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挹娄奇兵折强虏 匈奴异士掳女王(1/2)

加入书签

  英雄各自为其主,纷繁扰攘天下屠;奇士仗剑解纷扰,坚兵加颈意不足。

  呼延季盟微微一笑,说道:“长先生,你可不够朋友!无缘无故的坏了我的事,你是何居心?如果有什么需求,我可以代王子、左贤王甚至于是大单于答应先生,先生的富贵当可立至!”

  长页屛心说,这人好不激灵!冷冷一乐,“呼延先生?阁下果然是人中之杰,一个人就敢私闯挹娄王宫!把挹娄、东北夷搅得是天翻地覆、人神皆惊的。佩服,佩服!”两个人都给对方戴了顶高帽,却是各说各话。

  呼延季盟看长页屛不接招,并不死心,说:“先生家乡何处?因何到了这化外荒野之地?看先生拓落不羁,潇洒疏狂,必然是人中龙凤,不是寻常就可以羁縻的。怎会甘心在这挹娄小国荒废了满腹的才学?先生到了匈奴,不敢说封王,封领,自可以骏马得骑,高官得做,笑傲王公之间,纵横万国之上!到那时,才是男儿的本色,才是大畅壮士之心!”

  长页屛摆手道:“小子不是个疏阔之人,不懂什么王霸之术,不会如何周游于贵人之间。在这挹娄国,优游山林之际,徜徉平野之中,却是大快吾心的。我看先生也是天生的道心,不如就跟着我修行天地自然之术,抛开蒙蔽的末世之念。”他反而劝起了呼延季盟来了。

  呼延季盟心中的怒火渐渐不可抑止,冷笑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心劝你,你不领还则罢了。还要在这里狂说什么修心了道!你可知道。如果我现在想要了你的小命。你可是活不过明天的!我最后劝你一句,快快跟了我前往匈奴,享受富贵;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见他凶相毕露,长页屛报以一声长啸,啸声起处,他的破剑已经到了手中,直直地刺向对手。呼延季盟虽然看不上对方的剑。却不敢看不起对方的剑法,长页屛简简单单的一剑刺出,他是如临大敌,竟然不敢接挡,而是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手中也多了一把剑。他的剑璀璨夺目,剑芒有八尺多长,迎着长页屛急刺过来。长页屛一笑,“你倒是破本,不觉得对叫花子展示七宝车有点小题大做吗?”

  呼延季盟笑道:“先生如果是叫花子。世间就没有富贵人了。我真的是有眼无珠,不识真人了!”

  长页屛不再搭话。手中的破剑抖动,每一下都点中呼延季盟的剑光最盛处。呼延季盟的剑光大盛,剑芒达到了一丈远,裹住了长页屛,他不相信长页屛能有办法躲过去。长页屛确实头疼,对方已经远在一丈开外,他的剑根本攻不进对方的身边,可以说呼延季盟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他稳摄心神,见招拆招,竟然不理呼延季盟的剑芒。呼延季盟虽然已经占了上风,可是他知道物极必反,他如果不能快速地战胜了对方,他光彩至极的剑芒很快将会因为自己的内力接续不上而渐趋衰弱,到那时,对方的反攻将是致命的。呼延季盟想到这里,催动宝剑招招抢攻,如果有人站在远处看,会觉得两人打得煞是好看。呼延季盟的剑好像是五彩的宝幢,上下飞舞;又好像是五彩的飞龙在长页屛的周围翻滚跳跃。长页屛像是一个百戏舞者,纵横跳跃,外面的狂龙在围着他要择人而噬。呼延季盟自从学成之后,每一次遇敌,都是瞬息间就分出胜负了,从来没有如此的辛苦,费劲过。就是他遇见三脚猫的时候,那是他自认为的平生劲敌,用上了全力,一招就伤了对方,不过自己也伤于对手的手下;在塞梦圣那里,他虽然也动了手,却没有用上全力,已经伤了对方了。今天是他平生第一次用了全力,而且动了宝剑,还没能伤了对方的!他的风雷滚滚的剑招,一招紧似一招,一剑紧似一剑,伴着剑招,呼延季盟狂呼纵跃,叱喝声暴雷一般响彻天地。

  长页屛没想到这匈奴第一高手果然名下无虚,他的浑身早已经大汗淋漓了,他只能勉力招架,总觉得对方的这一剑就是最后一剑了,感觉到自己只能再勉强接下对方的这最后一剑了。但是,对方一招之后还有一招,一剑之后还有一剑,好像滚滚大江大河,没有尽头的奔涌而来。长页屛在滚滚洪涛的冲击面前,好似一片落叶在随波逐流,随着波涛上下,好像随时可能就被洪涛吞没,又恰逢其时的在波涛到来之前侥幸躲过了。呼延季盟的剑就像是巨蛇猛兽,长页屛凝神静气,总是在巨蛇的七寸处点中,在猛兽的咽喉处出手。呼延季盟也总能在要害被制前,及时的变招,再次起攻击。两人的攻防转换快捷至极,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走过了攻击、制敌、变招再攻击的过程。呼延季盟每一次变招,总是要轻微的后退一点,长页屛想要靠近一些,总是不能。两人越打越远,却是叱喝狂呼不止。

  两人大战的地方是接近了挹娄王都的边缘,他们的狂呼猛嗤早已惊动了附近的人,挹风元女王接到了报告,带人赶了过来;德诚王子也带着他的匈奴武士来了,双方都不清楚两人为什么打了起来,实际心中也明白两人之间必有一战,不过是大伙都没想到长页屛竟然可以堪堪和呼延季盟打个平手。

  呼延季盟见围上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今天不是和对手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做,不能把压箱底的东西全部用在了长

  页屛的身上。心念转动处,手中剑芒减弱,长页屛好像明白他的意思,并没有趁机上前,而是留在了原地没动。随着剑芒的消失,呼延季盟手中宝剑也消失了,围观的众人没人看到了他的宝剑的去向。长页屛心中佩服的无以复加。把自己的破剑插进了腰际。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笑道:“呼延先生的剑法果然了得,在下佩服之至!以后有机会一定还要向先生讨教讨教。”感觉到自己说话都有点接不上气了,赶紧停住了。

  呼延季盟却不敢说话,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到了极限,心中气血翻滚,害怕一说话就会喷出血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双手抱拳,拱手在胸前。勉强把体内的真气归于经脉,才敢开口:“先生的本领自然更是高明,哪一天到了匈奴,我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与先生盘桓盘桓。”两人说的都很客气,不知道还以为两个人是世交好友,哪想到他们刚刚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杀?

  大伙见两人不打了,心中失望溢于表,挹风元和德诚互相看看,各自拱手。然后带着自己的人回去了。

  第二天,挹风元带着手下的勇士来到了德诚王子居住的馆驿。德诚王子已经带着人迎候在门前。王子躬身礼毕,脸上的不悦就露了出来,说道:“陛下,这就是陛下带来的挹娄武士?我怎么看不像是武士,倒像是挹娄的孤弱鳏寡!”话语非常的不客气,惹得挹娄人纷纷怒目而视,却不敢骂出来。挹风元微微一笑,“王子殿下此差矣!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挹娄经了前次的大变,精英损失殆尽。这些天又不知道遭了什么邪,又有一些挹娄壮士被人暗中害了。我身边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没有王子的武士那么的精壮,却已是我挹娄仅存的精华了。”匈奴武士和王子一样,心头失望至极,眼神中的轻蔑显露无疑。挹风元和挹娄人却是仿若没见,昂然进了馆驿。双方分宾主坐定,虽然这里是挹娄,不过到了馆驿里面,这里却是德诚王子的地方了,王子坐了主位,挹风元女王却坐了宾坐。虽然是出门在外,德诚也是排场尽显,这馆驿之中到处悬挂了汉庭的锦绣织刺,地上铺了西极的毛毡氍鷸;武士们都是锦袍貂帽,弓刀鲜亮。这小小的驿馆显露的富贵气象,比之挹娄王宫的土屋茅茨的寒酸,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挹娄人哪里见过如此的富贵堂皇,一个个只恨眼睛不够使,不停地四处张望,眼神中满是欣羡。

  匈奴人这时候越的骄傲起来,一个个挺胸凸肚,手上的金玉扳指,腰间的宝石鸾带,刀剑上镶嵌的明珠美玉,在阳光下闪耀,钩得挹娄人眼睛里面只差伸出手来。德诚王子洋洋得意,这些下里巴人几时见识过真正的富贵气象,这一战,不用他们出手,就已经大胜了。

  挹风元皱眉蹙额,好像极不愿见到眼前的景。她开口说道:“王子殿下,那位呼延先生怎么不见?”德诚装糊涂:“什么呼延先生?我这里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哦,对了,你们的那位长先生怎么没有跟着来?如果他来了,说不定挹娄还有一点胜机。”

  “长先生乃是挹娄的客人。这是我挹娄自己的事,怎好麻烦客人!”

  德诚“哦”了一声,好像有点失望。

  挹风元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德诚的气势还没有使足,心中有点遗憾,说道:“自然。虽然身在挹娄,不过这馆驿之地,也算是匈奴的治下。大王远来是客,请大王划下道儿,好让武士比试。博大王一笑也好。”

  挹风元微微一笑,“那么,本王就却之不恭了。我想这样,公平起见,第一阵自然是我挹娄壮士向匈奴武士挑战。然后第二阵,输者挑战;第三阵,还是输者挑战。殿下看可好?”

  德诚大笑道:“如此甚好。哎,让挹娄武士频频挑战,我匈奴武士自然是乐于应战的,其实不用这么费事,请你们随便挑出我们的三个人来就是。哈哈哈!”已经笃定了可以轻松战胜挹娄武士了。

  挹风元没有生气,微微颔,一个挹娄人跨步上前,看他头幡然,肤色黧黑,身上穿着麻布的衣袍,有几处缝补的痕迹,却是一个负郭穷巷的农夫。他努力想要挺直了腰杆,奈何长期的劳作,他的腰怎么也挺不起来了。他手里空无一物。难道他想空手和匈奴人交手不成?他的眼睛有点浑浊了。打量着匈奴武士。看着一个个膀阔腰圆的武士,好像心里怯气,不敢指定哪一个是他的对手。匈奴武士大声地笑了起来,一个武士笑得差点岔了气,一个武士笑得蹲下身子。德诚王子笑嘻嘻的看着他,觉得有趣至极。

  那老者有点生气的样子,突然指着一个武士,说道:“就是你了。”那个笑得蹲下去的武士在别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勉强抑制住想笑的心,嘴角却是笑意隐隐。他踏上一步,高大魁伟的身形比挹娄老者大了不止一圈。

  老者抬头看着他,说道:“是不是我们什么都可以比试?”

  武士傲然点头:“当然!你可以用你最擅长的功夫攻击我,如果我动一动,就是我输了!怎样?”

  老者摇头,“那样我胜之不武,岂不丢尽挹娄的脸面!”见他有气无力的说了这样的硬话,匈奴人再次大笑起来。那个应敌的武士差一点

  笑喷了,转过身子。跟伙伴们使了个鬼脸。老者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差点使他的愤怒达到极点。“那么,我们就比一比如何骑鹿吧。”早有人牵了两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