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拳击对散打(1/2)

加入书签

  假期总是过得很快,陪小伙伴闲逛一个下午,晚间又在自己的木板床上睡过一觉,愉快的生活也就接近尾声了。第二天清晨,高远辞别母亲,啃着砖头一般厚的煎饼,坐车返程。

  一路无话,八点半左右,他已经站到著名的幸福路“武馆一条街”上了。

  嗯?怎么回事?

  高远抬头,忽地发现一件令他又惊又喜的事情,不禁得意起来。

  俱乐部楼层外边原先挂有许多巨幅的搏击类广告,现在又多出一幅,那赫然是他怒目圆睁、奋勇挥拳的照片,下边还印着一行大字:本馆优秀学员,“项王杯”拳击联赛冠军,重量级拳手高远。

  好么,这太意外、太拉风了啊!在武馆一条街上,不是谁都有资格露脸打宣传广告的!这事儿也充分说明总教练对他寄予厚望、相当看重。

  高远心里比吃过蜂蜜还甜,他凑到传达室跟前问道:“周师傅,我的照片什么时候挂上的?”

  看门大爷周老头关掉收音机里《空城计》的唱段,抚了抚越来越少的头发,说道:“哟,小高回来啦,照片昨晚刚上墙,听说是加急做的,啧啧。”

  高远一边欣赏一边道:“是吗?嗯,照的角度还行……但摄像师水平忒差,连修个图都不会,您瞧那脸上黑的……”

  周老头笑眯眯道:“我觉着挺好,小伙多精神呐,挂着还可以辟邪。”

  高远怒道:“大爷您说啥?嘴巴也太损了吧?”

  周老头慢条斯理道:“本来就是,你本人的皮肤,比那玩意惨多了……”

  高远眼角直抽抽:“呃……”

  好心情被破坏殆尽,他满头黑线往三楼走去。

  今天是周末,没有参加比赛的小伙伴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拳馆里只剩下程名、杨凯他们带着五六个试训的新人正在热身,高远自觉换好衣服,打声招呼之后默默投入训练。

  跳绳练习,固定单车练习,步法练习,颈部肌肉练习,最后是击打重沙袋练习。

  高远疯狂地挥击着左右勾拳,时常停下来揣摩研究,力求做到动作更精准协调,反反复复,不厌其烦。一招鲜,吃遍天,对自己“杀手锏”的打磨,他没有一刻放松过。

  ……

  中午,高远吃完饭休息一阵,上床小睡片刻。

  迷迷糊糊中,他被人推醒。

  是杨凯。

  高远被他的造型吓了一跳,诧异道:“你的脸怎么啦?”

  前几天杨凯参加拳赛并夺得冠军,当时他苦战八个回合,脸上被对手揍得很惨,可今天上午见他,明明都已经恢复不少,但现在竟然青一块紫一块的越发严重,活脱脱变成猪头了……

  杨凯疼得龇牙咧嘴,吸气道:“你甭管!我只问你一句,咱俩是哥们吗?”

  高远道:“是啊!”

  杨凯喜道:“好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什么,马上跟我走,揍死那帮孙子!”

  他一边拉扯高远起来,一边给他递着衣服。

  高远吃惊道:“出什么事儿啦,要去揍谁?”

  杨凯道:“别问那么多,你去了自然就明白。”

  高远正色道:“老七,对我来说,打架分为两种,一种是该打的,一种是不该打的;该打的,拼了命也要打,不该打的,说破大天去都没用……你总得让我知道事情经过吧?”

  杨凯犹豫半天,终于开口道出缘由。

  俱乐部半军事化的生活非常枯燥无味,也只有在星期天,拳手们才能抽空出去放放风。

  被关了整整一周,感觉和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