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笑红尘(1/2)

加入书签

  郑国宝吩咐几个锦衣把人抬回去,又叫来孙大用,“这酒看来有点劲。赶紧吩咐去买,多预备几个陪酒的,酒也多买点。菜上,不用讲究什么手艺,就是多预备肉。我进镇时,听着狗叫的欢,让他们多预备几条肥狗。烧酒配狗肉,我就不信了,问不出这小娘皮的实话。”

  果然,等到晚上将烧酒、狗肉一摆上桌,梦儿的眼睛里就射出光来,人几乎都要趴在桌上,将几大盘狗肉一拢“这些都是我的,谁也不许抢!”她又抬头去看郑国宝,可怜兮兮地说道:“你答应过我顿顿有肉吃的,你们做官的,天天都能吃好的,这顿就让了我吧。”

  她虽然年纪是个迷,不过看她的模样,比郑国宝还要大上几岁,可是天真烂漫的性子,总让人拿她当个小姑娘。因此这种举动,只是让人觉得她可爱,倒没什么反感。

  郑国宝为她倒了杯酒,“放心,咱们的狗肉有的是,没人跟你抢。只是干吃肉没什么意思,尝尝这烧酒。我还特意找了几个人陪着咱们喝,人少不热闹啊。”

  他挑出来这六个人,都是此行队伍里,有名的海量,国朝中酒精考验的战士,在酒桌上都立下过赫赫功勋。又是以多欺少,想来这梦儿姑娘虽然有些酒量,但也敌不住这许多好手。现在唯一担心的,只是她不喝。这人又是一根筋,要是铁了心的不喝酒,别人真就难以劝的动。

  梦儿端起酒杯闻了一闻。脸上现出欣喜之色,“好酒。好酒。一闻就知道是有劲的,这样的酒喝着才过瘾。不过杯子太小了,我要大碗。”

  郑国宝没想到梦儿如此配合,吩咐一声将众人的酒具换成海碗,梦儿提起十斤重的酒坛,就给自己的碗里注满了酒,又为郑国宝的碗里注满。将酒坛朝桌上一放,“你们几个不是好人。我不要给你们倒酒。还有,一会谁也不许和我抢肉吃。”

  这几个汉子口里应是,郑国宝举碗想要说点什么劝酒,不想梦儿手快,已经一扬头喝下半碗,又抓了块狗肉来吃。“不要罗嗦了,快吃快喝。”她一边朝嘴里塞肉。一边对郑国宝说着。又四下踅摸,将一个酒坛放到自己手边,似也是怕有人来夺。

  众人不想事态的发展居然是这样,这姑娘看来,倒是不难对付啊。纷纷举碗来敬,梦儿也豪爽。来者不拒,酒到碗干。郑国宝酒量一般,见了那一大海碗酒,自己先有些眼晕。结果梦儿见他只喝了两口,就停住不喝。一把将碗夺了过来“不喝就不要拿着,吃点肉。你是好人。可以从我这拿点肉走,我就当没看见。”把那半碗残酒也送下肚去。

  郑国宝本以为,按她这种喝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得醉成一瘫泥。哪知,她越喝眼睛越亮,仿佛精神反倒更加充足了,喝酒吃肉左右开弓全不耽误。喝到中途,那些负责陪酒的汉子已经倒了一多半,梦儿则混若无事,自顾吃喝,还不住的劝郑国宝吃肉。

  等到再喝了一阵,那六名陪酒员都已经人事不知,只剩下梦儿自己吃喝个不停。边吃边道:“这下好了,几个讨厌的家伙全都倒了,没人跟我抢酒抢肉。郑国宝,你多吃一点,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了的。”

  等到郑国宝准备的几十斤村中烧酒被喝了多半,狗肉也被消灭了七成,梦儿这才用袖子在油嘴上一抹,“过瘾过瘾。自从离开山里,就今天吃的最过瘾了。总算是没人在旁边教训我,说什么不许吃饱,不许没风度,不许喝这么多酒。烦也烦死,当初在山里,打不到东西就饿肚子,打的到野兽就随便吃,那才痛快。”

  她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郑国宝,将身子向前一凑,“你这个人很奇怪。我觉得你也不是好人,可是却又对你动不了杀心,真怪。你说,你到底想让我杀谁,我帮你杀了,咱们快点两清了好不好?”

  郑国宝此时已经相信,史书上记载的什么米五斗、肉十斤倒不是扯淡。眼前这个姑娘,看身段这么纤细,食量和酒量都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