁晨风因本非巫咸国人,天生不具灵力,亦是花费不少时日,方才入了门径,待能操作蛊虫降头,已是多年之后。

  祁晨风又呕出一口血来,之后喃喃说道:“此番我的目标本便惟有祁林鹬一人罢了……”

  却说祁晨风自被朌蛊救下并带往乐来客栈养伤以来,便一直与客栈掌柜一家居于一道,掌柜的一家为人至善,虽知祁晨风身世,却仍是待她如常,未曾有丝毫轻鄙之意。正因如此,祁晨风一直感念掌柜一家。又与掌柜女儿祁鹭鸶素来交厚,遂待祁鹭鸶发病之后,祁晨风便一直从旁照看陪伴,片刻不离。

  而知晓那祁林鹬正是为攀龙附凤、夤缘上爬,与王子妃的丫鬟结亲而解除与祁鹭鸶的婚约之时,祁晨风心下自是替祁鹭鸶忿忿不平。此外更是触动了她隐秘的心事,只道是男人皆是忘情负义之徒,正如这祁林鹬为攀上高枝而抛弃祁鹭鸶那般,朌蛊自当年离开羽民国之后,亦再未前来探视一回。遂本对那祁林鹬有五分的怨恨,亦化作了十分。

  念及自己修习咒降之术已有这许多年,初具成效,此番岂不正可用来对付这干薄情寡义之徒?祁晨风遂于上月朔月,以祁鹭鸶之名进入五王子府拜访。而朔月正是一月之中阴气最盛而阳气最弱之日,正可令咒降之术威力最强。

  那祁林鹬到底念及旧情,心下知晓自己所为对不住祁鹭鸶,遂闻知祁晨风是为祁鹭鸶而来,倒也全无怀疑。会面期间,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