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危难真情(1/2)

加入书签

  他咳嗽一声道:“国舅,事到如今,就不必装糊涂了。如今河套股,已经降到了两折,不出意外,明天就该降到一折了。等再过几天,这东西就是彻底的废纸。你的复套军,这回彻底完了。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即使哱拜再这么英雄,也无力回天。老夫劝你,还是赶紧离开陕西,回转京师,安心做你的勋贵吧。你身边这个丫头,老夫很是喜欢,想要把她认做螟蛉义女,收养在身边。将来也让她继承一份王家家产,要是国舅肯点头,我愿以纹银千两,外加美妾两名与你交换,你看如何?”

  在一个小妾可以换马,可以送人,可以随便卖钱的客观大时代背景下,王焕章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毕竟曲非烟不是国舅的直系亲属,更不是正妻,说卖也就卖了。郑国宝闻听冷笑一声“王老爷子,我拿五百两白金,去买令孙女,您可愿割爱?”

  王焕章听这话不是路,怒道:“国舅,我好心与你谈生意,你却如此相欺,当真不可理喻。既然如此,老夫倒要看看,皇贵妃娘娘,能为你担待多少。”

  曲非烟大方的在姐夫脸上亲了一口道:“还是姐夫最好,这个是奖励。”

  郑国宝用袖子擦了擦脸,朝众人微一拱手道:“列公,这几日复套军偶遇小挫,这事大家想必已经知道,心里没底,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我要在此说一句,我大明对套虏。必胜无疑!大胜之中有小败,本就是寻常之事。我今天来。就是告诉大家一声,不必在意。河套股,稳如泰山,决不会有什么闪失。我劝各位手里有现钱的,能收多少,就收多少。免得将来后悔,再想买可不容易了。”

  范无咎打了个哈哈“国舅。在坐的都不是三岁孩子,你这种话说来。又有什么用处?如今复套军被团团围困,内无粮,外无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打破了车营驼城,全军覆没。我大明虽然比套虏强,可是已经多年不出兵剿虏。如今二十几万边军里,出征塞外的才有几万人。连粮草都不充足,还谈什么必胜?你让大家用身家性命,买你的废纸,也未免太过分了。依我之见,这事。要想不闹大,只有一个办法。朝廷出面,承认河套股可以用来交税。只要它能当钱使,范某倒是愿意出资认购一部分,也算是给国舅你的面子。”

  郑国宝摇头道:“那不可能。朝廷赋税。收粮食,收银子。这是规矩,不能动。河套股的用处,不在于它的票面,而在于河套的价值。范团头认定复套必败,我却认为,复套必胜。郜军门五营秦军,粮丰饷足,又多有快枪火器。如今秦军已经出兵,旦夕间就能赶到前线救援。区区套虏,何堪一击?这秦军可是子弟兵,如何能杀善战,我想不必我多说了吧。尤其又是生力军,到时候那套虏还禁打么?”

  这话却如一石击起千层浪,那些做空河套股的人,纷纷变了脸色,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柳掌柜咳嗽一声“国舅爷,你这消息不知是真是假。郜军门是否出兵,一时间还查不到消息。可是眼下,说不定哱协镇的人马已经完蛋了,这一句鹿死谁手,咱们还很难说。与其这样斗下去,不如大家各退一步。今日茶楼之中,都是头面人物,彼此之间,不妨把话说痛快了。只要国舅你能答应以河套股抵税,我们就帮你把河套股推上去。”

  岳不群听了这话,心头大惊:柳掌柜怎么能这样?要是河套股推上去了,自己到时候,拿什么还他的股份?可是只听郑国宝道:“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河套股抵税,没门!这一战,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