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武林盟主(1/2)

加入书签

  左冷禅之所以答应和方正共进退,也是看在任盈盈份上。即使任留在少林寺,那么在她听大师们讲佛法之余,也是可以进行审讯的,说不定这样的效果比单纯动刑更好。关键就是这个人,不能给锦衣卫,这个功劳不能由锦衣卫来立。没想到国舅竟然突然翻脸,硬是动用武力解决问题,这还讲不讲做官人的体统了?

  左冷禅生怕下面就是朝自己开刀,暗运内功,准备见事不好,抬腿就跑。国舅却不理他,只问任盈盈:“任大小姐,你可曾认识这位崔理刑?”

  任盈盈何等聪明?当下顺着话头道:“小女子虽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什么叫义气二子,崔供奉放心,我是绝不会把你出卖给官府的。”

  崔少白一口老血几乎要吐出来,这贼咬一口入骨三分的把戏,原本东厂也是练的极为纯熟。历来东厂中人买房子置地,为子孙后辈添置产业,也多靠这手法。没想到今天被人用到了自己头上,怒喝道:“你们这是血口喷人!你们这是无中生有!你们以为凭这种栽赃陷害,能动的了我崔某么?”

  杜松冷哼一声,“崔少白进入大帐之内,欲行刺国舅,并派遣心腹党羽妄图劫走人犯。这事杜某看见了,官司便是打到御前,我也是人证。”

  左冷禅没想到杜松居然把阵营摆的这么明显,之前他欺压少林,属于官府打压江湖的常态,尤其客兵历来骄纵不法,也没什么奇怪。可是东厂的人出现之后,按说杜松的表现。应该起码是两不相帮,严守中立才对啊。他难道不清楚,国舅固然能致他于死地,东厂要解决他一个小小守备,也是不废吹灰之力么?

  他哪知道郑国宝在西北的名声是如何响亮。一个大坑,埋了陕西过半士绅,大片的土地改姓换主,多少军汉得了实惠。而且花马池盐的盐引,又几乎被郑国宝的盐行独占,日后边军的粮饷固然要依赖晋商。可是郑记盐行的协调也少不了。

  与之相对,东厂再如何恐怖,在边镇上的影响都要打不止一个折扣。杜松本来就得了二百亩好地,八十张盐引,又想到自己一个武将,朝内没有根脚根本就混不出头。不抱国舅的腿抱谁的?这回剿匪之后,自己的胞兄能不能混个总兵,自己能不能做个参将,就全靠国舅那支笔,因此自然是国舅让干啥就干啥,让砍谁就砍谁。

  方正大师修炼佛法多年,不嗔不喜的禅定功夫非同小可。但是眼睁睁看着这指鹿为马的勾当,被害的还是自己一方的靠山,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口念佛号,“钦差,崔掌刑进的帐内,对您未曾有丝毫冒犯。如此相欺,贫僧实在难以坐视。”

  左冷禅也道:“不错。缇帅,郑娘娘在宫中呼风唤雨一手遮天,可天下也有几个硬骨头,是不怕权势二字的。左某不才。大不了便是粉身碎骨,也不能坐视你如此凌虐东厂堂官。”

  “崔少白行刺钦差,罪不容赦。尔等莫非也想附逆么?”杜松这厮在边关撕杀,练就了一个叫驴嗓门,即使方正用上狮吼功。也未必喊的过他。他这一嗓子喊出去,那几十名亲兵家丁,起声附和“杀!杀!杀!”

  这干人都是尸山血海里出来,打老了仗的军伍,齐声喊杀,声势惊人。尤其这些人来河南就是要发财的,开始时打宁字营,很是砍了些首级,正在高兴呢,就被国舅派到这里,来看少林光头。虽然国舅答应将来给一笔犒劳,但是钱不在手里,心里总不安生。因此这些人恨不得少林寺最好就此揭杆,他们就地开杀,几千颗脑袋,那得是多大一注横财。

  左冷禅见此情形,断喝道:“缇帅,你今日莫非有意将少林、武当一网打尽不成?”

  “左掌门,误会,误会了。”郑国宝面色平和,哈哈大笑,仿佛跪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