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冷桥vs桀月?(1/2)

加入书签

  “冷星哥哥,我不喜欢毁灭,我喜欢所有的一切,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支撑不住了,对不起……”

  在被毁灭之力笼罩之时,白衣桀月心神之中闪过一道念头,旋即陷入昏迷。

  “什么冷星哥哥,这世界上,谁也没有资格让叫他一声哥哥,既然你这么舍不得,那一会收拾了你,就去让他来陪你吧!”

  似是感应到白衣桀月的心念波动,灰衣桀月冷哼出声,杀机尽显,眸中尽是厌恶的神色。

  “不好!”就在这时,冷桥在心底低呼一声。

  在他的眼中,桀月的脸颊上,两行清泪徐徐而下。

  随即,那泪水便被蒸干,桀月的神色,变得更加冰冷,而那毁灭之力,则是更加的强大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冷桥大喝一声,无尽的法力喷涌而出,似是一张巨网一般,透过那界域壁障,朝着桀月的身体笼罩而去。

  顷刻之间,那张法力巨网便将桀月的四面八方都笼罩住,并且不断的收缩,似是要把她困缚起来。

  “哼!”看着那张困缚而来的巨网,桀月冷哼一声,眸子之中的杀意有如实质,迸射而出,而后双手指端的指甲弹射而出,就像是十把利剑,在身前疾斩。

  一道道灰色的剑气迸射而出,虚空都被切割成碎块。

  不过,以冷桥的境界,此番出手,威力非同小可,那法力巨网又岂是如此轻易能被斩破。

  只见那森寒的剑气斩的在那法力巨网之上,那组成巨网的法力,就像是有弹性一般,便将剑气弹开,反而朝着桀月斩去。

  “哼!”桀月冷哼,那些反弹而回的剑气便被震散,再度化为一道道毁灭之力,而后随着她的剑指,再度激斩而出。

  而这时,那法力巨网离她的身躯,已经不足半丈。

  不过,桀月和那毁灭之力的反弹却是更加强横了。

  感爱着那巨大的反弹之力,冷桥眸子发光,法力再度涌出,不断的增强着那法力巨网的威力。

  与此同时,只见他一手猛然抬起,朝着虚空一抓,而后轻轻一引。

  接着,周天星辰界猛然一震,只见那无尽的星芒猛然爆发,附着在那法力巨网之上,使得那每一根网线,都是璀璨无比,整张巨网就像是天罗地网一般。

  在星力的加持之下,法力巨网的威能大涨,猛然向前暴进四尺,将桀月的周围的空间压缩到了尺许大小。

  “啊……”似是感受到了危机,桀月体表的毁灭之力猛然一震,一股浓烈的毁灭之力从她体内再一次爆发出来。

  两道毁灭这力汇聚在一起,那无尽的威能使得她不受控制的长啸。

  一时间,强烈的声浪滚滚而出,仿如魔音贯脑。

  所幸,这音浪只是在周天星辰界之中,已经和外界隔绝,若是在外界,只怕这一啸之后,山海城之中,还能活着的人不会太多。

  随着这啸声传出,桀月的气势暴涨,指掌屈伸间,两柄毁灭之力凝成的长剑,仿如实质的神兵一般,吞吐着毁灭的神芒,便是周遭的虚空都承受不住那毁灭之剑锋利和毁灭之意,被一寸寸的湮灭。

  “老东西,找死!”桀月双剑平举,直指冷桥,恨声咒骂。

  “口气不小,不过,就凭你,还要不本尊的命!”冷桥眉心一皱,沉声喝道,心底却是在急速的转动着念头,找寻着解决的办法。

  以他的眼力,自然知道此刻的桀月已经被毁灭之力控制,如果不尽快解决,那桀月就会变成一个只毁灭的怪物,然后她会在毁灭之中不断变强,直到这个世界毁灭,然后,在无物可毁的时候,毁灭自己……

  若要解决,其实也简单,趁着她还不是足够强大,将桀月直接斩杀即可。

  要知道这毁灭之力便是来源于桀月的血脉,而血脉之力的源头便是桀月这个宿主,只要把桀月斩杀,宿主没有了,就等于掐断了源头,失去了源头的毁灭之力,自然也就不足为惧了。

  只是,斩杀桀月,谁能下得去这个手,至少冷桥自己是做不到的。

  轰轰!

  思忖间,两人的攻击再度碰撞在一起,那剧烈的轰鸣,使得周天星辰界都在颤抖,而桀月的身影更是在这撞击之中被远远的轰飞,只是有着毁灭之力护体,她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

  嗖!

  只听一道刺耳的音爆传来,桀月的身形在毁灭之力的催动之下,以一种人剑合一之势,向着冷桥疾斩而来。

  一时间,两人交战之处,灰色的毁灭之剑长达千丈,以一种毁灭一切的气势,兜头斩落,而它攻击的对象,自然是冷桥。

  感应着那无与伦比的威势,冷桥神色一凝,毁灭之力的威能还是超出了他的想像,即便是在法力巨网的束缚之下,居然还能发挥出这样毁天灭地的威能。

  双目凝神之间,冷桥十指连连划动,一道道玄妙轨迹便在身前的虚空形成,随即凝成一枚枚符文,顷刻之间,便有成百上千道符文出现。

  既而,这些符文开始沿着一种玄妙的轨迹开始流转,凝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轰隆……

  就在那屏障凝成的一瞬间,千丈的毁灭之剑便劈斩过来,两者交击之间,劲气四溢,毁灭之力四下袭卷,身周的虚空瞬间被湮灭成虚无,露出那深青色的界域壁障,连这界域壁障都被抹去薄薄的一层。

  只见一阵符文闪动,那被抹去的界域壁障又尽数复原。

  这界域便是冷桥的法力所铸,若要恢复,不过是念动之间。

  而随着能量波动狂暴的冲击,冷桥身前那道符纹凝成的屏障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正在向着他的方向不断的凹陷,不过数息,便已经凹陷成一个巨大的弧形,好像就要破灭。

  “老东西,死来!”

  看着眼前的情景,桀月神色一喜,张嘴冷喝一声,毁灭之剑的气势一涨,无尽的锋芒从中迸射而出,在这屏障之上纵横切割。

  “呵呵……”看着爆发的桀月,冷桥脸上竟然露出一抹微笑,有种计谋得逞的味道。

  正在这时,只见那张凹陷下去的屏障四周陡然延伸开来,像是一个布兜一般朝着中间靠拢。

  如果非要找一个形象的比喻的话,那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包饺子一般。

  那层屏障是饺子皮,而桀月便是那饺子馅,冷桥自然是那包饺子的人。

  “无耻!”桀月见状,心神一凛,怒喝一声,就要朝后退走。

  “法力巨网,给我定!”这时,冷桥猛然一声大喝。

  喝声之中,那法力巨网上的星芒陡然一盛,和周天星辰界之中的星力接在一起,将桀月后退的身形拉住,使得她后退的身形陡然一顿。

  就是这一顿,桀月便丧失了跑出那屏障笼罩范围的机会,那道屏障便如同合拢的饺子皮一般粘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缝隙。

  不过,这看起来像是包饺子,但比饺子皮可是要坚固多了。

  “老东西,无耻,有胆和我正面较量!”被屏障困住的桀月顿时开口喝骂,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冷桥扒皮吃肉的模样。

  “儿媳妇,可千万别这么骂,会遭天遣的。”桀月被困,冷桥亦是松了一口气,开口戏谑道。

  “老东西,谁是你儿媳妇,不怕我割了你舌头!”桀月一听,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兔子一般,立时暴跳如雷,大声喝骂道。

  “当然是你喽,还能是谁。”冷桥开口回敬道。

  “哼,你说是是那个废物吧,也对,只有那个废物才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身具毁灭之力而不知道用,反而去追求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真的是废物,这样废物没有资格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桀月冷哼一声,随后大声喝道。

  “……”听着桀月的话语,冷桥心神一凛,暗道,最坏的那一步真的发生了么,难道真的要毁了她?

  “哼哼,没话说了吧,老东西,居然敢困住我,等我破了这劳什子东西,第一个就出来斩了你!”桀月见冷桥没有说话,冷哼连连,旋即怨毒的看了冷桥一眼。

  看着那怨毒的眼神,冷桥没来由的心底一寒,暗道只怕最坏的情况真的已经出现了,属于桀月神识已经消亡,现在的桀月,已然是完完全全的被毁灭之力控制,成了一个只知道毁灭的傀儡了。

  是以,他毫不怀疑桀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