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仙女临凡一(1/2)

加入书签

  向问天也笑道:“这事国舅早晚会明白,向某本是任家旧部,却在东方不败手下任职,这一个忠字,可是万万不敢提起。不过向某倒是要恭喜国舅,张芙蓉的名字,其实我也久有耳闻,虽然出身普通,但是名声响亮,远胜许多名门侠女。今日这朵芙蓉花,被您摘了下来,当真好福气啊。黑木崖的事,我不能说。不过向某也并非无用之人,比如各地神教长老的姓名,我还是记得一些的。”

  张芙蓉出身普通人家,按照她的家世出身,应该是安心种田,然后等到某一天,嫁给村里一个年貌相当的棒小伙子,或是运气差些,被某个财主看中,买去做丫鬟,然后被老爷按在窗上。

  可是张芙蓉的运气,似乎更烂一些,她在九岁的时候,遇到了她的师父,翠烟门的掌门人。那掌门不知怎的,就觉得她能继承衣钵,就用三两银子,把她买了下来,带到门内学艺。

  翠烟门是江湖上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只收女性弟子,全派加起来,也只十二个人。而这样的门派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全派上下,十二个成员,都是一位江湖上大豪的外室。那位大豪身份显赫,家财雄厚,能买的起好马车送人。倒不是单纯沉迷翠烟门的姿色,只是喜欢这师徒联窗,姐妹同飞的味道。

  之所以翠烟门掌门,肯把张芙蓉收入门中,则是看中了她那副不爱笑的倔强模样,又特意教她如何高贵冷艳,对男人不屑一顾。要的就是等到将来,让那大豪尝试一下征服女神的味道。

  张芙蓉从要好的师姐那里打听到这个消息后,想法只有一个“绝不像师父和师姐一样活着。”连夜逃出翠烟门,眼看就要被抓回门中,受门规处罚时,那个命中的真命天子出现了。

  白衣如雪。骏马如风,一条丈二长枪,仿如赵云复生。这相貌、打扮乃至那身卓绝的武艺,潇洒的风度,完全符合女子梦中青人的标准。一人一枪,就把翠烟门的好手打的大败亏输。

  江湖中使各种兵器的好手均有,不过大枪这种军阵长兵。却是罕见的军刃。一则沿途巡检盘查,身带长兵,往往是取祸之道;二来就是乘船摆渡的时候,还得多掏个行李钱。要是官家的船只,长枪还得去办托运,手续更是麻烦。

  得不倒的。就是最好的。正因为使枪的人少,鲜衣怒马亮银枪,面如银盆剑眉星目等等,就是无数江湖女侠梦中勾勒出的完美伴侣形象,这位公子占个完全。等到击退翠烟门追兵,通名之下才知,这位公子来历非同小可。竟是西南三省武林盟主杨应龙的兄弟杨登龙,西南武林喝号玉面神枪无人敌,云贵川三省,都是大有名望的人物。

  播州杨家传承八百载,历经二十九代,雄霸西南,家财丰厚。对于朝廷,也是听调不听宣。俨然一方化外诸侯。杨应龙更是身为西南三省武林盟主,在江湖上说话占分量。杨登龙亲自出面,找翠烟门门主出来讲数,又是动功夫,又是讲交情,终于压的翠烟门低头,保证不找张家麻烦。至于张芙蓉这些年在翠烟门的吃喝及学费。也是采取印子钱的方式,慢慢分期付款偿还。

  张芙蓉情窦初开,一颗芳心自然都放在杨登龙身上。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杨登龙对于她的一片温柔。给予的回应却是:我要做大事,做一个名留青史的大英雄,大豪杰。儿女私情,暂时无暇顾及,霍姚骠曾云,匈奴不灭何以家为?我如今大事未成,不想过早考虑儿女之事。芙蓉姑娘,你听说过皿煮么?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杨登龙化身光明使者,大讲皿煮自幼,票选宣慰的好处。张芙蓉虽然听的云里雾里,根本就没听明白具体内容,但也记住了关键:皿煮是好的,不管什么问题,只要一皿煮都能解决;大明是不皿煮的,所以老百姓过的就远不如泰西;播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