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魔教来袭上(1/2)

加入书签

  “放开我师父!”此时拿匕首顶着刘夫人后心的嵩山弟子,却是忍不住,见自己平日奉如神明的恩师,跪在地上,被人用火铳指头。看那意思,随时可能被人把头轰成个烂西瓜,控制不住心情,高声呵斥。

  “放开我师父,我就放了这妇人,若不然,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刘菁见这嵩山弟子面目狰狞,心中担心他伤了母亲,忙道:“不得伤人!”又对郑国宝道:“国宝,放了丁太保,别让嵩山派的人,伤了我娘啊。”

  郑国宝一声冷笑,“姐姐,我若是放人,岂不是任他们拿捏?那还谈个什么救人?姓丁的,让你的人把刘家人全放了。若不然的话,刘家人死一个,我就让你嵩山死十个,我就不信,张鲸会为了你们这帮杂碎就敢惹我妹子不高兴!大用,放炮!”

  孙大用应了一声,几个纵跃到了院中,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边军中的穿云炮,拉响引信,只听一声锐响,一道红sè浓烟直冲天际。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嵩山派的人虽然不是斧头帮,但也知道这玩意发射出去,待会国舅的援兵就到,按他这股狠劲,怕是当真说的出,做的到,真要以一命换十命的方法处置。

  观礼客人中,华山掌门岳不群此时突然喝道:“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这话本是不错。可是刘家妇孺何辜?若是动辄灭人满门,还谈何名门正派?丁师兄,还请你仔细斟酌,不可一错再错,堕了咱五岳剑派的名声。”

  陆摆见若是自己再坚持下去,带出来的人真被国舅按十命偿一命的规矩给宰了,那回山怎么和左掌门交代?再说泰山、恒山要是也搀和进来,跟红顶白,嵩山派不是被孤立了?

  于是他当机立断,急忙道:“快快放下兵器,释放刘正风家人,其他事,回头再说。”他与丁勉关系不错,脑子反映也快,这事失败了,损失的是嵩山派的名声,可要是惹了国舅,掉的是自己的脑袋。就算抚恤金再多,也是别人享受,多当几年太保,光是拿商户献金,就什么都有了。至于说接受质询,到时候只说是郑国舅出来横插一杠子,这事的失败,源于“嵩山派江湖信息搜集六处”的情报不全,自己三人只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剩下的事,就彼此扯皮去吧。至于华山岳不群,山水有相逢,将来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丁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心拼了性命将这国舅毙于掌下,可是一想到家中还有比自己闺女还小的小妾,还有满堂儿女,便有再大雄心壮志,也消弭于无形。听到陆摆一喊,也算是给了自己台阶,将来追究起来,可以说命令不是自己下达大,便附和道:“交人吧。”

  那名嵩山弟子见师父发话,只得收了匕首,其他嵩山弟子纷纷收了匕首,退到一边。刘菁叫了声“娘”。一头扑进母亲怀里,二人其实分别时间不长,但却是在鬼门关前晃了一遭,抱头痛哭。刘正风只是恨恨道:“几位师兄,这份大恩大德,刘某记下,早晚必要报答。”

  丁勉也不理他,只是看着郑国宝顶在他额头上的短枪,郑国宝的枪口还未挪开,却见外面跑进来几个黄衣嵩山子弟,“大事不好了。外面来了许多庄稼人,凶悍的很,咱们的人刚一过去搭话,便被打死了几个。”

  陆摆道:“国舅,人我们已经放了,您还请将人马约束起来,彼此留些情面为好。”

  郑国宝却收了火枪,后退一步道:“陆老师,这农夫可不是我叫来的,我估摸着,八成咱是赶上民变了。”

  “人心散了,队伍不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