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趟将末日一(1/2)

加入书签

  任盈盈一双美目似是饱含了万千幽怨,“此间事了?说的真轻巧。河南八营变兵,虽然主力损失大半,但残部也有几千人,你却只派降将带旧部前往,如何能胜?”

  “放心吧,我的大小姐,这仗,我估计着是快打到头了。”

  大胜寨,乃是位于河南信阳府光山上的一座不起眼的寨子,此地比邻湖广,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三不管地区,因此也是趟将们安营下寨的好地方。镇嵩军经略大胜寨,却也有不少年头了。做趟将的,难免有失手的时候,有个安稳的巢穴,比什么都重要。

  这寨子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又积蓄了许多钱粮、军械,乃是一处得天独厚的避难所。边军进入河南之后,八营乱军连战连北,王天纵、刘镇华见势不好,带着自己的嫡系部队,就往光山方向撤。谢种宝、刘甲斌也只好带着队伍跟着下来。一路上,官军追的紧,连辎重全都扔了,才侥幸逃到大胜寨。

  以往的战斗里,趟将虽然不及官军,但是仗打的并不费力。河南本地的兵,也是苦的狠了,趟将们开大户,吃富豪,腰包鼓的流油,与那些剿匪军就打起了默契仗。官兵一冲锋,乱军就扔钱,官军得了钱就不追了。有时乱军反扑,官军知道这是他们缺粮、少箭,就把辎重物资给乱军留下。因此,当初剿匪的局面是匪来兵不见,兵来匪无踪。这样的仗打的谁都没有压力。

  可是边军一进河南,这种打法就行不通了。那些边军眼里,人头就是钱,人就是会走的银票。哪管你那许多。拿了刀便砍。趟将们善于打劫,却不善于打战。毕竟出来当强盗是求财,不是玩命,善于打战的早就饿死了。一对上朝廷精锐边军,崩溃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尤其不少兵有了钱,就只想着开小差回家买地讨老婆,战斗意志薄弱,更是无法组织有利的抵抗。当初乱兵声势最大时,号称八万虎贲,席卷中州。如今到了大胜寨检点人马。几路联军合计,不到四千之数,对外也只好号称有兵一万,仍堪一战。

  本来王天纵还觉得败的太惨,这么点人马,谈招安又能谈出个什么条件?可是等到了大胜寨。打开库房之后,他却犯愁道:“咋还剩这么多人,这可怎么开饭啊!”

  按着帐面上的数字,大胜寨内应该还有存谷三千三百石左右,足够大军吃上两个月。可是打开库房之后,即使不过秤,王天纵也算的出来。这里的粮食绝不会超过八百石。

  两千五百石的大缺口啊,这拿什么补?他气的抓来管仓的头目,就要三刀六洞。可那头目却一把鼻涕两行泪的喊冤“这是少当家的条子,我怎么敢不放行啊。”

  原来河南兵变一起,粮食的价格就节节攀升,王天纵的大儿子,看准这个商机。做主把大胜寨的粮食拿出来卖,赚的钱,都带在了自己老婆身上,让她去了老营。王家三个儿子。明争暗斗不是一天。大少爷有这种心思,王天纵也能理解,可是这是要人命啊。

  等到打开军械库,连刘镇华都要吐血了。这就是自己历年积累的军械?钝刀断矛,弓都软的没力气。箭矢、铠甲的数字,根本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也是大胜寨太平的久了,从上到下,全都懈怠起来。各路架杆七拐八绕的找路子,让王天纵、刘镇华等几位大当家的公子、爱妾、小舅子们写条子,把库存的军械倒卖出去。少林、嵩山,都是他们的大金主。

  为了勉强对上数目,战场上的破烂,战斗后损坏的废旧器械,就都当做新品,进了库房抵数。时间一长,连管仓都没了打理的心思,房子漏了,懒得修补,下了大雨也不去关注。结果有数的部分弓弩全叫水泡了,也成了废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