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血战拳王福尔曼 5(1/2)

加入书签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呐喊声,所有观众集体起立鼓掌,目送两位铁血战士返回自己的拳角。

  福尔曼本是个大脑袋的巨人,由于遭受了太多重击,他的面门肿胀不堪,又胖了一圈儿,几乎都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

  他剧烈地喘着粗气道:“水……”

  助手、私人医生赶快递水、按摩、处理伤口,一时手忙脚乱。

  老教练穆尔眼里划过惋惜和沉重,低声道:“乔治,我骄傲的孩子,如果你在接下来的比赛里不能有效遏制对手的重击,我将终止比赛,扔出白毛巾……”

  (注:教练向拳台上扔白毛巾,是一种无奈的弃权之举,旨在保护自己的弟子。但是,这对于拳手来说,是一种最屈辱的认负行为。)

  福尔曼摇头道:“不!先生,绝不!我们认识三十多年了,我的性格你最清楚……我宁愿战死,宁愿被担架抬出去,都绝对不可能屈服!”

  穆尔叹息道:“他会杀了你的。”

  福尔曼道:“只要他产生片刻疏忽,谁杀谁还不一定!你知道我拥有改变一切逆境的力量!”

  穆尔:“呃……”

  主裁判科泽非常专业,他立刻找来医务监督,上台确定双方拳手的伤势。如果某一方伤势过于严重的话,他很可能会提前宣布比赛结束的,拳台上需要热血,但不需要悲剧。

  医务监督首先查看了高远的情况:嗯,多为肿胀,眉弓的创口尚可接受,完全可以继续比赛。他随后又走到福尔曼的拳角里,拧开小手电仔细端详。福尔曼的面部肿胀非常严重,左眼睑、右眉弓两道伤口触目惊心,不过好在福尔曼的私人医生技艺高超,已经成功止住流血现象,涂抹了凡士林软膏。

  医务监督观察着福尔曼的眼神,开口问道:“乔治,你可以坚持吗?”

  福尔曼道:“我没有任何问题先生。”

  医务监督道:“祝你好运冠军,你仍能继续战斗。”

  福尔曼道:“谢谢!”

  另一边,高远喝着饮水,嘴角浮起笑意。

  他深信自己的力量无比强横,接下来的一个回合,很可能就是此场比赛的分水岭,因为他施加在福尔曼身上的重击要比自己受到的多得多,即使对手硬如钢铁,也恐怕无法再支持下去了。

  和“魔鬼”福尔曼的这场战役,属于高远的“终极试卷”,一旦通过此关,以后都将是一片坦途。纵观整个重量级拳坛,可以跟他正面对砍的拳手已经寥寥无几了:霍利菲尔德不具备打伤他的能力、刘易斯不善于贴身近战、泰森体力下滑、图阿技术略糙、里迪克鲍正在飞速坠落,其余穆勒、博萨、戈洛塔等等等等皆不足虑。

  猛虎出关,雄鹰亮翅,不知不觉间,高拳王已经站到了世界最高峰……

  “当!”

  第四回合。

  一声铃响,两位铁汉迅速往拳台中间靠拢,撞到一起。性格决定最终打法,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一个倒下,不死不休!福尔曼刺拳直取高远面门,高远灵活闪避,还以凌厉的左右直拳。战局开始往中段发展,高远的体力依旧充沛,福尔曼貌似也没啥异样。

  老拳王叠臂防御,推土机似的往前压迫,永无止歇,高远同样对冲过来,将他死死顶住,寸步不让。

  福尔曼的左右勾拳不断从下往上挥击,肋部、肝区、下颚、面颊、脑门,都是他的攻击目标,他没有刻意瞄准哪一点,只是尽情轰炸;而高远和他极度类似,不过速度占优、出拳频率更高些。

  九秒钟,福尔曼上勾命中下巴,打得高远一窒;

  十二秒钟,高远右摆拳砍中面门,砸得老拳王一踉。

  福尔曼的左眼睑旧伤瞬间挂下血线,他疼痛难忍,主动抱住高远。等裁判科泽将他们分开之后,福尔曼不再选择贴身战,警惕地保持着出拳空间,脚底下还加强了移动,忽左忽右,忽快忽慢。

  高远极其冷静,他故意降低下巴、抬高拳架,严密地护住自己的面门,接连弹射真真假假的左手刺拳,偶尔会夹杂着突然的一二直拳连击、变向击肋拳。

  十五秒之内,高远旗花火箭般的刺拳已经打出二十几个,有四五个点中福尔曼,而老拳王的刺拳接右手重击,却没有一记沾到对手身上。场面非常明朗,运动战福尔曼处于绝对劣势,仅仅一招刺拳,就逼得他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四十秒左右,福尔曼放弃叠臂抱架,转为正常抱架,并且微微弯腰,低下了脑袋。

  高远眼明心亮:老拳王这是准备随时突击杀手,想要一锤定音搞定自己呢……

  四十三秒,高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左手一个虚晃,作势要打左直拳,引得福尔曼并拳护住面门,随即右手平勾快如闪电,凌厉地炸在老拳王的左侧面颊上!

  “砰!”

  强大的冲击波瞬间破坏了福尔曼的平衡,他抽紧脖子,痛苦地向左侧踉跄半步,高远强势发力:左摆拳、右摆拳、左平勾、右平勾,啪啪啪啪一连四个快拳喷薄而出,全部轰向头脸,势大力沉的重炮

  打得老拳王差点连拳架都抱不住了,高远这时候猝然改变出击线路,右勾拳下沉,狠狠打中福尔曼的左肋!

  “砰!”

  高远的击肋拳千锤百炼、重逾千钧,是他兵器库里最凶悍的杀手锏,那种恐怖的力量就不用说了!强如雄壮的老拳王福尔曼也感觉半壁麻木,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