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1/2)

加入书签

  似是担心价码不够,郑国宝又加了一句“这差使要是办的得利,大师出家人,那自然万事休提,你们这些俗家人,要保举十几个锦衣前程,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慕容世家大公子慕容鹤知道吧?如今身上是四品佥事衔,五翼里有三个做了锦衣官,慕容鹉官小一点,万寿巡检司的巡检,可也是实授。你们若能把这私盐的事给我包下,军职锦衣,不在话下。包括你们的门下子弟,子侄亲朋,每年每个门派,给你们十个锦衣正职名额,这在过去,可是只有六大派才能享受的资格,这种机会可不多。”

  雁荡派的掌门温金彪不等别人发言,抢先道:“若是国舅信的过咱,咱就把这差使接起来,也让国舅知道知道,咱们两浙豪杰的手段。这江南武林除了慕容五翼,也不是没有豪杰。”

  潘吼自恃与国舅是老相识,哪能让这温金彪抢去先机,忙又说道:“国舅爷,我们海沙帮本就是做食盐生意的。于大明朝各路盐道上的兄弟,多有往来。您若是想绝了播州的盐,小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肯出银子,那些人定能为国舅效劳。”

  “潘帮主有这个路子,那就最好不过了。你替我在道上传个话,播州的盐,今后朝廷要严查。而且下的是死手,谁要是想要拿命去换播州的银子,我也拦不住。但是脑子清醒的,知道命比钱重要的,就别再去播州。至于其他地方么。我可以高高手,睁一眼闭一眼,很多事就当没看见。毕竟大家出来跑江湖,都不容易不是。还有,这扬州如今越来越热闹,体面的人越来越多,难免就有些不体面的人,想要在里面浑水摸鱼,坏了扬州的安定。你们这几日,替我把扬州的地面看起来。本官定有赏赐就是。”

  随着洞庭商帮。两浙商帮等商人大量进入,扬州市面空前繁华。这城狐社鼠活动的也就猖獗起来,偷盗拐骗,以及沿街乞讨的日益增多。南直隶丐帮为了争夺扬州的乞讨份额。与凤阳丐帮连续冲突多次。打的头破血流。两下又各自邀集朋友助拳,这起丐帮内斗,渐渐有演变成江南武林盛会的趋势。

  之前那些盐商的护院们。虽然被拿了,但是没受什么拷打。这些江湖人也十分讲义气,得知主家倒了之后,便纷纷提出要照顾主人家的女眷,还有的本就是旧日老相识,这也算是不忘旧情。乃至师兄寻师妹,师弟找师姐,教习找主母的人间喜剧,不知上演了多少。

  这干江湖人维持治安,倒是比军队和衙役的效率高的多,郑国宝干脆又把两浙武林拉了进来,总算是稳定了扬州的局面。这时扬州本地的商人不多,经济主要就是服务型经济结构,以食客篾片、帮闲等等为主业,另有瘦马等地方特产。原本七大纲商一倒,这些扬州本地百姓还只当天要塌了,从此再没有好日子过。可是后来发现,洞庭帮的财主老爷们,与之前的西商、徽商并无什么不同。一样需要帮闲、仆役、篾片等等。

  相反由于大批商人到扬州来抢购盐票,扬州人的日子倒比过去更为好过。这些百姓倒是不住的念叨起,郑国宝的恩德。客栈、清楼、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单是出租房子铺面的,一天就不知能收入多少。这盐票不能传辈,但是可以就地支盐,不用爷爷拿到引,孙子支不到盐。又有一批支到盐的商人大张旗鼓的离开扬州,这消息越闹越大,据说连远处的商人,也憋着到扬州发上一笔。

  这日郑国宝正自安排着分发盐票,这票先给谁,后给谁的大事。有人拿了禀贴来报,有苏州徐进求见。郑国宝见了这禀贴,忙吩咐一声:快请进来。

  这位徐进论功名只是个举人,可是论身份,他却是申时行的表哥,实打实的长辈,郑国宝哪敢怠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