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贼道啊贼道(1/2)

加入书签

  “我是从一个老道长的身上拿到的,不过这马槊可以换这柄例你拿出什么来我都不会换的”贝海说道:“再和我磨叽的话,我连马槊也不换了,你们可以带着这副唐寅的画消失!”。

  谁知道武道长下面的话却让贝海很吃惊,甚至是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这柄剑虽然是我们天元宗所有,但是我没有资格拿回它”武老道想了一下让贝海有点儿不解的解释说道。

  这话说出来不光是贝海,就连旁边站着的黎未未也有点儿不明所以了,这几个老道一看到剑立刻声色大变可是却不想换回去,这是怎么回事。

  安老道急不可待的说道:“师兄,这可是我们的……”。

  还没有等安老道说完武老道就打断了这位的话转头对着贝海问道:“还情先生仔细一叙”说完老道直接就盘腿之沙发上打起了坐来,然后双目低垂。

  一看武老道这个样子,其他的两位也跟着打起了坐来,这下子整个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贝海这边很快觉得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了。

  “我也不瞒着两位了,不过这话我只说一次出了这间房我是不会承认的”贝海说道:“……马槊和剑我是从天元观的废墟中得到了,当时是剑是在一个老道》的身下,我得了剑之后就把老道的尸体埋了起来,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贝海详细的说了一下自己怎么得到的剑,当然了省去了坠子多了一柄马槊,直接打算黑了坠子这东西只要不是到了人神共愤境地那是怎么也不可能给人的。

  贝海这边担心不过武老道也没有问。听了贝海的话反而是望向了自己的师弟。

  安老道呢喃的说道:“废墟我们师兄弟在九三年的时候一起搜索了四个月几乎连每一块地方都搜遍了,为什么我们看到了师祖的灵蜕而你却是一走就能遇到。而且还有灵狐引路!”。

  黎未未这时听贝海说这这么一个故事,眼中都快闪起了的时候就伸手拉住了贝海,等着老道说完了就迫不及待的对着贝海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离奇的经历!”。

  贝海现在没有想到这一点儿,只是记得这老道说过的话:“不在要了是你们说的,别在缠着我要这宝剑了!”。说到这里贝海直接拿起了面前的茶大喝了一口,刚才这故事讲的直接让贝海觉得有点儿口干舌燥的。

  武老道这时看了安老道一眼,然后安老道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一付很不情愿的样子。

  武老道这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贝海行了一个道家礼但是右手却是托着左手腕,接下来的话可是吓了贝海一跳:“贫道武清袭见过师叔!”。

  噗!贝海这边一茶直接喷了老道一头一脸,喷完了之后对着武老道说道:“你这是上演真实版金庸么。埋了个尸体得了把剑哥们就成了你们师叔了?叔不叔的你们说了不算,我也没有兴趣去当,你们还是拿了马槊之后自己随便选个人干吧”。

  要说是个有钱又有势的观啊庙啊什么的也就罢了,这些牛鼻子一准儿没什么钱,要不是这个安老道也不会一上来就和自己打感情牌了,更不会等着武老道一拿出来画就有点儿如丧考妣的样子了。

  一听贝海这么说,安老道和黑发的老道都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俩人也知道掌教这个东西对于贝海这样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我看呐你们也别选我了。你们还是找找看上面这位道长有没有什么孩子啊血脉传下来,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老道长可是和那个什么徐二寡妇有一腿的,你们还是徐二寡妇有没有什么儿孙的你们随便找一个不就得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贝海说道。

  “师叔不知道,我们天元宗的传承一般都是父传子。子传孙的。天元宗宗主历经八百多年一共经历了九姓,现在从您开始就是第十姓,……”武老道开始给贝海普及了一下天元宗的事情。

  听了以后贝海明白了。这天元宗有点儿像是西藏那边找佛,只不过人家是一代一找。这边是一姓一找,像是前面翘了的老道一样。他丢了剑然后贝海拿到了剑在这帮牛鼻子看来那就是一种传承。

  这事儿对贝海来说真的是有点儿太扯了,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帮穷道士的师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