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灭播三(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的娄山关营内,几个奇装异服,打扮特殊的人,在他眼前站成一排,必恭必敬,不敢有丝毫冒犯。这些人的武艺未必如何了得,但是许多江湖豪杰宁可得罪大派掌门,也不愿得罪这几个人。只因这些人都是五毒教中长老、护法,个个都有着一身了不起的用毒功夫,还有那传说中,神鬼莫测,杀人于无形的蛊术。这些东西已经超离了武功的范畴,谁敢去招惹?

  在西南三省之中,不算那些江湖好汉,就算是苗人峒主,对这些五毒教的长老,也是十分客气,生怕一个不慎,对方就会对自己的部落进行报复,到时候毒死若干牲畜,破坏部落水源,自己这个头人怕也就当到头了。有的长老,本身就兼职部落里的巫师,地位也自超然,属于目高于顶的角色。当年慕容鹉单丁战十杰,就是被这些长老一顿臭揍,打的鼻青脸肿。

  郑国宝对于他们,倒不像此地的土人那般畏惧。他连五毒教前教主都娶了,现在还在成都等着给他生孩子,对于五毒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是善于用毒,但还没到无色无味,防不胜防,想杀谁,谁就一定死的地步。事实上,若是他们果真有此能耐,这西南武林,早就是五毒教一家独大了。至于那蛊,也是故意被传的如何神奇,为的就是吸引眼球,恐吓仇家,实际效果远没有宣传中那么强大。蓝凤凰那蛊王挣扎,毒性确实强。但也仅仅是毒性强而已,其他的功效根本没有。若是用之于战阵,蜇不了几个人,就得被打死。事实上,历代五毒教主,很少动用蛊王,就是知道这东西没什么用,拿来吓唬人还成,真用来克敌致胜,反倒露了底细。失了神秘性。

  五毒教一般都是花重金雇佣读书人。炮制一些苗疆的神秘传说出来,再派人四处宣扬,靠这种不着边际的恐怖故事,来让人对五毒教心生恐惧。不敢招惹。而这种怪力论神的故事。是最招老百姓喜欢的。靠这种苗疆怪谈,既为五毒教招揽了旅游资源,又让他们凶名远播。无人敢惹,也算一举两得。

  各家长老养蛊牧蛇的手艺,也与这蛊王类似,都是传说的神乎其技,揭穿了也不过泛泛而已。既然知道他们的根底,郑国宝哪把他们放在眼里。相反倒是这些长老,个个恭敬着国舅,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这位大贵人,自己的身家性命就全完了。

  当初郑国宝初用兵时,他们就与蓝凤凰积极接触,可是实际上做出的动作不多,毕竟朝廷与播州的胜负,他们还不敢下断言,哪敢随便下注。等到娄山关易主,杨朝栋被杀,这些人开始把所有的筹码,都推到朝廷那边,决定忠于朝廷,决不动摇。

  “你们这次投诚,到底能带来多少好处?”郑国宝不紧不慢的看着这些长老“如今朝廷大军云集,不日即可直下海龙囤。到时候,凡是跟着杨应龙作乱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们现在投诚,似乎已经有点晚了,要把你们算成阵前起义,似乎不是太容易啊。当然,凤凰的面子我要看,可是这个规矩,我也要讲啊。这官军里,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们不要让我为难。”

  “钦差放心,我们这次是诚心来降,自然有所表示。”一名长老抢先说道:“所有的阿芙蓉,我们全都带来了,愿意捐献给朝廷,不要分文。今后我们每年为朝廷上缴一百箱阿芙蓉,保证是上等货色,绝不会有所短缺。”

  另一名长老见郑国宝明显没有兴趣,向前一步“朝廷欲在西南实行改土归流之策,我等也有所耳闻。西南苗人未奉王化,乃是化外野民,不通道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