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订亲(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微笑道:“江湖十大门派?这个没意思啊。你们又不是没办过,不怎么赚钱的。我倒是有个点子。你看张芙蓉那女人,糊弄了多少侠少、侠女?难道少林寺就不能做一个大明好侠客?到时候侠少、侠女,全来参选。咱们先海选,再总选,最后决冠亚军,这不也来钱么?到时候我来做个评委,再告诉他们,国子监要拍一场年度江湖大戏,大明好侠客的男女前三名,就是那戏的主角。保你人踏破了门槛,收钱收到手软。我在给你少林一个内部名额,保证戏里出十个和尚角色。”

  方正听了频频点头,自己的两个孙女想出名都想疯了,也偷偷加入了张芙蓉的红粉扈从大军,买了不少签名、饰物之类。这机会倒是天上掉的馅饼,这两丫头要是知道,倒贴也要上台啊。

  宁中则听说方正大师到了,带了岳灵珊来到书房。她的江湖辈分与方正相比要低上一层,见面之后,要执晚辈弟子之礼,岳灵珊更不用说。方正大师面色平和,双手虚扶,让二人坐下说话。

  等到说明令狐冲之事,方正皱眉道:“按说咱们都是名门正派,守望相助共抗魔教,令狐少侠身染小恙,本寺出面也是理所当然。可是,这事实在难办的很啊。河南兵变以来,我少林弟子为国杀贼,前仆后继,伤亡极大。如今药王院内,早已经人满为患,药王院人力、财力、药材全都严重不足。便是本寺的僧人。都有好多要在外面接受治疗,如果这个时候安排令狐贤侄住院,实在是,有些困难啊。”

  宁中则听了这推脱之词,心头一凉。“难道冲儿这一回,真的没救了?”她向方正哀求道:“大师,冲儿命在旦夕,还请大师慈悲为怀。”

  “阿弥陀佛。宁女侠,老衲也是江湖中人,如何不明白这师徒情义?可是你也要体谅体谅贫僧的难处啊。如今想要住院的和尚。报告都排到了四个月以后。这时候安排令狐贤侄住进去,我也要考虑一下影响。便是大香客住院的待遇,现在都取消了。老衲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如果有办法。我还能不顾咱们正道的情分么?”

  岳灵珊抬眼看向郑国宝。目光迷离。如泣如诉。她自从重见郑国宝后,见他身边多了几个美艳娇娃,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自己原本以为年轻漂亮。定能在国舅府中占据一席主要的地位。可是如今看来,王氏双娇姐妹联手,张芙蓉名声在外,便是那魔教任圣姑,年龄大了些,可是举手投足间的那气质,除了母亲以外,再无第二人可比。自己在她面前,简直就成了小孩子,哪还有底气,和对方叫板?

  因此她这目光里的哀怨,倒不是假的。不过不是担心令狐冲伤势,而是感怀自身,伤春悲秋。

  郑国宝咳嗽一声“大师。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事在人为。你好歹看在我的面上,也想想办法么。你既是少林方丈,一定有办法可以从中通融,就算郑某欠你个人情就是。”

  方正面色一缓,手捻长髯沉吟道:“若是国舅这般说,那贫僧就考虑考虑。不过宁女侠,贫僧也要在合寺僧众面前有个交代,在我想来,若是令狐公子与我少林能牵扯上一些关系。那么令狐公子进入药王院,大家就没有什么异议,宁女侠以为如何?”

  宁中则点头道:“只要能救的冲儿性命,一切全听大师吩咐。不知大师是想让冲儿拜在哪一位大师门下,宁某绝无话说。”

  方正摇头道:“宁女侠,你误会了。若是令狐公子拜在我少林门下,俗家弟子定国安邦四字,他只能算在安字辈。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