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并派筹谋(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哈哈一笑,与方正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二人倒是融洽了许多。郑国宝似是漫不经心,随口道:“说来,我在京师时,听我妹子说起,宫中的古玩珍藏虽多,但有几件东西她无缘得见。大师是金石大家,我正好请教一二。广陵散、溪山行旅图、呕血谱、率意帖。这四件古董,不知大师听说过没有。”

  方正当年给上任少林掌门担任过主薄,博闻强记,那是看家的本事。一听国舅提起四样古董的名字,他略一思忖,“恭喜钦差,贺喜钦差。您说的这四样古董,其实都在金山寺内。这回您也就都拿去吧。”

  “天下还有这样巧合之事?”郑国宝一脸惊喜模样,“我这就是随口一说,怎么……怎么那么巧?这弄的仿佛是我惦记着贵寺的古玩,有心索取一样。这样不好,不好。大师干脆开个价,我把它买下就是。”

  “钦差说笑了。鄙寺这四样,其实也都是赝品,仿冒之作而已。若是收您的银子,不等于是街头的拐子行骗?好歹本寺,也是名门大派,能做这种事么?绝对不能要钱。”

  双方一番推辞,郑国宝勉为其难的答应收下四样古董。喝了口酒,一指二个俏沙弥,“大师,今天借着酒兴,我倒想为两位姑娘做个冰人,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方正笑道:“我这两个孙女相貌丑陋,又在家野惯了,我只怕她们嫁不出去。若是钦差肯为她们保媒,贫僧哪有不从的道理?但不知,您说的是哪一家?”他只当郑国宝无非是为自己的亲兵家仆保媒,然后再在中间把人漂没掉。这种事。他年轻时也不是没做过,因此这问,只是走个过场。

  哪知郑国宝说道:“大师可知,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乃是武林中难得的少年英才。后起之秀。武功、相貌,都是上上之选。他日执掌华山门庭,定能将门派发扬光大。若是把两位佳丽许他为妻,我觉得这是郎才女貌,天做之合。日后五岳联盟之中,也有了一位大师的亲人。两下里更添情分,于联手抗魔的大计,大有裨益啊。”

  方正听了,初时不动声色,过了片刻,面露笑容。“按钦差说来。那令狐冲倒是个难得的英雄侠少了。这门亲事,倒是对的起我的两个孙女,只是听说华山派最近遭遇了一场劫难,岳掌门下落不明。这门亲事,贫僧又该找谁去说?”

  “岳掌门赴海外仙山,去寻找海外剑仙,习学剑术。他日剑法一成,必能在武林之中大放异彩。如今华山派,乃是由无双剑宁女侠执掌。她完全能替令狐冲做主,大师只管放心。”

  方正心道:看来江湖上那些传言,也不全是空穴来风。若是宁中则真如巾帼门、百花宫一样,靠上了国舅这棵大树,华山派日后倒是必然要崛起于武林,乃至吞并五岳,都不奇怪。

  能在五岳联盟里打下一颗钉子,扶植一个傀儡。间接把五岳联盟搞的乌烟瘴气,这种机会方正从来不会放过。更何况,这里还能和国舅套交情?他点头道:“好说好说。既然令狐公子是当世奇才,武林中后起之秀,贫僧自然没有不从之理。等到过些时日。贫僧就去找宁女侠谈一谈,小辈们的婚事。此事若成,也是武林中一段佳话,也是钦差您的功德啊。”

  两下说的入港,酒也就越喝越畅快。此时忽听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有嵩山派太保钟振前来求见。等到钟振进来后,面色似是十分惶急“钦差大老爷,大事不好。方才我等擒拿冒充东厂的魔教妖人时,从对方身上,似乎搜出了什么要紧的密函。那上面的内容十分紧要,片刻耽误不得。左师兄请您过去,商量商量这事该如何处置。”

  郑国宝听了,也不怠慢。出门喊了杜松和他的卫队,直奔嵩山派的营帐。等到进了大帐,却见左冷禅满面春风,不像是有什么紧急军情的模样。“国舅,左某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