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炮营(1/2)

加入书签

  就在此时,却听一阵盔甲铿锵,哱云穿着盔甲从外面疾跑进来,一把拉住郑国宝道:“相公,你去前面看看吧,听说是又牵连出来大案了。这事里不只牵扯了一个指挥使,连总兵官都牵连进去了。这事闹大了,弄不好,又牵连出一大串,没你坐镇可不成。快跟我走。”说完拉起郑国宝就走,梦儿见哱云拉走了郑国宝,自己狠狠的将秋千一摇,“可恨!这个穿盔甲的女人可恨,任大小姐可恨,还有那个曲非烟,也可恨!早晚要教训她们一顿,让她们知道我的厉害,不许和我抢。”

  等到了前面,哱云道:“大小姐,我把人带来了,您把口供给相公看看,这么大的官,吴惟忠可不敢随便拿。”

  郑国宝看了一眼任盈盈,无奈一笑:“盈盈,这又是你干的好事吧。哱大小姐心眼直,不知不觉就得罪了人,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事,这么急啊。”

  任盈盈嗔道:“怎么?你都陪了她一晚上加一早晨了,还不行?这可是大事,登州副总兵,掌管炮营的冠军侯内附播州。他手上有两营步军不说,最要紧的是有一营炮兵。那可是佛郎机人教出来的好炮手,手上炮多弹药足。若是将来播州造反,他也跟着起来响应炮打登州,那可不大好办。”

  郑国宝知道,登州炮营乃是朝廷精华所在,所用的大多是泰西洋炮。虽说卜力劳炮厂的大炮未必比大明的大炮先进,可是佛郎机教官却着实比大明的炮兵教官本事好。那些洋鬼子被用重金请来传授这炮营人马炮术。用来对抗边关鞑子。这些人学的也用心,配合车营,以及长枪快枪大阵,每战必胜。朝廷在炮营身上,也投了大笔的银子,这地方,魔教和播州,也能伸进去手?

  “这口供可靠么?可不要中了别人的反间计。”

  “这口供自然可靠,是播州人自己招的。杨莲亭想搞什么新式装备的部队,可是从洋人手里买来的枪太少。始终组成不了大军。他们就把脑筋动到了炮营上。负责联络的,即是那个看仓库的。他卖了仓库,播州是回不去了。想要投靠朝廷,又没有过硬的功劳。就把这事卖了。想换个出身。”

  “若果真是如此。那老吴他们可算发财了。炮营啊,这可是个肥缺。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把炮营拿到手里,浙兵以后连说话都要硬气几分,粮饷上也格外优厚,比拿个指挥使都划算。来人,把吴惟忠叫来,告诉他买卖来了,让他做好准备拿人。”

  登州此时的府衙位于蓬莱,国朝在此,除了有知府、通判等正常文官体系外,还设立一个副总兵,掌管登州全府兵马,同时承担防倭备盗之职,接受登莱道指挥。

  登州副总兵冠军侯说来也是个老军伍,家中是世代将门,他自己是武举出身,还是宁远伯的干儿子,如今以二品都督佥事衔担任钦差登州副总兵。在这一亩三分地,他冠协镇是最高军官,手上还掌握着炮营,那也是整个辽东军的宝贝疙瘩。有李成梁的面子关照,哪个敢来撩他?便是登莱兵备道周祖荫,也要对他多仰仗,冠军侯孝敬的又及时,两下关系融洽,彼此并无矛盾。

  昨天晚上乡村骚乱的事,也有人报到地方府衙,又有府衙方面派人来送信,请协镇发兵弹压。冠军侯却把那公文扔到一边,连看都没看。闹事那地方,他比谁都清楚根脚,这地方也是能查的?这几年来,每年上解一笔银子,还有几个姑娘的孝敬,发兵去抄了,上哪去要?至于说骚乱,多半是江湖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