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东厂三(2/2)

加入书签

6159;定、英、成三家国公以及大明的一干勋贵,连李太后的娘家,武清伯府,也有人跟随在队伍之中。这些年勋贵势微,京师勋贵集体亮阵,这可是破题第一遭。

  郑国宝怀抱圣旨,步态从容,来到阵前高声宣读。那些东厂的番子,之前好不容易被张鲸鼓舞起来的士气,又瞬间跌落到了谷底。圣旨已经来了,这还能说对方是反贼么?这么多勋贵一起出来佐证,也足以证明,交战的双方,谁才是帝国真正的敌人。东厂的番子未必怕死,但是却绝对怕以反贼的身份而死。张鲸感觉身边的目光里,多了许多怀疑、怯懦、疑问和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再联想到,自己身边不知道谁是锦衣卫的卧底,顿时觉得周身不自在,仿佛下一刻,就会有兵刃暗器从不知名的角度袭来。

  “别听他的,他说的全是假话!郑家兄妹叛乱谋大逆,谋害天家。现在又来对我东厂下手,儿郎们给我顶住,咱家这就去三大营、御马监,前去调兵。”喊了这么几句之后,顾不上看效果如何,张鲸狼狈的逃下高墙,先往东厂内的密室走去,只盼着赶紧和龙骧一起杀出重围,逃到播州去。勇士营那边,他是不抱希望了,朝廷既然已经想好了对付他,勇士营那边怕是瓦解的更快,等那的救兵,根本不靠谱。

  可是连问了几人,却都说没见到播州的那位龙驸马,连带他带来的土兵,也全都不见了踪迹。张鲸暗道不好。那些土兵个个身高体健形貌与中原人大不相同,如果还在东厂内,没有道理发现不了,除非是他们先开溜了?

  就在他想着龙骧能逃到哪去时,却听前面传来阵阵欢呼之声,有人高喊“我等降了,千万别开炮啊。”

  东厂的崩溃速度,比张鲸预料中的还要快上许多。守门的东厂番子,显然不愿意以一个谋逆者的身份,被大炮轰死,结果张鲸一走,就开了门。这些辽东的家丁,立刻就猛扑了进来。但是忠于张鲸的番子,却利用东厂内部的地形,展开了积极的防御,使得部队的推进,也不如郑国宝想象中顺利。

  那些番子手中也有火器,又利用自己熟悉地形,加上身手矫健,确实给这些家丁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看着进展并不顺利,李如梅脸上有些尴尬,陪在郑国宝身边,挠了挠头“我们这些人在辽东打仗习惯了,只要破了门,下面就剩下进去抢人头了。没想到,东厂守门的是熊包,进了门之后,反倒遇到了硬骨头。儿郎们不大会打这种仗,让国舅笑话了。”

  他们弟兄带兵勤王,图的是将来按功领赏,人人混个官当。最后到各地去当一当总兵,像李如松那般,开府建衙,既实惠又风光。辽东李阀,世代将门,但是从没想过谋反,也没考虑过布局运筹的事,所想的左右不过是如何保住官位,如何把自己的官变的更大。若是这回勤王勤的好,宁远伯变成宁远侯,再不然来个丹书铁券,就最好不过。眼见仗的不顺手,生怕国舅因此看不起李家的人,耽误了老爷子的封侯大业,回家是要吃家法的。

  李如梓脱了光膀子,就想带队去冲一冲。被郑国宝一把拽住“发什么疯?你是主将,应该待在指挥的位置上,喊着儿郎们给我冲,而不是跟我冲。你要是中了枪弹,这队伍谁指挥?你们李家兄弟哪样都好,就是打仗太玩命,这个毛病得改。还有,以后你们李家得练练怎么打巷战,否则将来还得吃亏。”他看了看东厂的布局,“打仗我是外行,不太懂。不过我看这房子挨房子的,离的都近,要是放把火,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顶的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