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 孔几近绝境救友 刘虎金设计拿人(1/2)

加入书签

  群虎守山聚恶狼,呼吸成霜风有光;小心避开狼和虎,救得故人脱灾殃。***

  孔几近悄悄地靠近了那片帐幕群,里面没有什么声响,只有偶尔的马的轻微躁动。他小心地四下打量,这是有十几座帐幕组成的一个小群落,掩映在一片树林的边缘,如果不是走近了看,站在两边的高处是很难现的。当然,他和那些武士在远处的吵闹,也很可能没有被里面的人听到,或者里面的人认定,他们可以解决得了外面的事。他并不放心,他知道现在里面的朋友只有他能够救得了,而且对方显然并没有把他当回事,也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这是他唯一的优势。

  见没有人再出来,他伸手探了探风向,走向了上风头,他的心又安定了些,成功的把握又增加了一丝。顺着风流,慢慢的靠近了第一个帐幕,在外面侧耳倾听,里面没有半点动静,只有山风吹动毡片的“呼啦”声响。他用夺来的刀挑开了一个口,借着升起来的阳光看去,里面空荡荡的,他略有点失望,还有点安心的感觉。再仔细打量帐幕的布局,有点明白了,这个恐怕是武士的帐幕,用来守护的、警戒的。放心的穿过第一个帐幕,从后面钻了出来,到了第二个跟前,他更加的小心,凑近了帐幕,倾听里面的响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他并不急于看,而是定定地等了半晌,里面终于传来了一个声响,有人咳嗽了一声。接着是有人在叹息。一个人说道:“看来。孔几近那小子运气还不赖。没有被人逮住。不然早该和大伙汇合了!”声音低沉嘶哑,竟然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孔几近一愣,仅仅半天不见,他们生了什么事?

  又一个声音喝道:“贼小子,看来你挨得有点轻!还有心思操心别人。”“唰”的鞭子声响,然后是皮鞭着肉的闷响。一个人沉声笑道:“爷爷还能挨几下。你不必客气,只管招呼老爷!”这下子他听出来了,是长页屛的声音。看来他和北斗七子被人一网打尽了。他小心地割开了帐幕的一角,仔细看去,帐幕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八个人,两个武士拿着鞭子不停地抽打着,地上的几人却是淡然处之。孔几近觑得一人举起了手中的鞭子,刚要落下,他的手动了,一点寒光飞过,那人浑身乱颤,接着萎顿在地。另一人见了。刚要喊问,又是一点无声无息的寒光飞来。他也是寒颤了一阵,就瘫倒地上。在几人惊诧不已的当儿,孔几近从窟窿里钻了进来。眼前的场景令他大吃一惊,也怵目惊心不已:地上的几人,除了驼子还能认出来之外,其他人竟然都是血肉模糊了,没有个人形!有两人的胳膊露出了森森白骨,有两人的腿已经变了形;两人的胸腹中箭,箭杆随着呼吸在起伏;还有一人,鼻子已经没有了,耳朵也只剩下一点点。

  孔几近坐到地上,忍不住浑身的颤抖,眼泪鼻涕激射出来。驼子苦笑道:“他们可能觉得老驼子还有点用,就没怎么折磨。却把这几个兄弟折磨惨了!”孔几近才知道为什么驼子还是个人形,战战兢兢地上前割开了驼子的绳索,又想割开别人的,却是抖抖索索的双手不听使唤了。驼子倒是镇定,说道:“这里你不用管了。在前面的帐幕里是东夷人,你如果救得了他们,还能是个帮手。不然,自己走吧。”下之意,这里的八人即使他救下了,也是都成了废人了,帮不了他的忙了。他正要走,驼子叫道:“等等!”上前拿过他的刀,不由分说砍中了两个匈奴武士的脖子,两颗脑袋骨碌碌滚到一边了。“你过于仁慈了!只是把他们弄晕了,不能留他们了!”驼子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用的是迷药箭,而不是要人命的毒箭。孔几近苦笑了一下,他还不能接受出手伤人。驼子接着上前从死去的武士身上,取出了两只弩箭,连刀一起递给了孔几近。孔几近只是接了弩箭,没有接刀,“你,拿着吧!说不定有用!”

  他抑制住心头的不安与痛苦,慢慢的接近了另一个帐幕,一个人正好从帐幕里出来,见到了鬼鬼祟祟的孔几近,一惊,叫道:“什么人?”说着手中的鞭子就打了过来,孔几近一个冷不防,心头大震,手一抬,一道寒星飞出,这一下正中那人的咽喉。那人噗的倒地,他上前看了,一点鲜血从那人的脖子里渗出,他还没有来得及取出弩箭,里面又有两人窜出,口中叫道:“什么事?啊!”孔几近没有犹豫,抬手激射,两点寒星飞出,两个人没有任何反应就倒了下去。

  他再没有任何的胆怯和犹豫,走进了帐幕里,里面还有几人,正在喝酒,一人叫道:“怎么了?吵吵嚷嚷的!快来喝酒。”孔几近一笑,手中的一个小包丢了出去,“呼啦”一下,小包着了,一股浓烟充满了整个帐幕,帐幕里面的人纷纷栽倒地上。看着躺倒的人,他犹豫了,手中的刀动了动,又颓然放下。仔细打量了里面,再没有别的人了,才走出了帐幕。

  第四个里面没有人,第五个里面嘈杂一片,孔几近听了,有人在里面赌博,还是用射箭赌输赢的!有人大喊:“中了鹄心!中了鹄心!”还有人叫道:“三箭全部中了鹄的!小王子果然是神箭!我看再遇上汉李广,他一定跑不了啦!”看来这里是中军帐了。他悄悄地绕开了,来到了一座安静的帐幕前。这时候,一阵大哗从刚刚经过的几个帐幕那里传来

  有人高叫:“有奸细进来了!还伤了人!遇见了格杀勿论!”看来有人现了他闯进来了。他一阵茫然,不知该怎么做。一个声音在左近传来,“赶快进帐幕!”他听不出是谁在指点他。不过可以肯定不是敌人。不然一箭射来。他就了事了。急忙钻进了帐幕,里面有人问道:“外面闹哄哄的,怎么回事?”四五个人已经把他围在了中间,他急扫一眼,都是匈奴武士的装扮,双手举起一拍,一股白粉飞出掌心,几人陡然吸入。一阵呛咳,散开了,捂着脖子,弯着腰,“咳咳咳”的咳开了。孔几近看看帐幕里,又有人说道:“还不赶快救人!”在一个角落里,有一堆东西蠕动,有人抬起了头,他才看出是一堆人,被捆绑住扔在一起。他奔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割开了一条绳索。有人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口中说道:“怎么回事?你们这里没有什么事吧?”那几人已经咳得直不起腰了,不停地晃手,孔几近却趁机又割开了几条绳索,又有人走了进来,进来的人接触到里面的气息,也是不停地咳起来。有人见不是头,转身要出去,寒光闪动有人挥刀把想要离开的人斩做两段!孔几近这才看出有人是帮着他的,而且就在身边。他把几片树叶给了救下的人,众人乍一得脱身,纷纷跃起,七嘴八舌的有人说道:“谢了!”有人叫道:“憋死我了!”有人喊:“快找家伙!”

  大伙手中都有了家伙,再看时,地上已经躺倒了一片,却都是身两段了,杀人的却已经没了影踪。“谁杀的人?”有人问道。孔几近看了,里面没有一个认识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众人也是想到了这个:“你是谁?谁让你救的我们?”

  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到处搜!不要让贼人跑了!”众人呼啦散开了,守住了帐幕的各个角落。孔几近见众人训练有素,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却知道对自己大为有利的。外面有一个声音说道:“我刚刚见有人往后面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人?”孔几近听了正是暗中指点自己的人。“这里面没事吗?”

  “没事吧。没看到有人进出。”有人奔向远处的声响。

  “那好。各个帐幕的人守护好自己的帐幕。不要随意走动,让对手得了便宜。对了,那什么北斗七子那边怎样了?也没听到动静。”

  “好像有人把他们劫走了。不过那几个人都废了,不会威胁到我们了。那几个人妄称什么北斗七子,这些年在草原上招摇撞骗,已经非复当年之勇了。王子只是略施小计就拿下了,而且先废了他们的武功。”

  “唔,这几个人也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一击。还是有两下子的,亏了我的箭,射中了几个先,别的人才不敢轻举妄动,大伙才一拥而上,擒住了他们。要不是那个什么驼子当初救过我父王的命,早就把他们全部干掉了!”

  “那个叫什么长页屏的,确实是个硬手,听说呼延季盟都没有占到他的便宜。这下子王子生擒了他,把呼延季盟也比了下去。”

  “可不是这样说。呼延季盟还是草原上的第一高手的,我吗,还差点。”声音中透着得意,虽然已经极为谦虚了。孔几近看身边一个人面色红润,头上没戴帽子,显然是个经常在风吹日晒中生活的,低声问道:“这个王子是哪位?”

  那人被他救了,心中感激不尽,见他向自己问话,觉得是无比的骄傲,不自觉挺起了胸膛,脸上露出了谦卑的笑容,压低了嗓子说道:“回大侠的话:小人叫做红脸牛子。这个说话的是匈奴大单于的王子,是大单于第六个儿子,叫做刘虎斤。自称匈奴第三高手的。”孔几近一笑,低声道:“都是自己兄弟,你不用这么谨慎的。啊,是了,这个什么高手,可以自称的吗?”

  红脸牛子也是一笑,“人家愿意自称什么,就自称什么吧。”

  “怎么匈奴的王子叫做刘虎斤,他姓刘么?”

  “听说他是汉公主所生,所以就随了母姓。”

  “怎么,当今大单于也娶了汉公主吗?”

  红脸牛子挠挠头,含糊的说道:“应该是吧。不然他怎么姓刘的。他们匈奴不管多么高贵的人,都是随便姓什么的。”孔几近一笑,知道他不过是道听途说。并不清楚匈奴人的姓氏。不过这个刘虎斤倒的确可能是汉人之后。身上流淌的也有汉人的血液,不过这并不能保证他就会对汉人和善,不会对汉人杀戮。这些匈奴人愿意跟着母亲的姓氏,倒是别致,汉地的名门大族,一般都是跟着父辈或者祖辈的姓,什么上官、司徒的,北门、东郭的。都是因了父祖而姓的,要说有人跟着母亲姓,也不是没有,不过是老早的时候了。像周朝的国姓姬,还有姜、娰等,都是跟了母姓的。孔几近正在胡思乱想,外面的人声静了下来,他心中隐忧渐生,守在这帐幕里面,虽然暂时是安全的。不过很快就会被人瓮中之鳖的;再者,北斗七子和长页屏只有一个驼子还算是个完整的人。其他人伤的那么厉害,自保都是问题;而他们要救的挹娄女王挹风元等人还在匈奴人的手里。只是等在这里,是解决不了一点问题的。想到这里,他大着胆子走到了门口,被他救了的九人见他准备出去大惊,一人低声叫道:“等等!外面正混

  乱得很。大侠虽然不惧,也不急于和人硬抗。”他哪里知道孔几近不是不惧,而是恐惧极了,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愿意躲在大伙的后面,只是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必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