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夺关十七(1/2)

加入书签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这场新婚的宴会,已经进行到了高朝部分。各位土司人人喝的头重脚轻,还在那一个劲的将酒往嘴里灌。那些往日里因为土地、水源打的你死我活的头人,如今却好似成了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安邦彦乜斜着醉眼,四处寻找,“诶?覃洞主、马宣慰,这两个人哪里去了?这么个好日子,少了覃洞主的胡旋舞,就太遗憾了。那舞一跳起来,裙子一转,露着那两条腿……真是让人魂都飞了,不喝酒,就先醉了一半,她到哪去了。”

  奢崇明与他交情最好,一拉他胳膊,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这还用问么?肯定是被老马拉着,到那没人的地方去……。不过说来马斗斛身体还真不错,那么个骚狐狸,他自己占着,居然到现在还没死掉,看来着实养生有术,不得不佩服。”

  安邦彦把头摇的仿佛拨浪鼓,“他算个什么养生有术,无非是帮忙的太多。咱们两,谁没帮过他的忙?有这么多好兄弟帮衬,他十天里有八天养精蓄锐,自是没问题的。哈哈,这回我看啊,钦差或许也要凑一脚呢。他到时候,就成了钦差的靴兄弟,也算是面上有光彩啊。”

  二人碰了一杯,笑的前仰后合。这两人对大明也素有不臣之志,对于改土归流的新政,自也不能接受,想要靠着手下的力量,割据为王,不服从更迭。只是他们比杨应龙狡猾的多,深知弹打出头鸟。自己手上积蓄还不充沛。仓促起兵,必有大患。这回朝廷对播州用武,二人第一时间带兵前来,为的不是什么帮忙,而是要看看大明的兵势到底如何。以往明军对外用武,多依赖土兵狼兵,凡战阵,必调土兵出征,这也让土司们有了一种大明无可战之兵的印象。这回正好看看,大明到底是虚有其表。外强中干。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庞然大物,自己对上它有几成胜算。

  这几日观察下来,他们见官兵确实了得,装备精良。器械充沛。尤其各种火器犀利。铠甲坚固。非是自己这些土司可比。但是朝廷的主将,就不敢恭维了。这位郑国舅,到了成都之后畏缩不前。只敢在城内吃大户,抓人架票。好不容易到了前线,先打了刘大刀,闹的将帅不合,后又阵前娶亲的,大肆索贿。眼下对面就是娄山关的数万大军,他这里通宵摆宴,不是等着被偷袭?这样的人物带兵,自己还有什么可怕?这酒喝在口内,就觉得格外甘甜。他们打定了主意,今天就在这里喝,哪也不去。真要来的劫营的,自己的儿郎,可以守住营盘,保证自己利益不失。官兵损失多少,又关自己什么事?

  郑国宝与各桌寒暄了一番,算是做做场面功夫,对于大家送来重礼贺喜的行为,他先是板起面孔,大发了一通脾气。表示自己办喜事是为了振奋三军士气,不是为了发财,你们这样搞法,是要败坏我名声的,是对我人格的鄙视,最后说了一句“太不像话了,这样的行为下不为例!”接着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抓起酒碗,挨桌敬酒去了。

  等转了一圈,国舅似乎怒火更盛,烈酒也难以扑灭他心头的怒火,就只好转身走向寝帐,去教训那两个新娘子,来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些土司送礼行为的愤慨。

  由于前几日,玉莲花独得宠爱,这大婚的正日子,就只好让了给唐门大小姐。唐月亮就如同个真正的大妇一样,一身大红吉服,头戴盖头,端正的坐在床上。这位唐门一手打造出来的女强人,川中有名的女中豪杰,平日里是个杀伐果断的人物,可今日,心里却难免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破题第一遭,今后的终身幸福,就全看今天了,饶是她已经自己给自己鼓了不少劲,可是当郑国宝掀下盖头,与她说起情话时,她还是觉得身上全没了力气,那一腔雄心壮志也早不知飞到哪去了。

  当男人的手,在这位唐门骄女的身上开始游走时,她忍不住低声叫了一声,“夫君,先别这样。若是一回偷营的乱兵杀到这里,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