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善后(1/2)

加入书签

  刘菁送走了母亲,心中也自盘算,自己今年快二十了,于大明而言,算的上剩女级别。毕竟魔教前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今年不过二十四五,便因为嫁不出去,被人称做剩姑。国宝如今又是当朝国舅,正妻家里必然根脚硬扎,自己将来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难道真要和非烟妹子结成联盟?

  正在她盘算的时候,只听一阵脚步声音,曲非烟如同一阵风一般跑了进来,扑到刘菁怀里道:“姐姐救命,姐夫要打死我。”

  后面郑国宝则是喊着:“有本事站着别跑,看我不把你的脸捏成大饼才怪!”见两人闹成一团,刘菁噗嗤一笑,寻思着:若他是个寻常百姓该有多好,我们便过这样的日子,也就少了许多烦恼。

  刘菁从心里对于母亲的提议并不认同,她对郑国宝的情分,与他的身份没什么关系。在她心里,对方仍旧是那个为了让家人过好一点就敢去贩私盐,一肚子自己从未接触过的杂学,敢趁着爹喝多了,就来敲窗户,跳进房里来睡她的玩命秀才。

  可是婚姻这种事,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族间的利益结合。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被郑国宝捷足先登,她怕也早就被嫁出去,当了家族联姻的工具。

  因此饶是她心里再多的不满,也只能趁着郑国宝高兴时,把母亲的要求说了。结果只见郑国宝的脸,瞬间便难看下来,虽然马上又恢复正常,但那瞬间的变化,也让刘菁心里一阵难受。

  “国宝,要是这事为难,那就还是算了吧。我回头跟娘说一声,你也别生气,娘就那样,其实心眼挺好的。”

  郑国宝苦笑道:“菁姐,我也只是个国舅,不是神仙。慢说我妹子只是皇贵妃,还不是皇后,便是那王喜姐儿,她倒是皇后了,她的家人也不敢说能随便就安排个举人出来啊。朝廷有朝廷的制度,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衡山县的白斯文好对付,可是衡州的杨太守,那可是清流人物,我去求他?那你两个兄弟就等着被他连秀才功名都革了吧!再说,朝廷有提学,要定期下来考核士子,你那两个兄弟读书又不怎么成,我又不能看他们一辈子,到时候等到被革了功名,还不如压根就不当。”

  刘菁被他一通训,低头道:“我就知道早晚是这么个结果。只可惜娘还是看不透。说来说去,还是你的国舅身份,让娘花了眼,要是你还是那个普通的老百姓,她有就没了那么多念头,也就少了这许多麻烦。”

  郑国宝道:“我若是那普通老百姓,你娘肯让你和我成亲才怪呢?别说做妾,便是做妻,也没可能。不过老泰水说的也有道理,便是买妾也要给钱,我也不能就这么把你娶走。”

  到了次日,郑国宝请来周夫人,行过礼后,说道:“老泰水。小婿离家日久,想着也该带菁姐回转大兴。不过在那之前,有些事也要料理妥当。二位兄弟,我保他们一人一个锦衣总旗身份,好歹在地方上也足够用。再者便是有人要想找麻烦,这总旗身份,也有用处。”

  周夫人听自己两个儿子只得了个总旗身份,比起举人老爷,那可差了不止一筹,心中便有几分不满。可不等她说什么,郑国宝又道:“我这些日子也把咱家的产业巡了一圈,我看乡下有五百亩好地,城里还有两个绸缎庄,一个酒楼生意都不错,另外就是那群玉院,也称的上日进斗金之地。若是把这些地方,都给菁姐做了嫁妆,菁姐有面子不说,我妹子也定然欢喜,得夸奖菁姐明白事,懂礼数。泰水意下如何?”

  周夫人闻听,顿时勃然。这不但好处大为缩水,怎么又开始盘算起我们刘家的产业来了?虽然这嫁妆名义上是属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