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灭口(1/2)

加入书签

  过不几日,山东巡抚宋应昌急急火火的来到登州,拜见郑国宝。本文由  这位宋巡抚,乃是国朝官场中的一个异数。一来生的面目奇特,文人武相,方面紫髯,威风凛凛;二来,就是他自幼酷爱武道,曾苦学荆楚长剑多年,一身武功之高,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也未必是他的敌手。

  他为人也十分豪爽,没有文人的酸腐之气,与郑国宝关系不远不近,往来不多。可是这回,登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已经由不得他不动了。

  魔教总坛设在登州,同时登州最大的作战单位,山东第一的精兵,居然勾结播州,谋图不轨。两件事合一,如果搞严重一点,足够给宋应昌摘印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位少年将军,见了郑国宝之后,先是规矩的磕头,然后道:“小侄李如柏,见过国舅爷。”

  郑国宝倒是十分和气。“如柏兄,不必客气。李老伯爷当年喊我声小兄弟,那是他老戏言,当不得真,咱们之间还是论弟兄的好。这次居然把宋抚台都惊动来了,死罪死罪。”

  宋应昌道:“国舅,我那衙门里,还有一大堆的军务要处置呢,时间可是紧张的很。你这次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今天能不能给我交个底,让我心里有个数?”

  李如柏说话更直截了当“我爹说了,他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早就想回家抱孙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北军的脸都丢光了。只要国舅一句话,我爹立刻就上折子,辞官归隐,带着我们几兄弟,回家过日子去。”

  “宋抚台,如柏兄,你们都言重了。这是哪的话?下官那里有这等念头,你们想的多了,想多了。”

  郑国宝面带笑容,与宋应昌、李如柏打着哈哈。“我若是有借机与北军为难。与老抚台过不去的心,叫我天打雷劈。我要是真有这想法,也就不会把口供,先送到二位那了。只是这事实在是太大。兄弟我压不住。否则的话。我就把它压下了。”

  李如柏也知这回的事,实在是触动了朝廷的底线,即使是以护短闻名的北军。也不能要求把这么大的事,压下来不做处理。李家在辽东已经俨然一副将门气派,将辽东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在朝内,也发展了自己的代言人,为北军说话。不过在这件事上,哪怕是再好的言官,也难以找出替李家说话的理由。只希望国舅不要瓜蔓累葛,从冠军侯牵连到整个李家头上。

  郑国宝之前与李家关系不错,这回主动交底,让李成梁感觉到,这事上还有转圜余地,他的以退为进,也是一种试探,借着请辞为名,探一探国舅的口风。见郑国宝的态度,确实不是要与北军整个系统为难,李如柏长出一口气。又道:“我与冠军侯,也算认识了几年,当年还一起喝过酒。他是我爹的干儿子,论着是我义兄,爹临来时,托我给他带了点辽东的点心,让他尝尝。他犯了这么大的罪,今后想吃这个是吃不上了,不知道国舅能不能成全一下,让他吃点辽东的点心,再上路。”

  “这没什么。如柏只管放心前去,冠军侯当初对朝廷是立过功的,这么点小要求,我还能不满足么?不过如柏兄,等他吃完了点心,我也有点事,要求老伯爷帮忙,请你把话带过去。”

  李如柏一笑“国舅想的事,我们其实也明白。爹让我给您带句话,您说的对,兵分南北,朝廷却只有一个。主兵客兵,南兵北兵,都是为朝廷打仗卖命的丘八军伍,今后凡是我北军的地盘上,南兵就都是我们的兄弟,谁也不敢克扣他们的钱粮,夺他们的犒赏。有谁敢刁难南军弟兄,不劳国舅动手,我爹亲自过去了结了他。”

  自来有得有失,这么大的事,国舅肯放过去,肯定也是要所求。李成梁那是人老成精的主,郑国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