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回绿蛇无心闹丁零几近有意游北海(1/2)

加入书签

  山中岁月不知年,无上药食皆天然;几人识得此间福,丢却再寻老神仙!

  山间的积雪越来越厚,孔几近每天坐在洞口,看着虎狼在山谷中追逐猎物,看着唏女在长绳上飞来荡去,她已经完全适应了长绳带给她的便捷,原来她如果是个雌虎的话,那么她现在就是个飞虎了,一个没有双翅却胜似双翅的飞虎,就连山间的猛兽这时候也对她好像敬若神明了,不敢稍撄与她。孔几近一则以喜,喜的是唏女如虎添翼;一则以忧,忧的是借助机械的力量越大,她反而可能失去了自身的优势。只是,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任其自然。孔几近自己的内伤是时好时坏,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有任其发展了。有时候他想到到了丁零,或者丁零的巫医们可能有办法,又想到那些巫医自顾不暇,生死有命,不必去仰人鼻息了。在患得患失中,孔几近把更多的精神放到了制作上。他利用所能找到的物件,做了一个轻车,唏女捉了一只大鹿,驯来拉着轻车在山谷里游玩。他找到了山间丛生的芦苇,选了一些柔韧的,打通了,把得自儒生的钢钉巧妙的放进了芦苇里,只要轻轻地一按机括,钢钉迅疾的飞出,十数步内的东西,他都可以轻易地打中,钢钉上的剧毒瞬间可以夺命!两只对他不太友好的大狼,就被他不经意间射杀了!孔几近在兴奋之余,不敢再试,要寻找更好的配方。不至于一击毙命。他想到了当初用到唏女身上的迷醉法。

  孔几近把唏女山洞里面的库藏全部翻腾过来。也没有发现她口中那个老太婆留下的蛛丝马迹,只有大量的生活物品,没有能够治他病的方法。孔几近彻底认命了。他要求唏女跟他到丁零,他要乘着高车周游北海。两人带了一些东西,赶着两辆轻车,由两只大鹿拉着,出了山。

  唏女回头望着渐行渐远的大山,知道自己这一去。恐怕很难再回来了。孔几近是又喜欢,又不安,不知道此次重回丁零对不对。他们行了几天,渐渐地看到了一些帐幕,两人知道他们离丁零王庭已经近了。孔几近决定,他不回王庭了,在外面等着,唏女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弄一架高车。唏女去了。

  孔几近等的心里急躁,一直没有看到唏女回来,也没有听到远方的动静。丁零的天黑的早。孔几近觉得还没有多长时间呢,天就已经完全黑了。好在到处都是积雪,反光还能看清楚挺远的地方。约莫到了戌时前后,孔几近听到了远处有动静,他爬到一个雪堆上看,远远地一群人呼喊着,火把通明奔驰而来。孔几近心头一震,知道唏女惊动了丁零人。渐渐地喊声近了,前面一架高车在不紧不慢地跑着,后面是数十骑骑士追逐而来。前面的车跑得慢,后面的骑士跑得也不快。孔几近稍一思索,明白是高车是牛拉的,肯定跑不快;那后面的骑士怎么回事呢?一定是唏女的功夫震慑住他们了。

  孔几近猜的差不多近了。唏女别了他,二次进了丁零王庭。她虽然没有人世间的经验,不过记忆力惊人,虽然只是到过王庭一次,也清晰地记得所有的路径,而且,王庭也没有因为她曾经来过,就有所防范,是依然故我。她轻松地找到了孔几近的帐幕,悄悄地进去,帐幕里面却没有人。原来孟平通、曾大眼两人在孔几近被掳走之后,害怕自己重蹈覆辙,两人就没有再在这里住了。唏女不知道原因,看到里面只有一架车架子,没有牛,她以为只要有牛,就是完好的车子了。那么只有车架子,就不行了。她在帐幕里沉默半晌,觉得不能半途而废,就走了出来,到处查看。她的武艺高明至极,轻身功夫冠绝当时,所到之处,自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她在王庭四处走动,犹如一道绿色的烟雾绕行于座座帐幕之间,她也是非常乖觉,听到哪个帐幕没有动静,她才会进去查看一番;有人在里面说话,就绕过去。看看天色已晚,还是没有找到。她心里焦急起来,她本不是循规蹈矩之人,说不上胆大包天,也是睥睨一世的,看看面前是一座高大的帐幕,里面只有灯火,没有人声,就闯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人在睡觉,唏女的脚步轻盈,丝毫没有惊动他。唏女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一架高车,华丽的车篷,缠绕的兽皮、貂尾、鸟羽。唏女看了很喜欢。只是怎么拉出去是个问题了。她脑筋急转,钻出帐幕,到了帐幕的后面,一个小些的帐幕,黑洞洞的,她进去了,里面的牛马粪的味道很大,她知道来到了正地方。丝毫没有在意里面也没有人,上前拽开了一条牛的缰绳,她只是听孔几近说赶着牛车,就只是找牛。牵着牛要走,两个人拦在了身前。却是两个喂养牲口的奴隶,看到有人堂而皇之的偷牛,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气急败坏的上前。一见眼前偷牛贼竟然是个年纪轻轻、美若天仙的女子,两人一个呆愣,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小姑娘,你好大的胆子!敢偷盗王爷的牲口!不要命了?赶快给大爷磕头,大爷饶了你。说不定,还给你点好处!嘻嘻嘻!”唏女不明白两人在笑什么,她急于离开,牵着牛就走,两人上前,一人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人就抱住了她的身子,两人的得意和占了便宜的好心情刚刚出头,就一声闷哼,萎顿在地。唏女不顾,牵着牛到了前面的大帐。

  她一个人来来去去,大帐里面的人没有反应,如今牵着牛重新进来,那个人就醒了。他见到有人套车,还不明白,迷迷糊糊的问道:“王爷这时候还要出巡?啥时辰了?”

  唏女“嗯”了一声,继续套车。她也是没有做过这些事。不知道牛要上套。起码得有套。这丁零王的大帐里面,有几套套车的物件,她却是手忙脚乱,把几具绳套弄得搅扯到一起了。那个人见她没有言声,自己只管睡。外面可就有人说话了:“怎么回事?马帐里面怎么那么乱?”

  唏女见不是头,急中生智,她想起了睡觉的那人,上前抓住那人的头发。就把人家从热被窝里面拽了出来。那人气得不行,被凉气一激,清醒了,见抓住自己的是个美貌的姑娘,就不怎么生气了,“唉,我说……”唏女不等他说完,手里的一把短刀抵住了他的脖子,说:“把车套上。”

  那人这时已经隐隐觉得见过唏女,夏天她的出现在丁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她的美貌、她的轻捷、她的迅猛,她的狠辣。都是人们的谈资。那人从幻想里清醒了,乖乖的把绳套整理了,他原来正是丁零王的车夫虎头,把牛套上了。唏女非常满意,她没有架过牛车,却驾过鹿车,也听孔几近说过方法,这时候见车子套好了,高兴的跳上车座,拉着缰绳,催动车子,那牛也是不管好歹,冲破了大帐,就到了外面。那虎头却是孔几近好心救了的,虽然跟着丁零王驾车,对孔几近却是心怀感激,知道就是眼前的妖女掳了恩人,现在又来盗车,他一得了自由,马上喊了起来:“妖女偷了王爷的高车啦!”“偷车啦!”

  附近的卫士光听到大帐里面的响动,不知道干什么,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现在听到虎头的喊叫,都钻了出来,只见一架高车碾过积雪驶向王庭的外面。卫士们大怒,一边呼喝,一边射出了一蓬蓬的利箭。唏女初次驾着牛车,人和牛都别扭,走的慢吞吞的,听到身后的喊声,还有利箭破空的声响,手中的鞭子甩动了,利箭纷纷坠地;那头牛也是有了感应,竟然好像害怕飞来的利箭似的,迈开了步子,跑了起来。卫士们已经跨上了马,迅速地接近了,前面也有人拦截。唏女冷冷一笑,站在车上,手中的鞭子舞动了,几匹马在鞭子的呼啸中倒地不起,卫士跳下马,才发现马头已经破裂了!吓得脸色大变。

  那边丁零王已经听到了消息,说是那个绿蛇又来了!丁零王气怒交并,喝令卫士一定不能放过她。他身边的一个人笑道:“什么人这么嚣张?敢夤夜到王庭捣乱!”丁零王说了。那人的眼睛放出了光来,笑道:“那兄弟如何?也许兄弟可以捉了那个山鬼呢!”丁零王大喜,急忙说道:“怎么好麻烦陈大先生!不过这人真的难缠。大先生请!”孟平通和曾大眼也在,两人对看一眼,跟着出来了。众人骑马赶了上来,却见卫士纷纷后退,前面的高车如入无人之境,慢悠悠的跑着。

  陈大先生有心在丁零人面前露脸,纵马上前,拦住了唏女的去路,面带笑容道:“这位姑娘留步!我们王爷有事相商。”却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架势。原来此人乃是几辈生活在匈奴的汉人,由于祖辈与汉庭的恩怨,他自小在匈奴长大,却被家人教授了大量的汉家经籍,还有对汉庭的满腹的怨毒。这一次奉了匈奴大单于的诏令,到丁零出使,暗中窥探丁零人对匈奴的观感,已经到了丁零几个月了,经常听说孔几近被掠的事,讥笑汉人无能。

  陈大先生想要先礼后兵,对唏女却是没有半点作用。唏女见有人阻挡,根本不管对方的笑脸还是哭脸,手中鞭子出手,缠向陈大先生。陈大先生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惧,想要在大伙跟前显示自己高超的本领,不躲不避,任由唏女的鞭子缠上自己的身子。在鞭子将要及身的刹那,他隐隐觉得不对,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他急忙运起内劲,鞭子缠住了他的腰,陈大先生默默运气,要把鞭子震断。他运了几运气,鞭子纹丝不动。他的脸上变了颜色,身上冷汗就出来了。这是他从所未遇的异事。他不知道,唏女的鞭子不是寻常的兽皮编制的,里面混入了异类的天蚕丝,不要说他的内功乃是柔劲,就是刀剑也难耐鞭子何!

  这边陈大先生被鞭子缠住,唏女任他挣扎。大喝了一声。手腕翻动。陈大先生已然落马,鞭子也松了开来。唏女再无迟疑,呵斥一声,牛车继续前行。她和陈大先生交手,说起来好像很久,实际也只是刹那间的事,她的牛车只是短暂的顿了一顿,就“轧轧”而行。陈大先生倒在雪地上。两个卫士上前想要扶他,被他推开了,跳起来,夺过身边一个卫士的雕弓,搭上箭,一言不发就射了出去。众人虽然和唏女是对头,也对他偷袭不以为然,孟平通和曾大眼已然叹息,一个说道:“成名的高手!”一个叫道:“不过如此。”

  唏女听到了身后飞来的声响,心头恼怒。仍然站在车上,背对着后面的追兵。鞭子甩出,陈大先生的利箭射进了鞭子里面。众人都是震惊不已,对唏女的鞭法佩服,也对陈大先生的箭法心折。一把武士的常用的雕弓,在他的手里就成了利器,那种声响摄人心魄,而能够射中了唏女的鞭子,也是大为不易,虽然他的目的不是鞭子,大伙已经见识了唏女鞭子的神奇了,知道寻常的刀剑都抵敌不住的,他的箭可以不惧唏女的鞭子的,而且好像还不落下风。本来这陈大先生在长辈的督促下,习文练武,特别是在武艺上浸淫了数十年,练成了惊人的艺业。这一次受匈奴单于之托,来到丁零,本想一举成名天下知,杀杀丁零人的威风,显示匈奴勇士的高强,不想一时托大,一招之间就吃了个明亏,弄了个灰头土脸,面子上下不来,才背后出手。这时候见唏女的鞭子实在难缠,也不敢过于紧逼,他不过是丁零的一个客人,人家丁零人自己都没有如何在意,他何苦来上前拼命?只是鼓动丁零武士上前,丁零的武士们对唏女已经先入为主,觉得她神奇无比,说不定真的是山鬼、河妖之仑,惹上了可ߎ

章节目录