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血雨(1/2)

加入书签

  魔气如潮翻涌,冲宵而上,直击九天。

  那轮血月表面的血海似是被这汹涌的魔气捍动,开始愤怒的咆哮,掀起巨浪无边。

  看着血海的异状,魔皇和大长老尽皆心神凛然,眸中精芒乱绽,血海起惊涛,最后的时候就要到了。

  那尊巨炮旁边的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十万魔族,他们在低头祈祷,眸中尽是虔诚的光芒,随着他们一声声的祈祷,一缕缕精纯的魔气自他们体内被溢散出来,注入破天轰的那巨大的形体之中。

  这些精纯的魔气,便是这十万魔族体内的精华所在,他们在用生命精华祭祀破天轰,为它充能,然后爆发惊天一击。

  随着十万魔族的生命精气注入,破天轰表面的纹路符文越发的璀璨了,巨大炮口处,有漆黑的光芒泛出,便是那一点溢散出来的气息,就让虚空震荡,似要承受不住。

  轰隆……

  蓦地,天际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血海之中汹涌的巨浪猛然冲天而起,在虚空之中汇聚成一道急速旋转的血柱。

  既而,那血柱轻震,尖利的顶端直直的刺向虚无深处。

  这一切其实只是在瞬息之间,但是由于那血柱巨大的形体,而显得极其缓慢。

  就是这种错觉,使得所有看到这一异景的魔族胸口发塞,有呼吸不畅几欲窒息之感,这一刺的威势,太过凌厉了。

  “开始了!”魔皇沉声开口,眼含希冀。

  “开始了!”大祭祀声音沉重,眸中闪过一抹心愿即将达成的快意。

  既而,大祭祀眸中神光四射,环顾一圈,留恋似的看了看四周,他的目光,似是穿透了魔域的虚空,看到了魔域的尽头。

  数息之后,大祭祀收回目光,对着魔皇大声道:“勒天,以后,就交给你了!”

  话音刚落,大祭祀身形一动,出现在破天轰的那炮身之上,和那十万魔众一起祈祷,释放生命精气。

  看着眼前虔诚无比的大祭祀,魔皇伸了伸手,想要把他从破天轰上拉出来,但是最终还是颓然落下,悲呛的叫了一句:“老师……”

  似是感应到魔皇的悲伤,大祭祀微笑的抬起头来,淡然道:“勒天,我苟且偷生多年,便是为了今日,能为了我族重返祖地的大业而死,我魔罗死而无憾!”

  说罢,大祭祀眉目低垂,虔诚的祈祷声从他体内传出,只见他体表那一道道魔纹流转,化为万千张诡异的魔脸,这些魔脸正和他一样,都在虔诚祈祷。

  一时间,宏大的祈祷声响彻全场,无尽的生命精气从十万魔众体内喷薄而出,飞速的融入破天轰之中,而他们的身体却变得透明起来,就连大祭祀亦是如此。

  而此时,虚空之中,血海之中依旧血浪滔天,无穷的血气汇入那根血柱之中,探向那无尽的虚无深处。

  轰……

  蓦地,天地剧震,一道强横的能量波动从血柱探向虚无深处传出,无尽的威压轰然爆发,耀眼的银光夺目,投射在那血柱之上。

  滋滋……

  在那银光的照射之下,血柱滋滋作响,大量的血气被轰散,化为虚无。

  哗哗……

  这时,血海开始咆哮,整片血海都沸腾起来,一道道的血浪将那血柱包裹,抵挡那银光的净化。

  一时,虚空深处,银光和血芒交织,神光灿然,像是两尊绝世强者在拼死撕杀。

  喀啦……

  突然,平地里一声惊雷爆响,声震四野,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威势瞬间爆发。

  下一刻,虚无深入银光消散,而后传出一道水晶破裂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空间壁垒,撕裂了!”魔皇精神一振,喃喃低语,眸中神光迸射,随着那血柱向虚空深处进发,似是要穿透那裂逢,去查看空间壁垒后面的世界。

  随着那空间壁垒被撕裂,那血柱上血芒陡然一震,开始急速旋转,将无尽血海中的血浪抽取,而后更加疾速的朝着那道裂缝轰击而去。

  “焚我残躯,燃我残魂,以己之身,以己之魂,祭祀天地,将诸天之力纳为一体,破除一切阻障,重返祖地……”这时,宏大的祈愿声从大祭祀口中发出,只见他的身体表面,有灰色的火焰升腾,他的生命精气开始被燃烧,转化为无穷的能量。

  “焚我残躯,燃我残魂,以己之身,以己之魂,祭祀天地,将诸天之力纳为一体,破除一切阻障,重返祖地……”下一刻,十万祈祷的魔众亦开始念诵,一缕缕灰色火焰升起,一缕缕的生命精气被焚烧成能量。

  破天轰的暗金炮身,竟然开始变得透明,而那炮筒中的能量光柱更加的耀眼,那破灭一切的气息越发的强横!

  血柱的另一边,只见一阵天地剧震之后,那平静的血海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搅动一般,开始沸腾,无尽的血芒弥漫开来,蚕食着那轮明月最后的阵地。

  呜呜……

  血海涌动间,阴风开始呼号,本应是日正当中的天色,此时却变得漆黑无比,只有天幕之上,那一片暗红的血色份外的刺耳,令人生心恐惧。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轮明月表面最后的白色尽数被吞食,明月不再,唯有血月一轮。

  正在这时,那缓缓移动的血月竟然突然顿住,而在血月的后面,现出一个无形通道,通道后面,则是一轮皓白圆月。

  两月同现!

  而在这两轮月亮之间,一道血柱正破空虚空,跨界而来!

  哗……

  受到搅动的血海,似是终于承受不住,有一枚血色自血海下方浮现出来,而后滴向地面。

  随着这一枚血色的滴落,血海像是打开了闸门的堤坝,一枚枚的血色鱼贯而落,连成一条血线。

  既而,血线扩大,像是一道九天垂落的血瀑降临人间。

  与此同时,魔域上空。

  随着血海中的血色尽数融入那血柱之中,正欲破界而去,那轮明月又恢复了旧观。

  而在它的一侧,一道轰破虚无的血柱正缓缓的陷入虚无深处,似乎正要消失不见。

  “焚我残躯,燃我残魂,以己之身,以己之魂,祭祀天地,将诸天之力纳为一体,破除一切阻障,重返祖地……破!”正在这时,早就因为生命精气被焚烧而变得虚无的大祭祀猛然一声大喝。

  喝声传出,那十万魔众的身体轰然爆开,他们体内最后的精气如同乳燕归巢一般,径直投入炮身之内。

  这时,大祭祀的虚影朝着魔皇淡淡的看了一眼,而后轰然消散,变成破天轰内的一股能量。

  “恭送大祭祀,恭送我族勇士!”魔皇身形半跪虚空,而后双臂一振,大声喝道,洪亮的声音在魔力的催动之下,传遍魔域。

  “恭送大祭祀,恭送我族勇士!”

  “恭送大祭祀,恭送我族勇士!”

  “恭送大祭祀,恭送我族勇士!”

  ……

  随着魔皇声音传开,魔域各地,爆发出一阵阵如同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他们在为大祭祀,在为这些自愿舍身的十万魔众送行。

  就在这一阵阵的呼声之中,破天轰的内能量几乎已经蓄积到了极致,那耸立的炮口,牢牢的锁定着那血柱的位置。

  一息……

  两息……

  待到第十息,那虚空之中的血海尽数消散,而那根血柱亦消失,只在虚空之留下一个尚未来得及合拢的黑洞,其中隐隐有血光透出。

  “破!”这时,破天轰那透明炮管之中,漆黑的能量光柱之内,猛然爆发出一道苍劲的啸声。

  这道声音,是属于大祭祀的,这是他最后的残魂,在激发破天轰!

  这也是他最后的绝唱,从此之后,天上地下,再无大祭祀此人。

  随着那声啸音落下,破天轰的炮体开始轰鸣,而后一道漆黑的光柱,带着破灭一切的气息,带着大祭祀和那十万魔众的执念,瞬间穿透虚空,轰入那根血柱留下的黑洞之中。

  轰隆……

  虚空瞬间粉碎,露出银白的空间壁垒,那无人可以捍动的空间壁垒,在这道漆黑光柱之前,仅仅坚持了数十息,便被轰开一道缺口。

  当然,这也是空间壁垒之前被血柱破开,裂缝犹存的缘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