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回 大弓出处多艳羡 飞箭狂鸣天地惊(1/2)

加入书签

  胡地胭脂带长弓,射雕搏虎意不平;飞马逐却三山客,才整双鬓理华容。***

  看着三浪娃艰难的爬上马背,恨恨地瞪着甘父,骂道:“骚番子!你等着,有你好受的!”打马离开了。菊儿冷冷的对甘父道:“你惹上了大麻烦!为什么不杀了他?还要放他走?”

  甘父有点愣:“他是你的崇拜者。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已经受了重伤,不能再来骚扰、纠缠你了!”

  菊儿冷笑道:“崇拜者?一个闻到了女人的尿骚味就挪不动步的东西,上至白苍苍的老太婆,下至没换牙的女娃,他没有不崇拜的!谁稀罕?你放走了他,带给你的是无尽的烦恼!”

  甘父一乐,他不觉得烦恼,他只是觉得无聊,汉使张骞每天思考的什么天下大事对于他远没有一只飞鸟的兴味大。只是这厚厚的白雪覆盖的荒原上,就连飞鸟都那么的难以见到。有一个人想要带给他麻烦与烦恼,是他求之不得的。

  很快的,在甘父养足了精神,却还没来得急离开菊儿的帐幕的时候,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在冰原上响起,很远的天边出现了腾起的雪粉,飘扬在半空中久久不能散尽。菊儿的脸上没有惧怕,而是说不出的兴奋,她四岁的儿子眼睛里竟然也满是期待。甘父以为来的人是她们的亲友,对他们表示恭贺。菊儿“嗤”的笑了:“我们的亲友?第一次死的是我儿子的爹的亲哥哥!被你打断了腿的是我儿子的爹的亲兄弟。还有什么样的亲人来?他们一定是来找你的,你准备好打架吧。”

  看着她幸灾乐祸的样子,甘父有想要打她一顿的冲动。还有想要咬住她粉红的笑脸。他吞了口唾沫。把身上的皮裘整理了一下。打不打架再说,但一定要做好准备。看着对方艰难的在冰原上跋涉,甘父隐隐觉得不对劲,那冲天而起的雪雾显示,对方来人不少,恐怕得有几十人!这么多人单是为了对付自己一个人吗?显然菊儿也现了这个问题,她幸灾乐祸的表没有了,转而代之的是担忧了。

  甘父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个人带着孩子待在这里?没有奴隶。也没有邻居?”这些问题已经在他的心底藏了很久了,他一直无法说出口,也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现在他必须要问了,不然,莫名其妙的被人杀了,一点都不好玩的。

  菊儿眨着眼睛,笑道:“我就是一个寡妇!怎么了?你怕了?你可以走啊!没有人拉住你,他们要是到的话也要到后晌了,你有的是时间逃命!”她的尖刻让甘父十分的不爽。这种不爽的感觉又非常的短暂,他隐隐觉得她的尖刻正是自己所要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跟他说尖酸刻薄的话了,他如释重负一般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弓拿过来,拉了拉弓弦,仔细看看弓稍,他很满意;把箭壶里的箭捋了捋,箭羽还好,没有缺失的。在甘父整理自己的弓箭的时候,菊儿抱着儿子,嘴角流露出不屑的神色。甘父不小心抬头就看到了她的不屑,他意气风的说道:“我的弓和箭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射山中猛虎还是手到拿来的!”说了自己在山林里射杀了猛虎的事,菊儿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疑的神,意似不信,又有点怀疑。她沉思半晌,道:“是了!我说怎么这些日子没有听到了那大猫的叫唤,原来真的是你打死了它!”甘父见她信了自己心里的喜欢什么似的,眉眼春风一般的绽开了笑容。

  菊儿回身进了帐幕,留下甘父呆愣愣的坐着。一会儿,她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包裹,看她吃力的样子,包裹相当沉重。她把包裹扔到了甘父跟前,说道:“看看这个东西你能不能用上。”甘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依解开了外面的一层牛皮,里面还有一层羊皮,再里面是一层麻布,最后出现了一张大弓。说它大,是因为真的大,甘父也见过大弓,丁零王送与汉使的弓就是一张大弓。不过,与眼前的这张弓相比就小巫见大巫了。甘父的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他小心地抚摸着弓背、弓弦,弓稍,一股淡淡的极古朴的香气钻入了鼻子里,非常的受用,非常的舒服。他谨慎的拿起了大弓,上面几个篆字,他一个也不认识,他在张骞的弓上见过类似的曲里拐弯的字,张骞说那就是篆字。大弓的沉重超乎想象,他脑中转过一个念头,菊儿拿着大弓的样子,虽然显得沉重,却并不特别的吃力,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他喜爱至极的拉了拉弓弦,弓弦仅仅弹了一下。甘父沉身坐腰,两膀运劲,脖子梗着,深吸一口气,叫了声“起!”弓吱嘎吱嘎的开了半弓,继续叫劲,满弓拉开了,他双手用力,连拉了几下,头上的汗就下来了。菊儿却已经张大了嘴,好像不敢相信似的,不自禁的出了喝彩声:“好!”

  甘父松开手,转过身来,凝视着这个奇异的女子:“好弓!我还没有见过,更没有用过这么霸道的大弓!这是什么弓?”

  菊儿鄙夷的一笑,好像有点看不起他的孤陋寡闻,洋洋自得的说道:“天下的弓千千万,能够比得上你手里的弓的,还没有!什么匈奴九弓,什么汉庭的六弓,与之相比都不过是小儿的玩意!那些无耻的臭男人屡次三番的纠缠与我,哪里是喜欢我,是他们想要得到这张宝弓!这大群的人奔来,也不过是要夺取这张宝弓罢了。

  ”

  说九弓、六弓比不上这张弓,甘父有点怀疑,不过他不敢显露出来,他看着菊儿:“你为什么拿给了我?不怕我偷了你的宝弓?”

  菊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敢!还没有人可以偷了这张弓的。因为,偷了的人都已经死了。就算不是偷的。任何人拿到了这张弓。都难免一死!没有人拿到了之后,能够活过五年的。我孩子的爹,只是拿到了两年,就死球了!你恐怕马上就要死了。”甘父又惊又怒,这个女人的恶毒简直是莫名其妙加上无法理喻,自己和她无冤无仇,甚至还有恩与她,她竟然诅咒自己。而且,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如果真的如她所说,这一大群人赶来是为了争夺这张弓的,自己拿着确实是风险特别的大!

  他感觉到抓着弓的手有烤烫的感觉,想要马上把大弓扔掉的**,扔的俞远愈好!但是,男人的面子让他不能丢手,他冷笑着为自己打气,却不知该如何做。拿着这么一个烫手的玩意。有人来争抢,难道自己就要把人射杀了不成?如果不把人射杀。就要等着被人打死了!他纠结不已,在他纠结的时候,那一大群骑士终于到了近前一箭之地了,他们要替他做出决断了。

  这一群骑士都是顶盔掼甲的,马都是惯战的良驹,人经过了长途跋涉还是精神抖擞的,马也是龙腾虎跃一般。甘父看了觉得头大,他的第一支箭了出去,骑士们听到了弓弦响动,看到了飞来的羽箭,“吁”声大作,人喊马嘶之声震耳欲聋,但是飞驰而来的人马终于停在了不远处,羽箭落在了第一个人的马前。所有人的眼睛都贪婪的盯着甘父的手中,那把黑黝黝的,一人多高的大弓。来人粗略看去,不下百人,看他们的穿戴,个个都是家境不凡的,锦袍、貂裘,飘扬的雉羽,虽然胖瘦不一,老少不同,却一个个志得意满,神气活现得很。

  这群人虽然停在了远处,嘈杂的话语却不停地出:“番子,是你打了三浪娃不是?快快磕头求饶,还能落个痛快的死法!”“骚番子!扔了弓,爬过来,受死吧!”“你个骚胡子!该死的家伙,敢在匈奴撒野!拿命来!”卧浊语如果能杀人的话,甘父在瞬间就被人杀死了不下百回。甘父皱眉听着这些人的恶骂,想不清楚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痛恨他,这些人他没有一个认识的。菊儿抱着孩子在帐幕的门口站着,一不的看着。

  甘父挺直了腰脊,今天的事麻烦的超出了想象,但是,不管多么的麻烦,他都要面对,都要解决。甘父看着人群,他不善辞,不知道怎么跟这么多人同时说话,搜索枯肠,说道:“你们是要给三浪娃报仇的么?那就过来跟我打上一架!”他一字一顿的艰涩的说了一句话,眼睛紧盯着那群人,他们远在一箭之外,不可能偷袭伤了他的,只是害怕他们绕到旁边,从别的地方偷袭、攻击。

  没有人是为三浪娃出头的,当三浪娃半死不活的回到了族里,说了他的遭际,族人都是义愤填膺的要给他报仇,因此大队人马就出了。但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宝弓之后,所有人的脑海里转动的都是怎么自己能够得到这张宝弓,而又要别人不跟自己争抢。三浪娃早就被他们抛进了北海里了。一个圆脸骑士,脸上没有几根胡子,白白净净的,眼睛眯着说道:“番子,你先把我匈奴的宝弓送过来!我跟王子们说说,或者可以饶你不死!你看怎样?”别人也纷纷喝道:“番子,放了弓!其他好商量。”

  甘父笑道:“这把弓不是我的。送不送过去,还是放不放手,我说了不算。弓另有主人的。”他的话还没有落音,众人已经把眼睛转向了菊儿,一个脸上有一条刀疤的人喊道:“菊儿妹妹,我是你刀疤哥。我这刀疤可是为你而留的,我早就想和你再续前缘的。如今我来了,菊儿妹妹,跟我走吧!”有人笑道:“刀疤脸,你的疤不疼了?你不怕菊儿妹妹的夫君再给你一刀?”原来,他的脸就是菊儿的丈夫砍的。刀疤脸洋洋自得,说道:“虽然他砍了我一刀,我不恨他,他已经升了天,我正好跟菊儿相好。”

  菊儿恨不得上前在他的脸上再砍上十七八刀,却微微一笑,说:“妹妹这就跟哥走!哥你过来吧。”刀疤脸脸上的刀疤出了光彩,他没想到菊儿会单单和他说话。而且说的慢声细语的含脉脉的。他想要马上就扑过去。揽她入怀。他游目四顾,想看看别人脸上的羡慕嫉妒恨,却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幸灾乐祸和不屑。心头一沉,知道自己差一点上当。腆然退后隐与人群之中。

  圆脸的向来以足智多谋著称,他计上心来,说道:“菊儿,你一个人带着小孩在这里,使得族人非常的不安。族长们商议了,让大伙接你回去族里,与大伙一同生活,也好有个照应。免得上了一些居心叵测的家伙的当!是不是?”菊儿一笑:“雪狐大哥,当初把菊儿赶出族的时候,大哥可不是这样说的!大哥觉得菊儿辱没了我们白狐族的,是该死千万遍的!”甘父才知道他们都是同一族的,叫做什么白狐族的,看来他们对白狐有着不一样的感。

  雪狐并不感觉的难堪,他微微一笑道:“妹妹是个聪明人。此一时彼一时。当初妹妹的确有错,跟一个外族的人好。犯了族规;今天就不同了,那人已死了,过去的一切自然可

  以一刀了断。妹妹就还是我们的亲人了。”他自以为说的入入理,是个人都应该感动的涕泗横流的。菊儿却一点都没有被他感动的迹象,她冷笑道:“那人是怎么死的,大哥应该清楚得很!说什么外族的?内族的?他不是耷拉眼的兄弟,不是三浪娃的哥哥?什么时候他就成了外族的人了!他只不过是跟各位在如何与外族相处中有点不同的看法,就被逐出了白狐族!一个人飘落在草原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