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似是故人来二(1/2)

加入书签

  宁中则见那白发跛妪,挟持着岳灵珊,也不知是何路数,飞身下马,手扶剑柄。待听她说是什么女儿云云,又叫出当年自己的闺名,便问道:“前辈,你是何人?既知我名,想必是个故人。纵有什么过节,咱们两家也可慢慢相谈,再不济手上分胜负也可。挟持我不懂事的女儿,又算什么英雄?”

  那跛妪听她口称自己前辈,又说岳灵珊是她女儿。怒气更大“宁凝霜,你这个贱人给我住口!灵珊明明是我的女儿,却不知被你灌了什么迷汤,居然不认亲娘。你当年厚颜无耻,勾搭我的丈夫。如今又姘上了一个什么国舅,当真不要脸!我来问你,岳不群那狗贼何在?今日我要你们两个,一起在我的杖下做鬼。”

  宁中则倒不在意她的中伤,只是仔细端详她,忽然问道:“前辈。你……你莫非是?”

  那跛妪怒道:“什么前辈!我分明是你师姐,当年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彩凤仙子韩中秀,岳不群那贼子的原配夫人。你是不是以为我死了?我若是死了,这老天爷又派谁来收你们这对无耻的狗男女?来来来,你先吃我一杖。”

  岳灵珊见了宁中则与郑国宝,就有了主心骨。大喊道:“国舅!娘!你们快救我啊。这老妖妇实在厉害,我打不过她。”

  韩钟秀闻言更是怒火中烧,手上加力,攥的岳灵珊几乎痛呼出来。“灵珊,你说谁是老妖妇?我是你的亲娘。你如今怎么反倒认贼做母?你看清楚,就是这个贱人。当年联合你爹,对我下了杀手。把你娘害成这个样子,你该和娘一道,把他们杀了才对。”

  宁中则当初与岳不群同练玉女剑,结果练来练去,控制不住,铸成大错。当时岳不群的妻子韩中秀,生完岳灵珊后身体一直不大好。可是再不好。她也是正妻。宁中则又不可能去做妾,这事始终是个麻烦。但是这麻烦没持续多久,韩中秀就一命呜呼。

  她死的恰倒好处,宁中则正好做了填房,也就没了那许多的问题。可是没想到,今日韩中秀这个死人,居然复活了。更没想到的是。当年明艳照人的韩仙子,怎么变成了今天这副可怕模样?按年纪说,韩中秀与岳不群相仿,也不过五十出头,可看她这模样,说七十也有人信啊。

  郑国宝在马上嘬着牙花子“啧啧。瞧这副尊容,岳老兄居然肯跟她生个女儿出来。我总算知道,岳大侠这镇定养气的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了。别的不说,就这忍字功。旁人就比不了。”

  韩中秀虽然对郑国宝怒目而视,但也知道。眼下还是先收拾宁中则要紧。将拐杖重重一顿“我今天也让这些后生晚辈听着,你们奉如神明的师娘,到底是什么样的贱货!她当年初入我华山气宗,仗着有个做巡按的老子,便要人拿她当公主宠着。其实,骨子里就是个见男人就迈不动步的"sao huo"。”

  令狐冲面色苍白,比前些天,似乎更憔悴了。此时忍不住道:“韩……韩前辈,你虽然是本派前辈中人,但也请嘴下留德,若是再这么口出不逊,令狐冲……”

  韩中秀冷笑道:“你能如何?苦头难道还没吃够么?闭上你的嘴,否则要你的命!她若不是个"sao huo",又怎么会勾引我的男人,与她做那无耻勾当?又撺掇着,岳不群那狠心贼杀妻。那狗贼,为她美色所迷,竟然真丧心病狂,对我下了杀手。当时我正在病中,他将我带到仙掌峰上,只说是旧地重游,让我散心。哪知却突然发掌,将我推下悬崖。”

  宁中则心里已经猜到十有是这种情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