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大生意(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这才一缓颊,“还是王老英雄会说话,既是如此,我也就收下了。平先生,你名头在外,本官也曾听说过。只是不知,你怎么这么闲在,到了王老英雄的家中。难道是老英雄的哪位好朋友身子不适,请平郎中前来调治?”

  平一指被国舅收拾了几回,也不敢再像开始时那般拿姿态,装高人。赔笑道:“那倒不是,王家子弟,人人习武,身子骨壮实的很。只是乱兵一起,荼毒四方,两军交战,又伤亡难免。如今河南地面上,缺医少药,百姓苦不堪言,往往病患只能等死而已。在下不才,也是这一方水土养大的,因此到洛阳,是想来找找门路。”

  郑国宝一听,也来了精神,“怎么?平先生是想采办一批药材,用来赠医施药,周济万民?若是这种善举,本官倒也想要尽一尽绵薄之力,从官府那边,看看能不能为你提供些药材,价格上好商量。”

  平一指一笑,“国舅,您误会了。是小的手上,有一批药材。在河南兵变之前,小的机缘巧合,备办了一批生药,一直就没用上。如今么想要报效朝廷,却无门路,还请国舅给指引指引。”

  自来战争一起,药材与粮食、兵器一样,都是紧俏物资。此次河南兵变,地方上的药材,尤其是伤药,都是有价无市,异常难得。纵然有人手里有药,也是囤积惜售,不肯拿出来卖。朝廷方面为了解决河南药材危机。倒也下了旨意,从太仓拨了一笔款子。并准许河南征收提编,用以购买药材、粮食,招募兵勇,以应付剿匪作战。

  平一指与王元霸二人,就把眼睛盯在了这块肥肉上。朝廷采购与民间买卖的一大重要区别就是,药材价格与市场价格无关,只与采购负责人有关。药材什么价,全看采购人一支笔。其他都可以无视。这两人一个是名医,一个是豪强,两大强人联手,这笔买卖必然是一本万利。可是朝廷既然委了郑国宝为剿匪钦差,总办河南戡乱。那么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油水,他不先吃头一口。谁敢动筷子?

  王元霸这等义民首领,乡绅里的良心,宗族先进性的代表。自然不能放着药材生意这块肥肉过门。更何况,这宗生意里,还牵扯到一些无法言明的人物和势力,日后若是能牵上线。更是等于抱上了一座金山,享用不尽。他昨天送金胆,今天摆家宴。固然是有结交钦差,防着别人告状的因素,这药材生意。却是最重要的主菜。

  郑国宝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只是平先生既为名医。如今洛阳城内病患伤者,都不在少数,平先生何不出手诊治,反倒做起生意来了?”

  一进入专业领域,平一指似乎便有了底气。“我出手?那可万万不能。我的贡献,应该是在研究上,是在写著作上,不是看病上。我一天能看多少病人?而我一篇著作,就能救活多少病人?两者的数字相差仿佛,这便是一人敌与万人敌的差距。国舅没看在下新著吧,要长寿吃绿豆,要健康绿豆汤。这文章一出,我大明百姓凡是看了的,听了的,都能受惠。比我看病,不是强多了?再说,在开封在下开馆行医,挂一个号,也要六百文,开方子另说,药也只能在我这抓。在洛阳,我若是也按这个价格办,那些灾民又付不出钱,到时候卖儿鬻女以筹药资,我于心何忍?我也是个善良人,所以才不能去动手治病啊。”

  王元霸接口道:“国舅放心,洛阳城里及周围的名医,老夫都已经把他们发动起来,为我大明官兵治疗伤病,国舅只管放心就是。如今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药材。若是手上没药,任是华佗再世,也是束手无策啊。”

  郑国宝再一询问,才知平一指手上这批药材当真不得了,光是长白野山参,就得有几十斤。其他各种药材,也多是关外的奇珍,开的价也不含糊。王元霸更是建议,郑国宝发一封公文,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