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栗子花香上(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哈哈笑道:“那算多大点事?朝廷里勋贵讨引,都是讨两淮盐,尤其是淮北盐。长芦盐、浙盐,都差着。至于说四川井盐的引票,更是没多少人抢。我知道你们那里需要盐巴,帮你的忙,也不是不行。不过么……,这盐引不能白给,来来,咱们只要成了一家人,盐引要多少有多少。”

  蓝凤凰只觉得身子发软,这男人像个魔鬼一样,不断抛售出自己无法拒绝的条件,让她恨不得就此陷进去。可是一想到与任盈盈的交情,以及她那恨嫁的心情,还是无法忍心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再说,今晚上要是真在这过夜,怕是要有几千颗脑袋落地。

  郑国宝那边,眼看使出了这个大杀器,打的蓝凤凰玉体轻摇,心道:有戏。这个时代,如果要求一个男人对女人从一而终,那简直就是个笑话。那位只有一个皇后的明孝宗,被文官上本戳脸各种骂,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郑国宝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相反,倒是专一在三街六巷行走,教坊司中常来常往的放荡角色。

  因此,要他像某些穿越者那样,玩什么从一而终,到了解放前也要坚决奉行单配偶制,除非往他大脑里灌进几斤水去,否则万不能成。蓝凤凰不但模样够俏,身材更是火辣,即使不用药,已经让郑国宝色心大动,不打算放过了。尤其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良家妇女,穿的衣服大多看不出身材,所谓闺阁千金怀胎不被发觉,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毕竟那衣服在那,腰粗了几圈,也是看不出来的。像蓝凤凰这种一身短打,又露了不少不该露的地方,自然更引人兴趣。

  只见蓝凤凰一咬银牙道:“国宝,你听我说。你说这事,实在是有点仓促……。我们苗人的风评很不好,如果我今晚上就答应你,恐怕你会更看不起我。再说了,这里面还牵扯到一些其他人,你给我点时间。也许到时候,你会能得到的更多一些。

  郑国宝没想到,连盐引都使出来了,居然还没让这个阿芙蓉贩子自愿躺平,这倒是有点失算。江湖女侠他见的多了,除了张芙蓉等极端个案外,大多是装模做样的表示自己不是那种人,只要条件开的足,就会变成奴家今天是你的人。与那些清楼坊司的女子比,她们无非少上了一份花捐,害大明朝流失了不少脂粉钱,除此便无什么区别。

  还有一些则是比较开放,看着顺眼就可以来一发,郑国宝未发迹时,也是潘驴小三项技能专精的人物。野店破庙,与路遇的侠女来一发的事也没少经历。而苗女在自己的所知中,更是容易上手的典范。苗疆生活困苦,物质条件落后,因此对于汉家文化很是仰慕,因此勾搭起来也格外容易。

  会几句歪诗,认识点字,哪怕是运气好,赶上孤身苗女沐浴时去偷窥,都可能获得一段风流姻缘。五仙教主又算个什么?不也是苗女么?按说自己堂堂国舅,拿她还费劲么?因此之前蓝凤凰的种种举措,他也只当是故意搪拿桥要高价而已。可是连盐引都给了,对方还不肯脱衣服,那就证明,是真有苦衷。

  如今看来要对方主动躺下是不大可能了,若是用强的话,蓝凤凰好歹有满身武功,自己肯定是制不住她。只能喊几个锦衣卫进来捆好了再弄,但是这也未免太杀风景了。再说船上还有华山派一堆人了,即使他们不正义感泛滥,出来与自己动手,至少评价也会大为降低,这未免划不来。

  那就只好出绝招了!郑国宝长叹一声:“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