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碰到战绩全胜的对手(1/2)

加入书签

  伤病,是所有职业运动员终生都挥之不去的“小伙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风平浪静,永远不会受伤,对手是、自己更是。

  高远历经磨难心如磐石,很快就调整过来。他追逐的终极梦想远在九天之上,断然没有可能因为某些事情而影响到前进的脚步。

  翌日早晨,他照例去往训练中心运动。

  呃……情况相当诡异。

  高远刚刚出现,现场所有的声音像是被利刀切断,变得死一般寂静。所有拳手全部停下自己的动作,纷纷对他投来注目礼。

  高远打断对手肋骨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疯传,现在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拳击的圈子里,打伤面部、鼻子、眼角,甚至打懵、打倒、打昏都属常事,可用击肋拳打断骨头的,那就非常罕见了!重量级的拳手,个个膘肥体壮,高远的拳头竟然能隔着厚厚的肌肉打断肋骨,充分说明了一件事情——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重炮手,而且力量可怕得吓人!

  拳手们表情各异,有的目含谨慎、有的战意更浓、有的神色畏惧……

  高远从今天起,正式在国内重量级的圈子里,崭露头角。

  他非常淡定,若无其事地走到角落例行跳绳、移动、操练沙袋。

  黄友义又过来了,陪着李望翔教练闲聊。

  他盯住高远的背影,眼睛里多了些慎重:“师兄,这小子不错啊,有你当年打断泰国拳手骨头的风采。”

  老李冷冷一哼。

  黄友义继续道:“第一轮淘汰赛之后,三十二强只剩下十六个,我的两个徒弟都晋级了,这一轮抽签,高远和他们碰上的几率非常大。”

  老李道:“嘿,那你抓紧去庙里烧烧香,求求菩萨。”

  黄友义道:“你怎么抢我的台词?告诉你,高远虽然有点蛮力,但在他们的面前还是嫩了些……比赛结束之后,你可千万别记恨我啊。”

  老李道:“彼此彼此。”

  黄友义道:“呦,不服气?高远一共才打过四场职业拳赛,而且没有经历过任何业余比赛的历练,我的徒弟就好得多,尤其是夏越川,他在成为职业拳手之前,打过的各种业余赛事不下于四十场,可以说经验相当丰富。”

  老李讽刺道:“业余比赛戴着头盔护具满场跑,能积累个屁的职业经验?你知道高远每天训练多长时间么?你知道他打过多少回合无护具实战么?你知道他训练抗击打挨过多少揍么?整别的都没啥作用,一力降十会,拳头重才是硬道理!你最好事先准备着担架,要么就先和医院联系好,省得徒弟受伤到时候没有床位。”

  黄友义嗤笑道:“得得得,还一套一套的,您这爱扯淡的毛病看来是死也改不了了……多说无用,敢打个赌么?”

  老李道:“赌什么?”

  黄友义道:“还能赌啥,请酒呗。”

  老李龇牙道:“那多不好意思啊,到时候可别骂娘,输人又输钱的双重打击你能承受的住?”

  黄友义笑骂道:“我呸!”

  两位中年大叔年轻时就斗个没完,现在捞着机会,更是乐此不疲。

  十点钟的时候,第二轮抽签准时开始。和第一天不同,由于拳手少了一半,现场的气氛略显压抑,变得安静许多。高远忽然发现他的老对手陈振杰赫然在列,而且他面皮非常干净,没有任何红肿擦伤的痕迹,看来陈振杰上一场也赢得非常轻松。

  “王大鹏vs罗剑平!”

  “田晓东vs陈强!”

  “陈振杰vs夏越川!”

  主持人正在一组一组宣布对战结果,高远听到此处,心里一动。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