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夺位三(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被推着出了房门,见仪琳满面通红,羞答答的模样,也知道她要谈的是什么内容。。实在想不到,这看上去如此清纯的尼姑,居然肯为了掌门之位,如此拼命。

  孙大用等人也是招子雪亮的,急忙为他们准备了间安静房间,迅速退出去守在外面。进屋之后,仪琳脸色更红,手足无措,半晌才道“国舅……我……我……我给你念一段经文可好?”

  “你大晚上把我叫来,就为了念经?小师傅,我这人,可没这么大的佛性,与佛也没什么缘分。我那还和几个妻妾斗叶子牌呢,你要没事,我可要回去接着斗牌。”

  见他转身要走,又想起师姐的话,仪琳强咬牙,一把抓住郑国宝的袖子“国舅……别走。”

  见郑国宝转过身来,仪琳沉默片刻,认命般的闭上眼睛,就像背诵经文一样,机械般的把师姐教给自己的台词背了出来。“国舅为我恒山派的事,奔波劳碌,我们无以为报。就由贫尼,与国舅了结一段尘世缘分。这也是咱们前世的缘法,今日由菩萨的旨意,前来做个了结。国舅还请多多怜惜。”

  说完这几句话,她眼睛闭的死死的不敢睁开,身体如同打摆子般发抖。郑国宝看她这模样,却觉得十分有趣,扶着她来到床边坐下。人一碰到床铺,仪琳只当大难临头,脑海里拼命幻想着令狐师兄的模样,只盼着待会把这人想成令狐师兄。自己能好过一些。

  郑国宝抬手在她脸上轻抚了一下,与男子的手一接触,仪琳更觉恐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脖子上的绒毛几乎全要炸起来。身子向后缩了缩,又怕国舅发怒,勉强道:“国舅……请你……吹熄了灯火。”

  “仪琳小师父,何必呢?”郑国宝哈哈一笑,将手从她的脸上拿开,溜光水滑的。确实有点可惜了。就当是做善事吧。“左右不过一个恒山掌门之位。值得你这么拼么?这事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回你住的地方,睡一觉。掌门人的事。回头听我安排吧。”

  仪琳听到掌门二字。似乎又有了些力量,蜷缩的身子略微舒展了一下,“我……我不走。国舅。这恒山掌门,必须由我来当。这事关系到人命,不能马虎的。”

  她今天穿的那件僧袍与往日不同,比她的身材足大了近两号,空空荡荡,让人总是觉得,在这件肥大的僧袍之内,怕是什么也没穿。她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的样子,配上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仿佛是落入陷阱里的小兔,惶恐不安加上一丝乞求。这样的眼神,配合她那柔弱的性子,反而催生出让人想把她按在窗上,狠狠摧残一番的冲动。

  见郑国宝看向她的眼神有些炽烈,仪琳也有些慌,又把身子蜷了蜷,可还是说道:“国舅,求求你吧,,就让我当了这个掌门。若我不当这掌门,就对不起师父和师叔她老人家的教诲了。”

  郑国宝目露凶光,朝她凑了凑,“小师傅,你可知道,自古来有得有失,若要做这个掌门,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么?”

  仪琳被这副凶相吓的心胆皆碎,恨不得马上推开这人,逃出这屋子。可是一想到师门教诲,旧日恩德,只好将这些情绪全都拼命压抑住,暗叫了一声:令狐大哥,对不起。复又闭上眼睛道:“只要能做的了这掌门,任是什么样的苦,仪琳都不怕。佛祖舍身饲虎,割肉喂鹰,我为了师门,也没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既然你说的这么坚决,总闭着眼干什么?把眼睁开。我问你,为什么非要做这个掌门不可?你若是能用理由说服我,我就当你付过帐了。否则的话……我也只好按规矩办事了。”

  仪琳纵然拼了舍身之心,可一听有希望可以不用付出,仍是暗出一口气。师尊当日虽然吩咐过,这事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