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栗子花香下(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一愣道:“什么?什么玩意咬人?”

  蓝凤凰道:“挣扎啊。就是我教教主才有的护身蛊王。”郑国宝也听说过,五毒教奉蛇、蝎子、蜘蛛、蜈蚣、蟾蜍为五仙,通过斗蛊的方式,获得蛊王。再以教中秘法豢养,使蛊王不伤主人。但陌生人若是被这蛊王伤了,毒性也十分难解。为了求取解药,往往要倾家荡产,才能买上一颗解毒丸。

  郑国宝道:“蛊王我知道。但是为什么蛊王的名字那么奇怪。”

  蓝凤凰道:“那是我太师祖当年看过一本奇书,里面写着上古大神把人抓去斗蛊,其中的蛊王好象便叫做这个名字。威风八面,神鬼莫敌。从那以后我教代代蛊王,都叫挣扎。”

  郑国宝暗道:侥幸。幸亏那玩意不叫楚宣,否则怕是无药可解。可是现在,自己又该怎么下手啊。看这意思,蓝凤凰还是个雏,让她自己主动脱光了解除防御,貌似还有点难度啊。

  蓝凤凰见他坐在床边那懊恼模样,心里又一软,主动凑过去与郑国宝相!!!口勿,郑国宝初时双手远远放着,不敢再去碰她。可后来渐渐动了火性,忍不住就去脱她的裙子,蓝凤凰方有发觉,郑国宝已经像个木桩子似的倒在床上,双眼紧闭人事不醒。

  蓝凤凰见腰带已经被解开,暗叫好险。喃喃道:“怪不得当初师姐说过,绝不要和男人亲亲。否则就要倒霉,我师姐要不是当初洗澡时被慕容公子抱住亲亲,也就不用现在玩命去卖玉石还债了。我现在都被你亲的,心里有点痒痒的,要不是有这僵尸散,就真的要对不起圣姑她老人家了。”

  天下间万物相生相克,僵尸散也不是什么无解之毒,但是嗅上解药苏醒的郑国宝,感觉四肢还是有点发僵,身体不大灵便。蓝凤凰赧然道:“这个没办法的,中了这个毒,确实有几个时辰,身体不大灵巧,那个你忍一忍就好了。这样也好,省得你总想使坏。”

  郑国宝气呼呼地道:“那不成。你都毒了我两回了,今天晚上,我怎么也得回点本。”他低头看去,正看到蓝凤凰那洁白的玉足,足背莹润剔透,如同玉雕。他问道:“你脚上没染毒吧?”

  蓝凤凰有生之年,还未经历过这般情景。她原本是穿着绣花鞋的,只是上大船前故意甩脱了,诱惑汉家的官儿。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汉人见了女人的脚就像发了疯一般,如今却是作茧自缚。

  虽然未曾真个,但用手口双足去去服侍男人,这种事她以前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真不知道这汉家官儿怎么脑子里有那多的奇怪办法,弄的她身上酥麻,全无气力。

  好不容易伺候着国舅满意,她连忙告辞,逃出了房间。只怕若是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掉了。她用汗巾擦了好几遍,只觉得脚上还是腻乎乎的。收拾好衣服,蹑手蹑脚走出房间,却见走道里几个锦衣卫正在巡逻。放哨的锦衣见她面带娇羞,云鬓散乱,只当已经完事了,也不阻拦,任她回了自己那艘小舟。她见那锦衣卫瞅自己,以为方才的荒唐举动被人看到了,脚下一软差点滑倒。恨恨的跺跺脚,估计着那脏东西全都蹭在了船板上,这才顺着绳梯到了自己的小船。

  蓝凤凰等回到那艘小船上,那几个汉子里,为首一人冷声道:“教主,他有没有对你……”

  蓝凤凰撩起袖子,露出胳膊上那鲜红的守宫砂道:“这回放心了吧。刀英,我真不知道你是我五仙教的勇士,还是播州杨家的狗。”

  那汉子脸上神色连变几变,但还是施礼道:“对不起!教主。但是在下实在是要提醒你一句,你是杨千岁选好的妃子,必须为他守着贞洁。咱们是连彩礼都收了的,可不能反悔。”

  蓝凤凰哼了一声道:“不必提醒,这事我清楚的很。不过今日若没有国舅爷,你那杨千岁能保住咱们几个人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