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夺位一(1/2)

加入书签

  “你们说,你们三个是嵩山派雇来的?”郑国宝看着三人的口供,实在有些不敢相信。 看最新最全左冷禅这人,不管是好是坏,他首先不是个疯子,有什么必要来招惹自己?再说软筋散这药,嵩山派又有什么门路弄到手?可是这三人享受了一夜加半天的锦衣卫全程招待,外加看着几个同伴被活活打死,在这种刺激下,他们即使是所谓的死士,也最多是想办法自尽,而不是编套假话,去诓骗自己。

  “正是。那姓岳的把我们雇来,只说要把人带到地方,交给嵩山派处置就好。其他的一概不用我们插手,便是那些边军,也有他想办法对付。事成之后,一人许我们两个小尼姑,就冲这个,我们才答应跟他来做一票买卖。”

  这三个人已经被锦衣卫弄的不成人形,有气无力,三人口供全都能吻合,即使说他们是故意说的假话,也不可能这般巧合。而军队方面,被捉住的几个领头闹事的小校,当天夜里就自尽而亡,什么信息也问不到。麻家弟兄大觉丢脸,一早就来郑国宝面前请罪,郑国宝倒是对他们十分宽容,又勉励了一番,带上人手前往恒山去见仪真。

  堪堪到了见性峰脚下,却不见有尼姑前来迎接。郑国宝皱眉道:“这恒山的尼姑好大的架子啊,本官到此,也不来人迎接,这气派当真不小。难道区区一个大同指挥使,还大的过我不成?”

  边镇之地。总兵挂征西前将军印,加一品衔,地位远在指挥使之上。小小的大同军镇指挥,与郑国宝这等锦衣指挥,实在差的太远,不能相提并论,因此恒山尼姑的这个靠山,郑国宝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秦娟抢过来道:“姐夫说的是。这些尼姑啊,现在可恶的很,太过目中无人了。咱们上了见性峰。要好好让她们给国舅赔罪不可。”

  “你凭什么也叫姐夫。姐夫是我和良玉姐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曲非烟抢过来,抱着郑国宝的胳膊大声呵斥,朝着秦娟瞪起了眼睛。秦娟道:“可我们在白衣庵时,也喊刘师姐做姐姐的。从这么论的话。国舅也是我们的姐夫啊。这话也不能叫错。曲家妹妹,这姐夫,可不是你和秦姑娘两个能全占下的。”

  秦良玉手持长枪。英姿飒爽,与哱云正在一处观看地势,听了这话,脸上一红。“非烟,你胡闹别扯上我啊。这让别人看见,成什么话了。”

  刘菁看在眼里,一笑道:“非烟,到姐姐身边来,不许跟秦姐姐她们面前耍脾气。秦家妹子,你也过来吧。昨天你要用自己与我交换,这份恩情,我也没忘。将来咱们相处的日子还多,我慢慢要还你人情的。来,咱们先上山吧,也许山上有什么事,来不及安排。”

  “有什么事啊?仪真那人,我们还不知道?根本就不是管事的材料,把恒山交给她啊,简直就是毁了咱祖宗的基业。”于嫂今年四十开外,年轻时,是这大同城内一位出名的人物,不知与多少才子鸿儒有深入的交情。如今年纪大了,做不了那岁月营生,改任恒山派厨房的总采购。粮商菜贩每月的孝敬,就让她买了几十亩好地,盖了几间瓦房。

  这回恒山僧俗之争,她是发起人之一,败北以后,自然受到的打击也最大。不但差事被尼姑顶了,听说那尼姑还嚷嚷着要请查帐目,退赔亏空。这么多人的厨房,差几条火腿,少几只山羊,都是难免的事,这也要退赔,分明是要整人。

  于嫂眼看到手的家私要吐回去,心里自然不痛快,仪真也就成了她心里的头号大敌,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在国舅面前说几句仪真的坏话。

  这支人马浩浩荡荡上了见性峰,见主庵之前的空地上,一大群尼姑聚集在此,三一群五一伙,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于嫂眼尖,看出这些都是本门里的三代门人,仪字辈的二代弟子,全都不在。她忙寻了个小尼姑询问,那小尼姑新来的时候不长,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