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5(1/2)

加入书签

  自下蛊,免不了留下蛛丝马迹,诸如触碰过那下蛊的茶盏,我之召唤兽能通过触碰物品而识得其主,令它抚摸那茶盏之后,方知此事有一名为祁晨风之人介入其间,再加上你与祁鹭鸶的关系,自是料定你为凶手……”

  那祁晨风尚欲狡辩,遂又道:“我或许与那祁林鹬有些干系,然其余四人,又与我有何干?何况不日前方来到雍城的祁鸣雁祁锦凤母女又与我素昧平生,我又何需下手加害?”

  此番是三王子说道:“此不过是你阴谋的一部分,你故布迷阵,祁林鹬乃第一个遇害之人,你为隐瞒杀人动机,随后方设下其余四桩谋杀计划,引导我等前往调查这四人之间的关联,从而忽视第一位遇害之人,此人方是你真正意图。而实则此四人毫无关联,调查之人当是查不出想要的结果……而你亦正是从杀害祁林鹬之后,方设计出这桩连环杀人案。那祁林鹬名字之中正暗合了五行,正是曲直之木,遂你便按照五行中其余要素,分别对其下蛊,其中祁焦明属炎上之火,祁流离属润下之水,祁山鹰属稼穑之土,待我将被害者名姓归整一处后,便已知晓他四人间的干系,如此看来惟有从革之金尚未出现,便知此乃你之后的目标……”

  朌坎则道:“我等随后便向廷尉大人借来羽民国的户籍,只见全羽民国中,惟有年仅十岁的祁锦凤名字属金。我等自不会令你之阴谋得逞,兼了这母女二人与我等又有些缘分,遂将计就计,请她二人来雍城作客,一则就近保护她母女,二则假意装作我等将要离开羽民国,正可诱你犯案,将你人赃俱获……至于她母女二人,我等早有准备,黑狗血能破降头之术,已命云永携了此物候于她二人之旁,祁锦凤所中之术想必得解……”

  言毕,料定那祁晨风已是百口莫辩,只待令她莫要徒劳挣扎,就此束手就擒,未想却见那祁晨风忽地仰天大笑,并无丝毫穷途末路的窘境,反倒是一副志得意满之状。只听那祁晨风说道:“你二人此番单独前来,并未与祁归飞等官府之人里应外合,乃是你等太过自信自己手段,还是你等以为这起连环巫蛊事件便仅限于此?”

  三王子并朌坎闻罢这话,皆是大感意外。

  祁晨风接着道:“可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事到如今,一切皆未出乎我之意料……可知我精心策划,令你为破此案而追辑而来,亦是我之计划!若非如此,你又如何会来我跟前送死,朌坎!”言毕,只见那祁晨风忽地念动咒语,一面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上面所写正是朌坎之生辰八字。而随着那咒语吟出,周围气息骤变,邪气顿生,点点磷火开始聚集。

  三王子闻言疑惑问道:“你怎知他名姓?!”

  朌坎见状,大叫一声:“不好,这祁晨风所施乃是较虫降之术更为可怕之灵降!”

  ……

  第68章 零陆捌 黄雀在后

  却说上回,待朌坎见那祁晨风手持符纸,其上所写正是自己之生辰八字之时,心下顿感不妙,隐隐料想自己怕是着了那祁晨风之道。正寻思对策,便闻三王子从旁道句“既是身怀邪术之巫师,惟有以快取胜”,言毕脚步轻点,身形一闪,将手中画戟丢了个解数,随后举戟直取那祁晨风。三王子身法俱佳,此招速度极快,若换作他人,早已束手,为戟所伤。只未想这祁晨风却并非寻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