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加入书签

  在基隆留连十余天的大妈花眉,终于回来了。

  本来,这天正值周末,经子文数日灌溉得像朵盛开的艳花似的柳娇,比往常更为高兴。

  自从小洪妈偷少爷,经小云告诉花眉,被她赶走之后,一日三餐,多由二个丫头动手,今天柳娇破例地亲自下厨,为心爱的文儿烧了几个拿手好菜,命阿敏在客厅里开出。

  可是直等到时钟敲过三点,还不见他回来,心里既难过又伤心,与阿敏相对而坐,默默无言。

  突然花眉从基隆回来,进房一看情况,肚子里早已雪亮,不好说,出但也忍不住地调侃着道:“什么!饭开得这么早,唔…不坏么,有色有香,嗯…奇怪!

  桌上既没有鱼,房里的腥气怎么这么重呀!“

  “大太太!那是我们在基隆吃鱼吃得太多了,直到现在我仍觉得满肚子的鱼腥味呢!”

  入世未深的小云,那能体会到花眉弦外之音。

  笑得花眉和阿敏都直不起腰来,小云也莫明其妙的跟着傻笑,只有柳娇听得又羞又急,加上满腹的悲伤,猛然站起,向花眉招呼一声,说身子有点不舒服,然后扭身走去。

  花眉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将柳娇惹恼,本想追上去安慰她一下,却又怕羞着她,只好作罢,也转身独自回房去了。

  阿敏无打彩地和小云谈了几句,也到后边准备晚饭,只留下个无城府的小云,面对着一桌佳肴,口水直流,眼见四下无人,那还忍得住,随往桌前一坐,慢慢享用起来。

  等子文看完电影,坐在黑暗的咖啡室里,将热情的小莉挖弄的泄了身子后,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

  当他知道花眉已经回来,好不高兴,一头窜进大妈房里,把在咖啡室里,无法发泄而准备留给柳娇的力,整个的交给大妈。

  声浪语,随着轻微的晚风,飘到柳娇耳里,使她又怨又恨,泪珠成串的将枕头流湿了一大片。

  近来天气很坏,蒙蒙的细雨,从早到晚的下个不停,室里闷得有点发慌,柯府里的气压,更是特别的低沉。

  二太太柳娇,这几天极少出房,就是用饭之时,也不常开口,惹得花眉满肚子的不高兴,也回她个不理不睬。

  就是阿敏这个丫头,也满怀抑郁的,做起事来,扭扭搭搭,讲起话来,像石头那么硬。

  害得小云,连个对口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把少爷盼回来了,刚想发泄几句,谁知小嘴还没张开,少爷早一脚走到大太太房里。

  使得她连连跺脚,也只有学着阿敏,没事在大太太身边一坐,给她捶捶骨头,顺便搭上两句也是好的,反正总比一个人从早闷到晚好得多。

  一转眼又是星期六了,子文刚刚过午,就急赶回来,花眉似是有意地气气柳娇,故意在客厅里与大儿子尽情调笑了起来。

  这两天,小云也习惯了,每当见到两人欲火高升,不克自持之时,不待子文吩咐,即会上前帮着脱衣解带的。

  事完以后,擦洗阳,也变成她份内之事,偶而,大太太泄了,少爷的余兴未尽,也给她狠狠地上一顿,更是使她开心。

  经过一阵调笑逗弄,花眉早已秀鼻喷火,媚眼横抛了,没等子文动手,小云早就帮大太太脱得光。

  本来全身皮肤,嫩白似雪的花眉,今天竟然浑身都是伤痕,尤其是那肥大的屁股上,更是红一块,紫一块地。

  是得了什么皮肤病吧!

  不!如果仔细地瞧瞧,就会知道那是子文牙齿所留下的爱的痕迹呀!

  正在这个时候,柳娇慢步走了进来,见子文的俊脸,拼命的往花眉肚子底窜,不由一声冷笑道:“哟!文儿这是干什么呀!可是想‘回炉重造’一遍吧?”

  花眉听得很不是味儿,心里一气,轻轻把子文推开,原式不动朝柳娇道:“妹妹!你是个女人,总该一目了然!你仔细地瞧瞧,我可是生过孩子的人吗?”

  “啊…”全屋的人都被这意外的话,差点儿惊呼出声。

  ※           ※           ※

  子文决想不到,近日家里的低气压,竟是自己一手造成。

  尤其是大妈的当众表白,实在大大地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使自己既惊奇,又欣喜。

  可是,另一方面,却像被推落在深渊里,觉得自己身边,失去一个最亲近的人儿般的,无限的空虚,无限的孤零。

  但最令他伤感的,还是家中这场冷战,原本极其欢乐的家,竟变得像个鬼域似的,没有一点生气。

  很明显地,大妈花眉和小云,二妈柳娇与阿敏,各成一党,敌气日重,如此下去如何是好?

  今天虽然是个大好的礼拜天,但子文一大清早,就溜出来,满街游荡着,思索着眼前的处境。

  一转眼几个小时就过去了,烈日当空的直晒在子文头顶上,使连日欢笑的他,真有点支持不住。

  站在路边呆呆地楞了一会,突然车后响起一阵“叭!叭!”的汽车声,随感到车子在自己身旁停住。

  “子文!你到那儿去?”

  “啊!闵伯伯,我…我正想去看望你和伯母。”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如果要去看小莉,就请上车吧!”

  闵伯伯的幽默,使子文的情绪,轻松了不少,忙转到外面,拉开车门,在他身边坐下。

  一路上,闵伯伯谈笑风生,逗得子文哈哈地笑个不停,早已把满肚子的烦恼丢开,时而谈到小莉,更使他高兴。

  车子开得飞快,转眼已经停在闵府门前。

  当子文随着眉开眼笑的闵伯母进了客厅,小莉早像依人的小鸟似的,飞到他的身边。

  在欢乐的气氛中,吃过午餐,小莉便撒娇的把子文拉到房里。

  小别数日胜似新婚,一度缠绵之后,温柔的小莉,依偎在心上人的怀抱里,喋喋不休地倾诉着绵绵地情话。

  子文也坦然地将自己家中的情形,甚至与艾云姨妈及美美表妹的关系都告诉了她。

  听得小莉又酸又气,嘴巴一裂,哭了起来,两个小拳头,拼命地在子文上乱捶。

  子文也只有柔声软语地在她的耳边央求着,安慰着,并且绝对的保证心里最爱的还是她。

  果然,不久小莉的气就渐渐地平息下来,但却一直追问着美美表妹与他的爱情史。

  “那以后对美美该怎么处理呢?人家可是恨那几个老骚货啊!”

  “那…那就要看你啦!”

  “哼!讲来讲去,还是舍不得她,当然啦!像那么美的人儿,就是我变成男人也舍不得丢掉她呀!”

  “她…她那有你美,我发誓你是我所见到最美的女人。”

  “哼!少拍马屁!哎!你这冤家呀!处处惹人心烦,我也真担心结婚以后,对付不了你那么强的…哎!”

  子文真高兴的叫了起来,抱着小莉一阵狂吻,直吻得她喘不过气来。

  “喂!你高兴得太早了一点吧!如果我要是看不上呀!哼!你别想。”

  “是是是!一切请莉妹你成全。”

  天色在不知不觉暗了下来,闵家的晚饭早已摆在厅里,子文由于心里高兴,这顿饭吃得特别多,看得闵太太更是眉开眼笑。

  临别子文想到基隆去几天,使托小莉代他请几天假,小莉听说他要去基隆,心里很不高兴,但为了表示自己不是量小的女子,也只有勉强答应下来。

  他一早晨满腹的闷气,此时已一扫而光,迈着轻松的步子,直朝车站走去。

  为了不使家人担心,便在车站想简单地写封信,告诉她们自己的行踪,但一提起笔来,肚子里的牢骚,一古脑地从笔尖子流到纸上。

  大意是责怪她们不该心眼这么小,把一个美满的家庭,弄得死气沉沉,使自己终日不安,现在要到基隆姨妈家暂住一周,下星期必返,但当他回来时,家里再像现在一般的结党对立,则他将决心辞职挂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