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众人皆知(1/2)

加入书签

  贝海这边刚走进了屋里,就看到黎未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且正在穿外套,看样子是准备出去。

  “你又准备去闹什么妖蛾子?”贝海笑着问了一句。

  黎未未的回答让贝海大吃了一惊。

  “我准备去劈一些木柴,留着晚上的时候生壁炉!”黎未未说完想起来了晚上不用电的事情,对着贝海说道:“对了,你出去的时候,我们约定了晚上不用电……”。

  “我知道了,你们不觉得冷的话我无所谓”贝海说完提起了劈柴的事情:“你会劈柴?!”。

  “这有什么难的?”黎未未很是不屑的说道:“不就是用斧头这么一下子下去,大不了用点儿力气嘛!你别看我瘦可是力气真是不小的!”。

  黎未未的眼中劈柴就是继力气活儿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的,这么竖起斧头猛的一下去柴火就能开了。

  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虽然贝海也有十几年没有劈了,以前还是小学时候在姥爷家干过这小活儿,不光是靠力气,技巧更加的重要,蛮力真的没多大用。

  “不会你这里没有劈柴的斧头吧”黎未未望了一眼贝海之后,就准备把刚穿上的外套脱下来。

  “怎么可能没有!”贝海连忙说道。贝海这里可是农场,斧头可是大大小小的四五把全都是砍柴的斧头只是贝海一直没用过挂在工具房里生锈呢。

  现在贝海很想看黎未未劈柴的样子:“走。我带你去拿斧头,我这里不光有斧头,连要劈的圆木段子都是准备好了。不要你去砍了直接劈成柴条就成了!”。

  老美这里烧火用的可不是像是现在国内那样小树枝啊,麦吉杆啊,人家用的就是树段子,一般来说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就像是贝海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那时老家山上的大林子还没被伐光,烧火用的都是树上砍下来的粗枝。虽说不能和老美这里比粗不过差不多也有碗口大,现在这么粗的树在国内那都是木料。哪里可能拿来当柴火烧。

  而美国人这里就简单了,没木柴的时候自家有树的想伐就伐自家的,不想伐或是没树的开上小皮卡到野外林子里找棵树一伐就有烧火的了,反正光这么烧火。贝海还没见过老美把野外的林子伐光的。

  “走!”黎未未很干脆,直接就跟在贝海的后面向着工具房走去。

  贝海这个小农场挺全乎的,斧头现在就挂在空荡荡的农机房一角的小工具房的墙上。

  “选吧!”贝海打开了门示意黎未未选斧头。

  “这把!”黎未未选的很快,直接就拿了一把最大号的,而且造型看起来也很漂亮,斧刃的弧度很大。

  “行!”贝海从墙上摘下了斧头就放到了黎未未的手中。

  黎未未接过了斧头之后就抗到了肩膀上,然后很豪气的对着贝海挥了下手:“出发!”然后就像是个得胜回来的将军,迈着大步走在了贝海的前面。

  原来老房主留下来的木柴都在谷仓的旁边的小房子里,贝海也就第一次来的时候看过。交房的时候看了第二次,就这么两次这个小木板房子贝海就再也没进来过。一打开房门,贝海直接就看到靠着一边墙边角上码着整齐的三四十个圆木树干。

  “快点儿。让你搬个树桩子都这么慢!”贝海准备选一个呢,就听到黎未未在外面焦急的说道。

  “来了,来了!”贝海直接滚了一个下来,然后就这么用脚滚着树桩儿。

  砍柴的台面也有,圆来的一个大树被锯倒后留下来的树桩,不说是别的就从这整个造型上来说都达到了劈柴的好莱坞级别。大树桩作垫,圆木树干往上一放。然后长柄大斧这么一挥,弄点儿牛仔帽,花格子衬衫简直就能拍西部片了。

  很显然黎未未也是这么认为的,很是显摆的把贝海滚来的树干放到了树桩上立了起来,然后还仔细的调整了一下,退了两步操起了斧头还准备先瞄一瞄。

  “你干什么站在这么远?”黎未未还没瞄好呢就看到贝海连着退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不由的张口问道。

  想了一下自以为是的自己接了一句:“是怕被劈飞的木柴砸着?”。

  “嗯嗯!你劈你的我胆子小”贝海说道,说实话贝海不是怕被劈柴砸着,是怕被黎未未手中的斧头招呼到。

  至于斧头伤不伤的到黎未未这一点贝海还是有把握的,人在内心都有自我保护意识,况且自己挥斧头就算砸到自己也不会太重,要是自己凑上去就有点儿危险了。黎未未可是一看起来就从没完过这个的人,手上可没什么谱。

  “嘿!”黎未未论起了斧头就向着立起的树桩上挥去。

  可惜的是斧刃没有落在要劈开的树杆上,却落在了下面垫着的树桩上。挥的不是地方,斧头刃都还够碰到树杆的,还离着五六公分才能擦着树杆皮呢。

  不过从力气方面来说黎未未的表现是挺不错的,挥起斧头没有女孩子的那种娇气,反而带着一股子豪爽。可惜的是一点儿技术倍量都没有,只能算个女汉子。

  “你们劈柴玩?”。

  黎未未正在拨斧头的时候,禹难牵着小猪凑了过来。

  “离远一点儿,万一她手的里斧头脱手呢”贝海看着禹欢还往前凑不由的说了一句,这种第一次玩的人谁知道斧头能飞向哪里。

  “不会吧!”禹欢对着贝海说了一句,然后老实的退到了贝海的旁边。

  话刚落声,黎未未手中的斧头就飞了出来。斜着飞了两米远,黎未未这时正捂着手,很显然被斧头柄震到了手。

  这次黎未未瞄的有点儿过了。刚才的斧刃是没到树杆上这次是过了,力量没有通过斧刃传到树杆上把树杆劈开,反而通过了斧柄的柄肩碰到了树杆这下力量一下子反弹传到了斧柄末端握手的柄握处,一下子就震的黎未未两手发麻,人下意识就扔出了斧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