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风清扬九(1/2)

加入书签

  独孤大成的风清扬,也就成了后世所谓的考试型选手。各种论剑大会上,因为他熟知对方门派,可以事先去看对方的武功,然后制订方案,临敌时又因为强调友谊第一,成绩第二。大家全是口头比武,不动真杀实砍,自然是风清扬逢战必胜。久而久之,闯出好大名头,又加上当时少林、武当两派想要恶心五岳联盟,制造内部问题,便果断给了风清扬一个剑圣头衔。

  这位剑圣能说不能打,做理论研究是好手,出去对打就要完蛋。他自己知道实底,因此一直以来就做出一副书呆子模样,为的就是避免去参加实战,免得漏底。等到气宗火并剑宗之后,他见连师侄都敢去砍师叔,自己这剑圣万一被人知道踪迹,也来暗杀,不是死路一条?

  因此多年以来,他始终东躲,不让华山人看见他。又加上华山上峰头多,道观多,他混到哪去偷点吃的,也不至于饿死。同时随着年龄增大,年老力衰,脑力不足,连运算都比往日慢了许多,一身本事十不存一。

  可就在几年前,他却因为病倒在山下,被偶发善心的兰姑照顾了一晚上。二人一番交谈,风清扬那颗老心,不免又活泛起来。兰姑为人现实,又有年龄差异,想要走纯爱路线肯定是没可能。他也只好自陈身份,并表示只要兰姑照顾自己晚年,自己情愿死后把所有财产都留给兰姑。

  兰姑当了多年半掩门子,也想找个归宿。这老头既然有钱,她也就不顾年龄差异,安心相从。只是催促老头子快上华山,把产业收回来,在那之前,她情愿做皮肉生意,照顾风清扬生活。

  风清扬自在思过崖遇到令狐冲,二人又都有嗜酒的爱好,彼此也算投缘。他便将自己的独孤九剑教给令狐冲,令狐作为报答,也把开发思过崖的事说了。风清扬原本只想趁这个机会,去应聘个讲解员什么的,贴补家计。总好过让自己老伴和便宜闺女,去做那无本的人肉生意。可兰姑听了思过崖的事大喜,这不是上天掉下来的财源么?

  思过崖什么地方?那是我老头子当年生活战斗过的地方,这地方的物权得算我的啊。风清扬为了兰姑,也只好当起了钉子户,兰姑则四处联系恩客,让他们入股发财。没想到剑圣的光环能震住江湖人,没震住郑国舅,反倒被戳破了气泡。这回不但光环不保,那发财大计,自然也就泡汤了。

  岳不群对于本门损失了一个剑圣,倒没夫人那么大的反应。按他想来,这其实是一件好事,风清扬的倒掉,正说明了剑宗是歧途,气宗是正道。什么叫事实胜于雄辩?这就是最好的证据,狠狠地打了剑宗的脸。

  他冷声道:“我道冲儿为什么被成不优一掌打伤,原来是学了外道剑法,若是他肯安下心去学紫霞神功,成不忧非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如何能一掌伤了他?风师叔,那六个怪人是什么路数,还请师叔给个话,我们也好去把这不肖徒弟找回来。”

  既然风清扬不是剑圣,岳不群对他就没了那么恭敬。是前辈不假,不过是剑宗的前辈,自己何必对他恭敬?风清扬的高人范儿被彻底拆穿,再想装,也装不下去,只好放下身段,笑道:“那个大侄子啊,你看看,这独孤九剑这么好的功夫我都教了,你是不是也考虑着,把那补偿费,给我提高一点?要不我把独孤九剑剑谱告诉你?”

  岳不群哼了一声,未曾开言,宁中则说道:“师叔。补偿款的事好办,便是没有思过崖这事,您也是我们的长辈,我们孝敬您也是应该的。可是冲儿他,我真怕出了什么意外啊。”

  风清扬笑道:“没事,没事。侄媳妇放心,冲儿什么事都没有。那六个人,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