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帐幕血影暗荒山高台血战展英风(1/2)

加入书签

  古来天家多寂寥,草原单于诛天骄;血洒荒草沃原野,天骄野汉无分晓。

  却说匈奴大单于,也是一个孝子,在老单于死后,对母亲事事尽心,四时尽孝。他虽然贵为匈奴大单于,草原天子,但也不能让母亲回到家乡,见到家乡的亲人,只能用一些汉地的东西来略微抚慰她的心灵,他要求阏氏身边的人不许随便谈起汉人的事情,是害怕母亲伤心难过。此次汉使前往月氏,经过匈奴,被邀劫,单于更是下令,不让单于庭的人知道一点。但是百密一疏,还是让老阏氏、老公主知道了汉使的事。

  汉公主遣人指责单于对她隐瞒汉使的消息,而且对汉使不敬,是把她不放在眼里,老阏氏要尽快见到汉使,让单于赶快派人送汉使相见,而且老阏氏已经上路。

  单于对母亲的指责羞愧、难过,对于母亲要冒风霜上路,心中更是担心,一想到母亲在风霜中赶路的样子,就分外痛恨泄密者。对于焉耆王长期以来的愤恨使他终于动了杀机。

  单于召集大小王,大当户,大都尉等集会宴饮。各路的匈奴贵官王将陆续来到单于大帐,焉耆王托病,多天没有到大帐议事,今天被当户大鹰死劝,不得已也来到大帐。单于居于主位,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大都尉、大当户等等各有自己的位子。单于一声令下,宰羔炮豚,牛羊鸡鱼,各种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天上飞的异兽珍禽齐聚,然后是各色的酒醴醪酝流水般的端上来。众人是开怀畅饮。焉耆王心中有事,只是浅浅的喝了一杯,就装作身体不适,停下杯子。密络石见状,也不敢多饮,悄悄地把碗中酒撒于地上。九獊却是见酒就把持不住,不一会就连干了七八碗,醉眼朦胧了。单于对大鹰点点头。

  大鹰端了一碗酒走向焉耆王,说:“大王,臣跟随大王,受益良多,臣恳请大王饮了这一碗。”

  焉耆王摇头道:“我这几天,一直头疼的很,不敢多饮。你还是找别人喝去吧!”

  密络石也说:“大王身体有病,我代大王喝了吧。”

  大鹰笑道:“区区一碗酒,何足道哉!大王是看不起小臣吧!我大鹰喝了这一碗,再敬大王。”一口喝干。然后又倒了一碗,端给焉耆王。焉耆王没法,只好接过酒碗,酒碗放到口边的瞬间,大鹰手变拳,击向他的胸口。焉耆王并没有真的喝酒,他手肘下沉,要拦挡大鹰的拳,他只注意了大鹰,没提防倒酒的奴仆提着酒袋砸在头上,焉耆王生生受了这一袋三十斤的击打,酒袋溃烂,酒液流了他一头一脸,眼睛也进了酒,火辣辣的疼。他奋起神威,抓住大鹰的双腕,咔啪的脆响,大鹰的双腕粉碎,然后身子后靠,倒酒的奴仆被撞飞,口鼻流血,身子软如羊毛;在他后靠的时候,左脚踢出,踢在大鹰的胸口,却没想到大鹰也十分强悍,竟然在被踢的刹那间,用双臂搂住了焉耆王的腿。焉耆王急切要把他摆脱,此时一个奴仆甩出马索,套向焉耆王,焉耆王听到风声,头一侧,躲过。五六个奴仆扑向焉耆王,和他扭打在一起。

  密络石见大鹰要害焉耆王,就要出手击向大鹰,身后传来一阵风声,一个奴仆用酒袋丢他,他一闪,两个奴仆已经捉手抱腰,和他缠斗起来。

  九獊醉眼朦胧,站不起来,被人把头套进酒袋里,挣扎不起,一会就死了。

  匈奴人平时是不让随便带兵器的,特别是单于的宴会,更是任何人不能带兵器。所以焉耆王和人对打,只能空手;而那些扮作奴仆的武士,都是精于角抵之戏,也是他们平时游戏、嬉闹、健身的方法。焉耆王即称匈奴第一勇士,单于对他自然是十分的小心,选出几十个精于擒拿、角抵的武士扮作倒酒的奴仆,伺机下手。

  如今焉耆王被十多个武士围在当场,虽然他拳打脚踢,武士碰着非死即伤,只听得“砰砰砰”的拳脚着肉之声,武士骨肉断裂的令人牙酸齿冷的声响,武士的哀嚎嘶叫的声音。但是大鹰的尸体缠住了他,又有人死命的绞缠住他的另一条腿,接着是他的腰被人抱住,胳膊被人抱住,他的头上被人重重的击到,一下、两下、-------。他像一头狮子一样倒下了!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焉耆王那边时,密络石并不被人重视,他见机不妙,摆脱对手的纠缠,钻进人群,在乱中逃出单于大帐,开始在草原上亡命,找机会刺杀单于,为焉耆王报仇。

  单于在焉耆王倒下半天不动之后,才抹掉头上的冷汗,在几个卫士的簇拥下,走近焉耆王。焉耆王已经没了人形,单于厌恶的退开,让人把他丢到大草原上喂狼。然后宣布焉耆王密谋反叛,要投降汉朝,因此被诛杀;九獊同时被诛,王相密络石逃跑,着即追拿,杀死或者拿到的赏百金。又派人把焉耆王的部落包围,宣布了焉耆王的罪行,部落人众被分给了其他王将。焉耆王阏氏听说丈夫被杀,在单于派人清理部落之前,自杀身亡。焉耆王的三个儿子,被人偷偷带走,流浪在大草原上。

  匈奴人对焉耆王无辜被杀,心中同情,只是在单于的高压下,不敢声言,牧人偷偷的在大草原上传唱焉耆王的英雄事迹,在篝火旁讲述焉耆王的故事。

  密络石一边逃避单于的追杀,一边想找机会刺杀单于,只在龙庭附近出没,今天趁着龙庭大乱,才找到张骞,说清楚焉耆王的事情。张骞心中痛恨莫名,双手紧握,眼睛冒火,在帐中打转。

  密络石起身告辞,张骞问:“先生又能逃往哪里?不如到大汉去。”

  密络石淡淡一笑:“我之所以没有跟着王爷即死,一是要把王爷没有反叛的事情说出去,洗清王爷的冤枉;再就是找机会为王爷报仇。告辞了!”密络石在夜色中消失了。

  张骞等人叹服密络石的忠义,叹恨焉耆王的枉死,痛恨单于的卑鄙。众人对于明天的比武也是心中忐忑。

  天明,在他们还在洗漱的时候,听到外面人喊马嘶之声。甘父出去看了回来,兴奋的说:“匈奴把我们的马匹和武器全都送回来了!”

  众人赶快出来,果然各人的马,兵器都在,驓虎带着几个人正在把他们的马往这里赶。驓虎见了张骞,上前行礼:“找了半天,才找到您。我奉了大单于的令,把使君的马匹、兵器送回。”张骞谢过驓虎,驓虎回去复旨。各人看过自己的马匹兵器,都没有问题,心中恢复了一点信心。

  张骞等人在鱼仲等汉人的簇拥下,来到单于大帐前。右贤王正等着他们,一见他们过来,马上迎上前,张骞和右贤王互相见过了礼。右贤王拉着张骞来在校场的东面,匈奴人已经在这里用树干垒成坐台,铺上各种兽皮,居中的兽皮是虎豹等猛兽的皮,自然是贵官的坐席,两人坐下,周围陆续的有匈奴贵官坐等。张骞和一众匈奴贵官点头示意,有的微笑回礼,有的假作看不见,张骞也不以为忤。校场中间已经用巨大的树干搭起了一个一丈多高的平台,作为擂台,台子长、宽各有四仗,四面没有遮挡,顶上没有盖子。光秃秃的一个台子,人要是掉下来,摔也能摔个半死。校场的北面,也立着高台,铺着兽皮、锦缎,比中间的高台还要高一些,两边有台阶。

  张骞向右贤王问道:“匈奴对这样的比武,是如何规定的?”

  右贤王有些兴奋:“匈奴人把这样的比武当做每年大会的重头戏!是我匈奴人的节日庆典!每年都有无数的奴仆、勇士等着这一天,在大单于跟前,在全匈奴人的面前,在大草原三十多国的王子、贵官面前,显示自己的勇武。每个勇士都抱着必胜的决心上台,在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着,成为匈奴的勇士,成为大草原的第一勇士。”张骞听得目瞪口呆,“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别的人呢?”

  右贤王说:“什么别的人?”

  “参加比武的人。”

  “死了。”右贤王好像不愿提起。

  “死了?都死了?”

  “可不是?不然怎么称得上匈奴第一勇士?”

  张骞倒吸一口凉气,他也见过比武,也见过所谓的生死相搏,但是所有参加的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这样残忍、残酷的比武,还是比武吗?张骞对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