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喜相逢三(1/2)

加入书签

  那书生此时已经大叫起来,“什么叫像真的?这就是真的!它乃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宝物,你怎么随手就给毁了。我与这位小姐谈些金石古董,可不曾与你相干。你动手毁我宝物,是什么道理?难道当我好欺负么?你看一看,这酒杯乃是北宋之物,釉中含有玛瑙,色泽青翠华滋,釉汁肥润莹亮,称为“宋瓷之冠”。可着河南境内,怕也再难找那么一只,你随手毁了,你赔的起么?”

  那小姐听书生如此说,也有些焦急,忙道:“这位大叔还请息怒,事已经出了,急也勿用。大家还是有话好说,彼此之间不要伤了和气。”她一着急,苏州腔调更浓了几分,郑国宝暗奇:这学方言,都是越急越出马脚,她倒越急学的越像,当真奇怪。多半这着急也是装出来的。

  他冷笑道:“真的?蒙谁呢?这玩意要是真的,你还拿出来请人喝酒?早卖到泰西去了,那帮高鼻子土鳖,见到大明文物跟见祖宗似的,不惜重金购置,你会不卖?你看你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丐帮中人。还什么河南难找这么一只?别人家不说,你家里少说就得有几百件汝窑整器。若是可着河南找,那怕是十几万件都不成问题。你这东西做的倒是用心,算个老坑的物件,讲究着卖二两银子还是可以的。”

  他既是有心演戏,自然便要卖弄卖弄,对那女子说道:“这位姑娘是外来的,对这里怕是不熟悉。这地方因曾是宋都所在,便有人总是能找到古董,从元朝到现在,几百年过去,那古董仍是层出不穷,这里面自然便有法子。这位兄台,多半就是做着金石生意,家里开着作坊的主。”

  他伸手又抄起那青铜爵,道:“这东西,你要问,他多半就要说是西周的。实际啊,这东西也就是上周的。不过这老兄做旧的手艺还成,河南地面上讨口饭吃,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他这里面唯一真的,便是那琉璃杯,多半是留着撑场面的,小姐却又不感兴趣。”

  那丫鬟见郑国宝说话有趣,逗的噗嗤一笑,“那琉璃杯乃是天方妙手吴家的手艺,我们怎么认不出?不过只是三等品,算不得什么好物件,我家小姐才不稀罕。”

  那小姐道:“住口,不得多言。当真是越来越没规矩。”她模样生的极美,便是轻嗔薄怒,也自有韵味,看的郑国宝心头痒痒,又想起蓝凤凰的吩咐,便琢磨着无论如何也得把她拿下。

  他又道:“倒是我小看了姑娘了,果然是有见识。不过你们只见这几个酒杯也不算什么,在兰封我听说还有个绝妙所在,名为豫宝斋的。到了那里,才能叫人大开眼界。”

  那女子一听豫宝斋三字,也动容道:“小女子此来,便是在南方听到豫宝斋的名号,想去开开眼界。再者家父生平最喜金石古物,小女子也想买上几件,孝敬他老人家。”

  郑国宝心道:怎么?难道魔教教主任我行没被东方不败干掉,还活在人间?这消息倒是紧要。由于魔教的特殊性,锦衣卫对其情报了解也有限,若是能从任大小姐这,把魔教的底细探听出来一些,倒也是件极大的功劳。当然,这事涉及秘辛等闲不易问,然世间亲不过父子,近不过夫妻,只要先把生米做成了熟饭,还怕到时候不能连锅端?

  郑国宝因此哈哈笑道:“得亏姑娘你没到豫宝斋啊,若是到了之后,怕是就要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了。”

  那落魄书生打扮的祖千秋,乃是惯走江湖的人物,如何看不出,这少年公子在和这位佳丽吊膀子?暗想:看这排场,他多半就是圣姑吩咐下来,让我们演戏的那位郑国宝。怎么这家伙却去和这个姑娘勾搭起来,若是错过了圣姑,我至多是要挨一顿刑法,挺挺就过去了。可若是害的圣姑的金龟婿勾上了别人,明年的三尸脑神丹,价格非翻上几倍不可。

  他急忙道:“你们休要在那里磨牙,我这宝杯,你们怎生赔偿?这位小娘子,你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