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绿林大会(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对这条件,倒是很感兴趣。可是那些人说什么中州各路老大选盟主的事,也不由他不上心。毕竟自从河南兵变以来,整个中州地区风起云涌,局面复杂。固然朝廷方面在初期作战不利之后,已经逐渐稳定局面,着手反击,变兵屡遭挫折,内部又分崩离析,火并不休,其被扑灭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地方上的豪强,却趁这个时机做大,纷纷借着乱世捞取好处,扩充实力,大有有枪就是草头王的架势。

  河南的正派武林中,少林、嵩山都忙着招降纳叛,扩充人马。便是连金刀门这种小角色,不也在趁着机会兴风作浪,成立营兵么?绿林草寇方面,就更为复杂。他们往往打出几面旗子,一会是奉天靖难军,一会是保境安民军,一会又是大明的义军民团。风骨可比墙头劲草,难以掌握。

  按说六千大军进中州作战后,这些人只要是有脑子的,就不会再想着搞什么事情出来,否则就是等着被收割人头。可是朝廷剿灭乱贼,也正在关键时刻,万一这时候这帮绿林中人真的吃错了药,起兵闹事,那么破坏的就是剿匪的整体局面。再有,还得防着他们北窜南逃,糜烂邻省。兵变这种事,必须要控制在一个小范围之内,哪怕糜烂的再厉害,也好修补。若是真扩散数省,按收拾起来便不知要多花多少钱,多费多少劲。

  因此饶是梦儿开的条件再如何诱人,他也只能先把这帮人带回去提审。至于梦儿那,回头再多预备些酒肉一哄。也就哄好了。

  梦儿肯定没了希望,气鼓鼓的回了船舱,将王家姐妹拖进去,不多时里面传来裂帛之声,不知道在搞什么勾当。那些汉子被压到船上,不等动刑,都高喊冤枉。其中一个天河帮的子弟叫道:“国舅,冤枉啊。小的们与您是一头的。我们是请您去做我们的盟主,然后好救圣姑的。我们可听说了,圣姑与您那是多好的交情,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郑国宝没想到这事里还牵扯到了圣姑,不由又想起了那混身是毒,偏又充满诱惑的苗疆美人,急忙问道:“怎么?圣姑遇到麻烦了?那五仙教蓝教主。又如何了?”

  那名帮众道:“不是麻烦,是生死危险。如今圣姑被困在金山寺,随时都有可能被那群秃驴抓住。您可要知道,那些秃驴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们最擅长的是什么?是送子,是放中术!要是圣姑落到他们手里。那简直……不堪设想啊。”

  郑国宝一听这里又牵扯到了少林,就觉得更不好办了。魔教怎么吃多了撑的,偏在这时候和少林开片?要知道,少林在这次河南兵变事件中,获利颇丰。光是招收的溃军,怕就不下一两千人。

  那些乱兵犯了杀头灭门的大罪。若是逃回乡里,早晚还是怕被抓出来。因此当和尚对他们而言,也是不错的选择。这帮人熬过大营,训练有素,战斗力非是普通江湖草莽能比,任盈盈的那点人马,能顶的住?

  那名弟子说道:“这事也不怪圣姑,少林寺实在是太肥了。我们谁不想过去咬一口?可是少林不好惹,大家都知道,因此这些年,也没人真敢动他的脑筋。这回是少林有人主动上门接触我们,说是要里应外合开金山寺,没想到事情最后变成这一步。”

  少林寺不单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正派之中执牛耳的千年老字号,老牌封建主义名门。同时也是河南地面上,第一等的大地主,大豪强。按照河南的民谣“少林土地大无边,北过黄河南越山”,自知其财势之庞大。少林方面曾经发布《安护少林寺告示牌》,声明“不许军民人等践踏及夺占田土”,“不许肆行贷乱及侵占尺寸之土”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