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之上便现出神秘之预言,当日祭祀之事大乱,朌蒙只得将众巫祝弟子遣回,又召集其余五位长老商议。只最终到底得出何种结果,尚且不得而知。且不说它。

  于朌坎而言,自入灵山,便也日日修习学道,不得空闲。却说这灵山之上,虽由六巫执掌各门,且门下各有亲传之徒,然众人却并非惟习一门巫术,需遍习各门之术。其中巫彭朌蒙教授医术,巫咸朌益传授卜筮之术,巫朌朌坤传授降神术,巫礼朌豫传授祈福与祭祀之礼,巫相朌蛊传授咒降术以及巫姑朌比传授通灵之术。

  初入门之时,朌坎尚且雄心勃勃,一门心思指望能于灵山习得满身本领,转眼之间便成为一代大侠抑或绝世高手,如此便能快意恩仇,手刃仇敌。起初对于自己每日的修行抑或功课皆是起早贪黑、兢兢业业,竟较了穿越之前的自己勤奋好学了十倍不止。似是欲就此痛改前非,从此一改学渣本色,转行成为学霸一般。课上众巫祝学道之时不过正襟危坐,惟朌坎一人召出一叠卷轴奋笔疾书记下笔记,以便课后温习,此举引来周遭众人一阵侧目。

  然待他如此这般过去数日,将六巫的课程皆上过几回之后,登时又觉灰心丧气,前途渺茫。原因不为其他,只因这巫祝一职,到底跟了他臆想中的武林高手,相去甚远。

  且看那六巫之职,巫彭专司医术,不过专职奶妈罢了。巫咸专司卜筮,捣鼓龟甲兽骨蓍草星位之类,钻研八卦壬课,占卜吉凶,与对敌更是毫无关系。巫礼则司祈福与祭祀之礼,其中祈福则是丰收祭神与驱鬼祈雨之时的礼仪歌舞,出征之时不过替己方军队鼓舞士气以壮声势,能加buff罢了。而巫姑的通灵之术则是以己我灵识感知神灵,以为下界传达神旨。

  至于剩下的巫朌与巫相,虽看似能上场对敌,实则不然。巫相虽专施咒降之术,然咒降亦分两种,吉巫术与黑巫术。其中吉巫术乃自保之术,即画护身符、刻辟邪物以及施防身咒;而黑巫术方是下蛊、降头与灵降之术,虽能伤人,却是远程诅咒,需锁定目标,知晓对方八字,耗上许多精力与时间,方能生效。若是施咒者灵力精神不足,则反伤自身。遂咒降之术亦无法应对临场之敌。

  至于降神术,朌坎曾询问己师,降神术本是为何而设,可能召唤厉害之物以一当百。不料朌坤则道降神术最初只为召唤神使,如祈雨之时召唤风伯雨师,登山入境之时,召唤各路山神河伯之类。降神术乃六职阶中最难修成之术。决定巫师能力的包含三项因素,分别为灵力、精神与灵识,惟有三项能力值最高,方能修得最顶尖的降神术,缺一不可。而寻常巫祝,惟能召唤不具生命之物;其中优异之人亦仅能召唤小型野兽精怪,俱是威胁不大之物。若欲召唤仙神吉凶之兽,则需仙宿初阶以上方可。亦正因如此,灵山虽有巫彭为六巫之首的旧例,然实则却属巫朌威望最高,众巫祝对其皆是马首是瞻。

  而朌坎闻罢这话,暗自扳着手指计算一番,自己如今仅为武宿中阶,与仙宿初阶之间尚且差了七个阶位,登时泄气不已,只觉前途一片灰暗,惟对朌坤道句:“闹了这许久,巫祝这职位归根结底不过是一远程法师奶妈的职业,既无法单上,亦无法作肉……哎师父,我有些怀疑人生了。”

  堪堪得知自己复仇之计难以实现之时,朌坎很是萎靡不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