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灭教(1/2)

加入书签

  女兵痞这手鹰爪功夫,郑国宝看了之后下意识的一掩腿,心道:这女人当真够狠,今后还是要多讨她点欢喜。她上次似乎说过要涨月钱的?还是赶紧答应了吧,还有她上次看中的那首饰,也是赶紧办妥为好。

  这位王国舅被捏倒,几个护卫也都被捆住。王森这时也知,这位公子哥绝对不是申时行家的人,问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何苦与我为难?你到底是谁?”

  “好说了。在下二品都指挥使衔实授锦衣卫指挥使郑麒郑国宝,大兴父老抬爱,送了个绰号净街锣的便是,再往下问,当今郑娘娘,就是我的妹子。我与那位晕过去的王亭一样,都是国舅,不过呢,我身上多担着一个访查魔教的差使,王森,你如今已成阶下之囚,还想要收我为徒么?”

  王森也明白,自己落在任我行手中,凶险是凶险,若是价钱合适,也可获得一线生机。若是落到国舅手中,就单为了一个王皇后的关系,他就不会放过自己。他将牙一咬“郑国舅,原来这一切是你做的好事。你搞的我王森家败人亡,难道你自己就会有好下场么?这石佛口,是我惨淡经营数年的根基所在,手上也有几百儿郎,若是大家一拍两散,你这点人手,就一定有便宜么?”

  他这边人马数百,手中刀枪鲜明,还有火器压阵,论人数远胜郑国宝手下的人马。若是交起手来,以多打少。怎么看也是郑国宝要吃亏的局面。王森又道:“国舅,咱们无冤无仇,我在石佛口开山门收弟子,不曾碍着你什么,你与我为难,是什么道理?今日这事,若是你肯退一步,我也就肯退一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可以在我闻香教那一份干股。每年有你的孝敬。若是你非要与我为难。大家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郑国宝面上依旧挂着微笑,半点不见惊怒之色。“王教主,好大气派啊。被任老爷子拿住,还敢这么硬气的。天下也没有几个。罢了罢了。到底是一教之主。倒是有点虎死不倒威的气派,郑某也要对你写个服字。不过王教主,光是硬气是没用的。你这几百教众,难道真能留的住我?你该不会以为,本国舅就带这么点人,就来抓你吧?刚才那穿云炮,你没看见?”

  王森也知,穿云炮响,必是郑国宝召集部众的信号,此时若是号召教丁群起而攻,把郑国宝拿下,倒是有点把握。可是,自己可还在掌握之中,若是教丁一攻,对方先把自己杀了,那即使砍死国舅,又有什么用?

  那些教丁也不敢自作主张发动攻击,一时双方就彼此僵住。王森道:“国舅,你把我放了,王某的家财,你要多少,就拿多少。你若是非跟我为难,我便命令教众杀将上来,到时候咱们大家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看把你能的,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有什么资格与本国舅同归于尽?你手下这些泥腿子,还想跟我较量?你方才若是下的了决断,一声令下,群起而攻,我还敬佩你是个人物。如今么,你已经没机会了,认栽吧。”

  只听阵阵铁靴踏地,铠甲铿锵之声,一队周身铁甲包裹的士兵顺着大街,一路小跑,来到这法坛方向,守卫的教丁哪见过这样全身包铁的精锐?顿时纷纷后退,任被他们撞了进来。而那些铁甲兵为首者身高过人,面目凶恶,却是个夷人。等来到法坛之前,这队兵马立好阵势,那洋人上前施礼道“瑞恩斯坦奉命来到。伟大的爵士,总是第一个赶到战场。”

  奉了王森之命前去封门的王好贤,也在这队伍裹胁之中,他此时扯开脖子喊道:“爹,大事不好了。咱的石佛口,有官兵的内应,城门,已经失守了。”

  郑国宝的家丁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