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投诚二(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道:“好一个大胆的蔡公冲,你可知,你的人头,如今已经价值纹银三千两。你还敢自己来送死?”

  蔡公冲道:“额知道,额知道。额的小老婆就认识字,这事还是她跟额说滴。”那位前举人之女,玉手骈指“你这歹人,害我父亲、辱我清白,这回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朝廷来了钦差会剿,发来边军十万,以三千两购你的首级。你就等着死吧,你的贼兵已经多日不曾开饷,当兵的一天才管两顿稀饭,有这三千两银子,便是你的亲兵,也要摸了你的脑袋去换钱。我就睁眼看着,看你啥时候被人砍了。”

  蔡公冲当然不能描述这闺房之乐,只说自己的婆娘认识字,知道朝廷如今给他的赏格。“额不是琢磨着,这肥水不落外人田,赏金与其让别人得了去,还不如归额自己的腰包。干脆就自己上山,来找钦差讨赏。您那个檄文,额也知道,不是说了么,许尔军民绑来降,爵赏酬功上上。您可不能说了不算啊,额也不求上上,能给条活路就中。额情愿拜您为义父,孝敬恁老人家,干爹在上,受孩儿一拜。”

  郑国宝急忙喝住,“休得胡言。你比我还大呢,我能收你当干儿子么?我来问你,你杀害了朝廷钦差御史,又席卷州县,攻城掠地,凭什么认为,本官会许你招安?你这次来又带了多少人马,可是要与本官刀兵相见?”

  “小人不敢!这次带来的,都是额的兄弟伙,可不敢带着兵来见钦差。那御史可不是额杀的,这不活活冤杀个人了么。那顾御史到河南就忙着查空额、查军械、查亏空。到后来,更是办了刘老大,逼反了甲字四营。甲字营围攻南阳府,额当时是在,可额也是没办法啊。谁让额的干爹,是甲字营的大当家呢?再说。南阳府有唐王老王爷在,额不能看着乱兵去骚扰天家亲眷啊。进城谈判,是额去的,这不假,额也是为了保全南阳啊。顾御史坐镇南阳,不给当兵的发饷,也不发犒赏。只盯着不许杀良冒功,在首级上做文章,甚至自己去数数。有几个当兵的手滑,砍了秀才,也被他给剁咧。唐王自己拿钱出来犒赏三军,还被他说是有不臣之心。说老王爷要造反。额就算不进城,那些当兵的也要哗变了。”

  “少说废话!那顾御史到底是谁杀的?”

  “真不是额啊,额什么都没干。当兵的抓人时,顾御史身上就吃了好多拳脚,被打的只剩半条命。刘老大,就是额干爹,一见顾御史。眼珠子都红了,哪轮的到别个上手,他就动手去剐人了。这事,与额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完事之后,我们要了笔赎城费,就带兵离开,不曾干犯地方,也没骚扰王府。这都是额的功劳啊。”

  他又想起一事,急忙表功,“那胡大将军回马枪,名声恶滴很。也是额把他轰走的,他那伏龙军,如今都在额的手里。只要钦差饶我一命,那些伏龙军。就全都听您指挥,保证好使,那是胡云翼一手教练出来的亲兵,本事大着呢。”

  郑国宝对这蔡公冲也不由生出几份佩服之心。居然连胡云翼的亲兵队,都被他掌握了,这人倒也有些道道。他又问道:“你想招安,总得有点本钱吧。单凭一支伏龙军,好象还不太够。在我十万朝廷边军面前,小小伏龙军又算的什么?”

  蔡公冲磕头如捣蒜,“钦差说的是。您不愧是朝廷来的人,见识就是比额们这些人强的多。小的敢来,自然是有功劳。那些反贼的家眷,如今都在额手里。只要擒了他们的家眷,就不怕他们不投降,河南的乱贼,蹦达不了几天了。”

  那些河南的乱兵,南北转战,纵横河南八府,要是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