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6(1/2)

加入书签

  飞一干人等亦休想知晓真相,擒获我;此局实乃为你而设,那巫虺告知我曰你正在追查巫祝,若我将巫蛊事件扩大,这下蛊之凶手定会被怀疑成精通咒降之术的巫祝,届时若传入你耳中,你定会追查而来。至于按五行规律下蛊,亦是刻意凭此留下线索,诱你追查而来……”说到这里,那祁晨风再按捺不住,仰天大笑,只如高高在上的捕猎者,见罢猎物如期落入自己网中之时那般志得意满,“我设此连环之局,目的正是为诱你前来,那巫虺欲处之而后快之人,正是你朌坎啊!哈哈哈哈!……”

  听到此处,未及朌坎出声,便闻三王子亟亟问道:“此番那人的目标当真惟在坎儿一人,且莫是出了茬子,实则是我罢?”

  那祁晨风听罢倒是答了这话:“你是何人?你虽帮衬朌坎,然那巫虺只令除去朌坎一人。”

  话已至此,一旁朌坎早已按捺不住,大喝一声说道:“那巫虺正是我之雠敌,识相的便如实招来,那巫虺到底是谁?”暗地里运转周身灵力,只见巴蚺二蛇瞬间增长至数丈长,张开大口便向空中那祁晨风吞来。

  那祁晨风见状亦是不甘示弱,敏捷地展翅掠开,滑出十丈远,一面对曰:“欲知端的,下地问阎王去罢!”说着拈诀召出磷火,凝聚成三只鬼魅,向朌坎二人袭来。

  这边三王子与朌坎并肩立于一屋檐之上,此番他二人携手对敌,已是默契心生,随即两厢对视一眼,三王子从朌坎毅然决然的眼神之中,读懂其间深意,说道:“我去引开她,你且当心!”

  朌坎颔首对曰:“殿下前去,千万小心!”说着又召唤出数枚牌符交与三王子。随后方跨上凤凰,飞离此地十余丈远。

  这边三王子就此挡在那鬼魅跟前,以掩护朌坎。三王子亟亟将手中牌符向鬼魅掷去,欲就此阻挡鬼魅一程。未想那三只鬼魅见牌符袭来,忙不迭分|身散形,兵分三路而来。那几枚牌符便惟击中两只鬼魅,另一只则从旁袭来,如风飘忽,一头撞向三王子。

  三王子身后朌坎见罢此景,大惊失色,惊唤一声,以为三王子为鬼魅击中,未想却见三王子身前一道金光乍现,正是当初朌坎亲手为三王子所刻牌符,三王子佩戴在身,方替自己挡下那鬼魅,牌符亦碎了一地。三王子见三只鬼魅已除,随即从身上取下弓箭,连搭三支,对准不远处的祁晨风射来。此番那祁晨风仰赖身后双翼,兼了反应机敏,方险险避过三箭,躲闪得分外狼狈,便连身上衣物,亦被箭钩挂破。更不料箭矢过后,便是三王子挺戟刺来,祁晨风展开双翼,顺手又召唤出数丛磷火。这磷火飘忽不定,极具迷惑性,那祁晨风武力不及三王子远矣,却以此磷火作掩,左躲右闪,令三王子难以刺中其身。

  与此同时,朌坎则立于不远处一屋顶之上,施展降神之术。他忆起朌坤曾道,若是自己遭逢黑巫术,无需以咒降之术相拼,只需召唤祭祀之神延维,即可抵御任何咒降之术。只因能够召唤仙神之巫不多,遂此法对于大多数巫祝而言,难以施行。惟有朌坤这等混沌大陆顶级降神师,可依此法。如今朌坎为擒下那祁晨风,只欲就此孤注一掷,召唤祭祀之神。之前与三王子心生默契,正是令三王子引开祁晨风,令自己得以拈诀召唤。

  此番只见朌坎强行凝聚全身所有灵力,灌注于精魄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